搜尋此網誌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當八○後遇到七年級:一個大陸交換生在臺灣清華大學的生活(朱思婧)

當八○後遇到七年級

一個大陸交換生在臺灣清華大學的生活

朱思婧

2009年04月26日 來源 : 今日中國

  2008年2月24日,我來到了臺灣新竹「清華大學」,開始了為期4個月的交換學生生活。在「清華大學」裡,「大陸交換生」這個身份並不會給我打上特別的標籤,一位臺灣學長在和我聊天的時候,特別說道:「清華大學有一條原則就是不讓政治化的東西走進校園,政治是政治,學術是學術,生活是生活。這個準則,明理的人都會遵守。」在我日後的交換學習中,這果然得到了證實。

  當80後與草莓族相遇

在大陸,「80後」這個概念早已深入人心,相應地,在臺灣,人們則喜歡用「草莓族」來形容當今的臺灣大學生。「我們這一代人,社會普遍評價是嬌生慣養,抗壓力和耐挫折力歷史最低,就好像草莓一樣,外表光鮮,內心脆弱,不堪一擊。」臺灣同學佩琳笑著解釋道。

在我接觸到的師生中,提及兩岸學生的競爭力,他們達成的共識是:大陸學生的優勢在於勤奮刻苦,自我要求嚴格,成績優秀;臺灣學生的優勢則在於靈活包容,團隊合作意識強烈,創意突出。課堂上,當我飛快地記下老師提出的觀點,並嘗試去理解時,一旁的臺灣同學信誠嚼著未吃完的早飯,大聲對老師說:「老師,你能再解釋一遍嗎?我不大明白。」

  晚飯後,當我抱著教程和講義急匆匆地向圖書館趕去時,同系的庭燁發來簡訊:「晚上9點後有時間嗎?我們小組想邀請你一起討論一下《長恨歌》。」深夜12點,當我還在電腦前為第二天的課程報告拼死掙扎時,來自基隆的漂亮美眉淑婷在MSN給我留言:「思婧,快到樓下,今晚我們社團要到相思湖捉鬼。」

    這樣的例子,在我4個月的交換學習中,是數不勝數的。

也許因為出生在同一時代,我並不覺得作為「80後」的我們和被稱為「草莓族」的臺灣同學有著什麼本質的不同,相反,都呈現出這一代的典型特徵:最受寵愛而又倍感孤獨;自信而又略帶疑惑。

 「謝謝」

  這是我在臺灣的4個月裏,聽見最多的一個詞。

  當巷口賣紅豆餅的阿媽把包好的便當遞給你的時候,她會親切地說聲「謝謝」;當超市收銀員把列印好的發票交給你的時候,她會親切地說聲「謝謝」;當宿舍管理員完成例行的消毒工作,走出寢室時,他會親切地說聲「謝謝」;當乘坐校車到達目的地的同學走下車時,他們會親切地說聲「謝謝」;

  一開始,我總以為那一聲「謝謝」是出於商業目的,制度程式的需要,並不很看重。然而當4個月的學習結束後,我發現,心中最懷念的,不是「開放到晚上12點的圖書館」,不是「免費上網的電腦中心」,不是「24小時營業的7-11超市」,而是那一聲「謝謝」。因為在這個詞語的背後,我感受到了臺灣古樸真摯的人文情懷。

  在「清華大學」校園內,隨處可見的小狗,那是學校收養的街頭流浪狗;人社樓內的陽臺上鬱鬱蔥蔥生長的花草,那是老師們領養的植物;推廣教育組辦公室門外掛著「歲月靜好」的書法作品,那是學生對老師的祝福。走出校園,街角邊突然闖入視線的精緻咖啡小屋,公交站臺邊豎起的報紙閱覽架,超市門外為救困幫貧設置的發票捐款箱,每一處的設置,都能讓你體會到那一份充滿誠意的用心。

  我被這樣深厚的人本主義長久地感動著,它讓我相信,推動社會文明發展的,終將是「與人為善」的真誠情感。

 (作者為華中科技大學中文系2006級學生)

後記:

  2008年6月21日,朱思婧登上了臺北101大樓。過完這天,她滿20歲,而在臺灣4個月的交換生生活也圓滿地畫上句號。「俯瞰暮色籠罩的臺北,回想這4個月在臺灣生活的點點滴滴,不知道用怎樣的語言來表述內心的感慨。越到時間的末尾,我越是進入一種失語的狀態。」她說。

  朱思婧是2005年以來大陸近千名以交換生的名義赴台求讀的大學生之一,在異鄉體驗著不一樣的大學生活和喜怒哀樂。如今,他們「點點滴滴」的求學經歷將會被真正的赴台留學者所複製。伴隨著兩岸大三通正式開啟,2009年臺灣當局打算開放大陸學生赴台就讀,這是臺灣首次公開招收大陸學生。雖然具體方案和招收範圍尚未確定,但這仍意味著兩岸持續半個世紀在學生交流和學歷互認上的隔閡,將第一次在真正意義上得到消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