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精明實惠上海人(林怡君)

精明實惠上海人

文/林怡君

現今大陸各地對上海、上海人,充滿一種五味雜陳的尷尬情緒。上海常常是眾望所歸,又往往是眾矢之的。盡管上海的經濟發展,不論是早期的工業基地,還是近年的國際經貿金融中心,一直對全大陸的發展具有重大貢獻,但長期以來,在大陸的各種宣傳報導中,上海似乎從來不佔有重要位置。台灣這幾年的大陸熱,其實更多的是上海熱,但當台灣傳媒大談特談如何重現上海灘、十里洋場的風華時,大陸各地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

大陸各地對上海,大都沒有什麼太好的評價,大概只有蘇州、無錫少數幾個地方會說上海好,多數都會公認北京好。人們對上海採取的是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 就算打從心裡認為上海好,也不願意公開說出來,或者總是語帶保留。對上海人最有意見的就非北京人莫屬,這或許是歷史上京派與海派原本就大相逕庭的緣故。北京人對上海人的最高評價,便是「你不像個上海人」。

學者余秋雨總結外地人心目中的上海人,是「精明、驕傲、會盤算、能說會道、自由散漫、不厚道、排外、瞧不大起領導、缺少政治熱情、沒有集體觀念、對人冷淡、吝嗇、自私、趕時髦、浮滑、好標新立異、瑣碎、世俗氣……」。

算帳算到分 精明不高明

說起上海人,第一個最普遍使用的詞就是「精明」,口語一點就是「上海人,太精了」。但寧波等等幾個地方的人也精明,上海人的精明有什麼不一樣?上海人的精可以說是「精明到骨子裡」,已經成為人格的一部分,不像其他地方人的精明只在生意上表現出來。

更確切的講,上海人的精明其實是「算小帳」。有一回,筆者在上海街頭的一個報攤買報,隨口問老闆D報賣得好不好?老闆說:「D報一塊錢不好賣,另外一份X報五毛錢還是賣得比較好,但是事實上X報廣告多內容少,但上海人不管這個,上海人算小帳,覺得五毛便宜就買五毛的。」 這一席話,真是把上海人的精隨給點了出來。

在北京,一夥人去吃飯,最後總有人會自動買單請客(即便沒有事先言明,也都是這樣的),通常不會各付各的。但現在上海年輕人興起AA制(各付各的),這個習慣似乎與台灣較接近了。通常我們在平均分擔帳單時,也就算個大概,但上海人絕對是計算到角、甚至是分。又有一回,筆者一行四人到飯館吃飯,其中一人是上海女性,帳單是人民幣105元,在將要買單時,這位上海人已提前幫大家計算好一人是26.25元,當我們三人一聽到「兩毛五分」時不禁面面相覷,皮包裡正好有「兩毛」已經不容易了,哪還有「五分」!

像這類上海人算小帳,計算到一分一角的事例,絕對是會被北京人嘲諷到死的,說他們小器。如果北京人請你吃飯,你還給他錢,北京人會認為那是一種冒犯而感到生氣。

但換一種角度來看,上海人的這種「明算帳」的心態,雖然他是為了極力維護自身的利益,但另一方面,他也同時維護了對方的利益。我不佔你便宜,同時你也別想佔我便宜。再者,這種算還是面前的算,精在明處而非暗處。所以說,雖然你可能受不了上海人的這種斤斤計較,但卻不需要擔心上海人背後偷襲。

也有人評價上海人是「精明而不高明」,就是說看似每一步都爭取到自己的權益了,可是卻缺乏大局觀,只執著於眼前的小利,而忽略了長遠的利益。所以說,跟上海人做生意,第一點要注意的是,絕不可能一杯白酒下肚就能談成,他們會把所有的細節、每一個步驟都想得非常清楚。跟上海人做生意,必須非常有耐心,慢慢地談,慢慢地磨,不要幻想上海人會爽快地答應你。但好處是,和上海人談成合約後,上海人會規規矩矩的執行合約,不像北京人可能一開始很「豪氣」地承諾你,但後來卻發現無法執行,變數不斷。

只有冒險舞台 沒有冒險性格

上海在1920年代曾贏得「冒險家的樂園」的名聲,那時是一幅「一隻破箱進上海,滿船財寶返故鄉」的景象。不過現在的上海,恐怕已經沒有一隻破皮箱的機會了,而是得以大搏大,得滿船的財寶才有機會在上海贏得更大一艘船的財寶。

現今的上海人並沒有什麼太多冒險家的性格,這反映在諸如他們更喜歡留在上海,不願到外地打拼的情況,不過要是出去,倒是直接出國的多。上海學生很少第一志願會填北大、清華的,他們更願意在上海就學。如果問一個大學生將來打算做什麼,他大概會說想做一名外企的員工,而很少會說要做大老闆,正所謂「廣東出老闆,上海出白領」。

上海現在有的是一個冒險的舞臺,但並不提供冒險家。廣州一本著名的雜誌這樣評價上海:「不盛產名人,但盛產利潤;不盛產跨國公司,但盛產跨國公司地區總部;不盛產強勢傳媒,但盛產國際廣告和公關公司」。

所以說,跟上海人做生意,第二點要注意的是,不要讓上海人覺得冒險,你講的每一句話都必須是實實在在的。冒險的生意,對精於算小帳的上海人來說,沒有太多吸引力。

無須鋪張華麗 一切講求實惠

正確理解「海派」風格,是到上海做生意不能忽略的一堂課。說起「海派」這個詞,可能宥於「海」這個字,和台灣人對1930年代上海灘燈紅酒綠的歷史印象,以為「海派」就是喜歡擺闊、講究排場,很「阿沙力」等等。其實,你要是去問上海人什麼叫「海派」,他們會跟你講是「實惠」。

說起吃飯擺闊,恐怕現在的北京人更誇張些,在北京的餐館經常可以看見一家三口人叫了整桌的菜,走的時候好像整桌還沒吃過。宴客時,北京人為了表達熱情,也經常不只叫滿一桌菜,甚至要疊了三層盤子才夠,而且一定得剩一些,才能表明你吃飽了。但在上海,基本上不會叫明擺著大家吃不完的菜。

另一個關於飲食的例子,也很可以說明什麼叫「海派」性格。最初,以辣聞名的湖南菜欲打入上海市場時,屢遭挫敗。那時,有人分析原因認為是上海人的口味一般偏甜,不習慣吃辣。但後來,湖南菜餐館把菜盤改小了,仍舊是辣味,卻開始走紅上海餐飲市場。這說明,上海人並非不能接受辣口味,而是原來湖南菜的份量都很大,上海人經常吃不完,覺得浪費。當盤子一改小,價錢一壓低,上海人覺得「實惠」了,也就接受了湖南菜。

上海人雖然重視體面,不過精明的性格不會讓他們去做這種無謂的浪費。別忘了,精明是上海人的生存手段,而實惠是上海人真正的生活哲學。所以說,要跟上海人做生意,第三點得注意上海人講求實惠的性格特徵。和上海商人交際應酬,講的也是實惠。就是在交際過程中,不是東拉西扯地做感情投資,或者炫燿你的身分背景,利潤才是雙方交往的真正核心。上海人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人與人之間的界線非常清楚,你無須跟他稱兄道弟,也能跟他做生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