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光電學之父王大珩談是科學精神〈下〉

光電學之父王大珩談是科學精神〈下〉

作者:王大珩院士

〈編者按〉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週年,對於兩岸中國人來說,五四運動是中國近代史上重要的一頁。自晚清以來,國門被西方列強從外部強行打開,民生和國家獨立問題空前突出,在與西方列強對比之後,許多人不免產生以西方列強為參照進行思考的邏輯,既然西方列強很富裕和強大,其背後必然有深刻的值得學習的因素。這些因素往往按照政治、經濟和文化等主要方面進行提煉,從而把列強的富強看作是其特有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文化的一個合乎邏輯的結果。「五四」運動後跟進而來的新文化運動,提倡「德先生」和「賽先生」已近百年了。「德先生」說的是民主,「賽先生」則是科學。那麼,什麼是科學?科學的精神又是什麼?許多人看似明白,實際上是似懂非懂的。在今天大陸提出全面『科學發展觀』的同時,請看「中國光電學之父」國家科學院院士王大珩先生,為我們做的講解——


■非科學的幾種表現

下面再談一談非科學的諸多表現。第一個說的是有神論,前面已經談過了;第二是不切合實際的條條主義和盲動主義,這兩種傾向都違反了實事求是的精神,自以為是,形成左傾或右傾路線;第三是偽科學,在事物的論證中,以科學的表面隱藏著非科學的基本內容,以表面的正確傾向掩蓋不正確的方面,哪怕是一點點也不行。這是科學嚴肅性方面要注意的問題。在科學的論斷上,不允許有一點點偽科學、似是而非的東西。在結論上,有時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就會出大問題。再後面是巫術和迷信。關於非科學的作風問題,如弄虛作假,偽造資料,抄襲剽竊等等,這可以說是學術上的竊賊。這些非科學的行動和措施給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和損失。因此,科學思想的適用範圍是全社會的,不僅僅是單純科學技術工作者所需要的。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科學思想

我們所需要的科學思想是什麼呢?第一是實事求是;第二是審時度勢。這裏面包括時間性和空間性,也包括現在和將來,也包括可持續發展的一些問題;第三是傳承創新,就是科學有繼承性,每一個發現和成就,都是在已有規律發現的基礎上形成的。我們一方面要對這種已有的規律進行傳播,另一方面要繼往開來,做創新的工作;第四是尋優勇進,有了創新的工作,讓它在社會上起作用,還要找出實施這個措施的最優途徑,而且還要有創新,使它實現。

■科學精神是適用於全社會的

今天我們已經進入到了知識經濟的時代。我們把一切經濟的活動、措施建立在理論的基礎上,就是有知識理論的基礎上,這個知識肯定是科學的知識。知識已經進步到這個程度了,技術也進步到這個程度了,過去沒有辦法研究的問題,今天有辦法進行研究了,一些更加複雜的問題也能研究了。但是,基礎科學有一部分還沒有很好發展,一個就是生物科學,因為它複雜,過去是避免往這方面研究。現在是往新的方面走,比如說對生命科學的研究。還有一個就是社會科學,社會科學作為一門科學,是要靠定量的辦法去研究。過去的經濟學,好多雖是定性的,實質上也是往定量方面走,特別是現在,許多科學方法,已經為研究社會科學準備了很多條件。大家都感覺到了,你做一個經濟報告的時候,假設沒有資料作為依據的話,你這個報告就沒有說服力。今天像統計學、運籌學等學科,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為了研究社會問題提出來的。

半個世紀以來,我們發展經過了許多曲折。原因之一是有些做法、有些探索、有些方針是不符合實事求是原則的,這方面我們有很深刻的教訓。方針、政策是否科學,是要通過實踐來檢驗的。還有很重要的一條,就是當科學化能夠搞得好一點的話,大家的認識就容易一致。在科學化的基礎上,我們最容易形成共識,最容易團結在一起。我們相信,科學化為我們建設強國會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讓我們很好地認識科學化這個問題,在科學精神的指引下,大家攜手共同前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