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趕走了豺狼,卻引來了虎豹──美國入侵阿富汗八周年的反思(史勞騰)

美國入侵阿富汗即將在2009年的10月屆滿八年。八年來阿富汗的戰爭形勢依然嚴峻,甚至造成數以萬計,包括孩童在內的阿富汗平民死亡。雖然在2001年底,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入侵部隊推翻了執政的塔利班政權,但是塔利班的勢力並未因此瓦解,其游擊隊仍然盤據在阿富汗的南部,甚至控制了阿富汗三分之一以上的公路運輸線。這不禁讓我們懷疑與擔心,這場藉由反恐名義發起的侵略戰爭,恐怕還要繼續下去,而阿富汗及其人民的未來命運,亦將伊於胡底?

塔利班

被美國推翻的塔利班政權,發跡於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期,它曾經是冷戰體制下,美國透過巴基斯坦所扶持的反蘇軍事力量。1996年,塔利班在長達七年的內戰中佔領首都喀布爾,取得政權。當年,塔利班政權還被西方國家視為能夠消除阿富汗的腐化與混亂狀況的穆斯林合法力量。

當前蘇聯撤兵後,阿富汗境內接踵而來的是一場毀滅性的內戰。塔利班雖然最終在內戰中勝出,但這一勝利付出的代價卻是驚人的。許多城市在戰爭中被夷為平地,水源供應不足,醫療體系完全消失,只有少數的人可以受到正統的教育。在這22年動亂中,有上百萬阿富汗人喪生,幾百萬難民逃到鄰近的巴基斯坦與伊朗,其中有半數至今仍滯留在這些國家。

塔利班政權被美國以軍事行動推翻之前,總共在阿富汗鐵腕統治了五年。為了徹底執行伊斯蘭律例,塔利班成立了「道德促進與惡行防範部」,而所謂的「律例」其實是由塔利班最高領導人奧馬爾(Umar)制定的產物。如規定婦女必須用burga(一種只留下一塊網沙供觀察與呼吸的巨大布衫)把自己從頭裹到腳,同時在沒有男性親屬陪伴下不得離家外出,甚至取消女子上學受教育的權利;其他的規定如禁止照相,聽音樂等不一而足。

事實上,在塔利班統治時期,它的信徒在阿富汗也只有56萬人,以至於許多阿富汗人對這一軍事政權越來越難以容忍。儘管當時大部分地區存在著鐵腕統治,但是許多塔利班頒發的條令被蔑視或根本不予執行。人們經常可以在集市上發現沒有監護人陪伴的阿富汗婦女;被列入違禁品之列的高跟鞋,在鞋店中就可以公開買到。雖然在當時來自塔利班的懲罰威脅仍然存在,公眾對塔利班條例的漠視不僅反映出阿富汗平民對這一苛政的失望,也暗示了塔利班領導內部的分裂。

塔利班領導內部的溫和派主張應實施新的政策,以說服聯合國安理會逐步取消嚴厲的制裁,給窮困潦倒的阿富汗人民一個經濟復興的機會;強硬派則堅持反對放鬆任何基於《古蘭經》制定的禁令。總部設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婦女革命聯盟相信:塔利班在很多問題上,不得不緩和自己的態度,如果他們放寬限制,那也不是因為他們在心理上有了什麼改變,而是因為來自包括男性與女性在內的人民的抵抗。

阿富汗人民對於塔利班政權的反抗,最終並沒有以自己的方式得到實現,他們期望和平安定的日子更是遙遙無期。因為就在八年前,美國與北約國家以武力的方式,把塔利班從喀布爾趕回了坎大哈。但是,塔利班並未因此而消失,反而像一個幽靈般徘徊在阿富汗的大街小巷。

侵略者與魁儡政權

為了除掉塔利班,侵略者宣佈,他們的槍炮會給阿富汗帶來和平、民主和婦女解放。這也是他們宣稱不得不轟炸平民,並且對這個滿目瘡痍的國度進行更大破壞的理由。如果塔利班政權,對於阿富汗人民來說是一匹豺狼的話,那麼美國侵略軍及其同盟,則不過是趕走豺狼的虎豹。八年前,當美國與北約國家把塔利班政權趕出喀布爾之後,他們在德國波昂召開了一個會議,邀請了阿富汗反塔利班的其他組織,其中有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部落長老、地方軍閥等,會中還推舉出卡爾札伊(Karzai)為阿富汗臨時政府的總統。如今,這個由各方勢力折衝下推出的阿富汗總統,已經執政八年。

這個由美國武力護航,透過所謂「選舉」的形式產生的總統,八年來,他所領導的政府是世界上最腐敗國家的前五名,不但造就了一大批飛黃騰達的貪官,卡爾札伊總統本人及其兄弟更是富可敵國。而腐敗的背後,是超過1000萬(約占總人口37%)生活在赤貧線以下的阿富汗人,是高達40%的失業率,是依然在安全和貧困中掙扎的阿富汗普通百姓,是沒有供電、沒有自來水、沒有下水道的阿富汗。尤其嚴重的是,阿富汗官員的貪瀆又與罌粟的種植與鴉片的買賣有關。事實上,毒品的買賣是阿富汗的經濟命脈,不但在塔利班執政時期如此,即便是現今與美國和北約佔領軍合作的阿富汗各級官員、部落長老和軍閥也都深深地捲入其中。根據聯合國毒品暨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彙整的數據,阿富汗鴉片產量已占全球供給量的九成以上。

阿富汗人民真正的悲哀在於,原本受到塔利班這匹豺狼荼毒的國度,如今豺狼沒有消失,還引來了美國佔領軍這頭力量更大的虎豹。對於美國以及北約佔領軍來說,所謂的阿富汗重建計劃,只不過局限於修路以及重建喀布爾部分地區,以方便佔領軍通訊和運輸的需要,至於阿富汗的經濟基礎幾乎沒有重建。阿富汗人民現在面臨的是生存的問題,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孩童沒有機會接受教育,即便佔領軍宣稱建設或重建了許多新房舍做為學校,但是在缺乏教師的情況下,學校大門常常是深鎖著,裡頭空無一人。當初侵略者所宣稱將帶來的和平、民主與婦女解放,在八年後看來格外的諷刺,和平的曙光不但未見,美國總統歐巴馬還要再增兵三萬,以應付層出不窮的炸彈攻擊與各地的武力反抗;而民主的成果,則是扶持了一個腐敗的政權與鞏固了地方軍閥的利益;至於所謂的婦女解放,也在阿富汗總統卡爾札伊簽署通過一項強迫已婚婦女不得拒絕丈夫行房要求的所謂「婚姻強暴法」後,宣告破功。

必須要打的戰爭

美國總統歐巴馬說,阿富汗戰爭對美國而言並不是可選擇的戰爭,而是必須要打的戰爭(BBC)。對於侵略者來說,為了鞏固它的國際霸權與經濟利益,武力入侵他國,推翻不合作的政權,扶持聽話的魁儡,確實是他們沒有選擇的方式。如果美國和北約國家想繼續佔領阿富汗,他們就必須與反塔利班的部落長老、地方軍閥合作,以「選舉」的方式鞏固其利益。也就是說,所謂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與議會,其實只是換一種方式維持阿富汗舊有的封建關係與壓迫關係。無怪乎美國佔領軍可以無視阿富汗成千上萬哀哀無告的貧民與饑民,大張旗鼓的以三千頭毛驢運送選票,好讓這些不識字的貧民餓著肚子出來投下「神聖」的一票。

這種醜陋的封建關係與壓迫關係,只稍看看阿富汗婦女的地位就具有指標意義。雖然原本被塔利班取消的女子受教權現在恢復了,婦女也可以在首都一些地方工作。但是前提條件是,她們的家庭有足夠的金錢提供上學,或者有人願意給婦女工作。今天仍然有超過65%的女孩不能上學,因為她們的家庭不能、不願付錢或者因為他們不敢。當然這還不是最壞的,婦女的處境在許多方面並未改善或者比佔領前更糟糕。2005年一名被指控通姦的婦女被Badakhshan地方法院判決用亂石打死,而男子則僅處以鞭刑。戴頭巾不再是法律強制的行為了,也沒有塔利班的道德員警毆打她們,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強姦或者綁架抑或二者兼有。強迫婚姻比以前更突出了,女童可以輕易地以200美元的價格出售,更遑論賣淫急劇上升的情況。這些都是美國入侵以來持續發生著的事情。

事實上,美國扶植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不僅對婦女的壓迫不會終結,而且其舊有的封建關係與壓迫關係還會加強。美國出兵侵略阿富汗並不是如歐巴馬所說,沒有選擇下的必要之惡。美國作為當今世界獨強的霸權國家,作為消耗世界資源最多的國家,它的選擇永遠是最多的。真正沒有選擇的,是那些被佔領軍與魁儡政權壓在最底層的阿富汗平民,他們的反抗才是一場必須要打的戰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