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林怡君)

「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說起湖北人,十有八九第一印象便是這句俗諺,「九頭鳥」已成了湖北人的代名詞。筆者剛到北京不久時,便有一位長者很慎重的「告誡」筆者,以後碰到湖北人要特別小心,不能輕信。然而在往後的日子,認識的幾位湖北朋友卻都給我留下還不錯的印象,他們大多年紀輕輕便自己創業,即便在國家機關工作的,都有很強的進取心,成績也很不錯。

聰明 能幹 很難纏

狡黠 機智 窩裡反

「九頭鳥」的比喻,其實有褒有貶。褒意是說他的聰明、能幹,很難纏;一般的鳥兒只有一個頭,與有九個頭的鳥打交道,當然不是對手。而「九頭鳥」的貶意自然是說其陰險,與這樣的人打交道容易吃虧;另一意涵則是說湖北人喜歡窩裡鬥,好比九個頭相互爭食,但胃只有一個,其實哪個頭吃都一樣。

1994年經營湖北菜的「九頭鳥餐廳」打入北京,並發展成連鎖品牌,享譽京城。不料,其中三位經營者卻在去年另起爐灶,開起「九頭鳳」餐館,和「九頭鳥」打起了對台。「九頭鳳」不僅在名稱上與「九頭鳥」相近,在菜色口味、餐廳裝飾、經營管理、相關宣傳等各方面都與「九頭鳥」有著相似之處。最後,兩者還引發了商業知識産權的糾紛。

有人用「狡黠的機智」來說明湖北人的「聰明」。比如說,廣東人如果想要騙你錢,一開始就騙,中途不會再有什麼變化。湖北人就不同,會先給你嘗點甜頭再動手腳。舉例來說,一個杯子原本是5塊錢,廣東人一開始就賣你10塊錢,但湖北人是一開始用8塊錢賣,讓你覺得佔便宜而與他成交,然後中途趁你不注意時搞點小動作,換一個只值4塊錢的破杯子給你。或許就是這種小動作,讓人覺得湖北人難纏、奸詐。

歷史興衰練就權謀性格

九省通衢造就經商意識

若論個人,湖北人很聰明,但這種聰明更多是「心計多,心眼多」;若論整體,太精則容易互相扯皮,因小失大,幹不成大事,聰明反被聰明誤。

湖北這個地方,歷史上向來是兵家的必爭之地,大家熟知的《三國演義》,主要的舞台就在湖北。或許正因如此,看盡歷史興衰、殊死搏鬥的湖北人,練就了所謂「權謀」(好聽是聰明,難聽是陰險)的性格。不這樣,他們沒法生存。儘管作為湖北代表的武漢,其上市公司的數量僅次於閃閃發光的上海。但自1985年以後,湖北的發展相對滯後了,現在人們經常用「醒得早、起得晚、走得慢」來形容湖北經濟發展的現況。

從歷史上來看,湖北是「九省通衢」之地,漢口在明清時曾是全國物資的主要集散地,所以說湖北人的經商意識是有傳統的。清道光年間的《漢口竹枝詞》中就有一句:「此地從來無土著,九分商賈一分民」。那麼,為何自古以來就浸染在商業文化之中,且又有「九頭鳥」聰明的湖北人,就是形成不了如明清時期享譽全國的「徽商」、「晉商」、「潮商」等大商幫呢?明清十大商幫沒有「鄂商」的蹤影,現在又是上海、浙江、廣東的商人出風頭。這其中蹊蹺值得探尋。


善於創新卻也善變

貫於短線操作僅能小勝

一如「九頭鳥」的封號,湖北商人腦子活,有創新意識,有人甚至認為武漢人的市場感不亞於溫州人和猶太人。善於創新,往往也意味著善變,不會守成,創新經常變成流星。湖北商人經常是不斷地轉行、不斷地換項目,什麼都做,也什麼都做不精、不長久。不像溫州人,即便做打火機、鞋子,哪怕只賺一分錢,他們都會「從一而終」地幹下去,然後把一個家庭工廠發展成一個大企業。

1980年代,武漢曾有四大家電品牌聞名全國,卽鶯歌牌彩電、南波希島冰箱、鸚鵡牌錄音機、荷花牌洗衣機,但卻沒有及時改進技術,不久就被淘汰了。現在說起家電,脫口而出是青島的海爾、海信,不會有人再記起這四大品牌。有人將此稱之為「鶯歌啞了、希島崩了、鸚鵡飛了,荷花謝了」。又比如同在1980年代聞名的武漢漢正街,憑藉著武漢本來就是全國商品流通之地,這條長街形成了小商品批發市場,打響的漢正街引發了各地同類市場的興起。但如今更加專業化的浙江義烏小商品市場,拋棄了假冒偽劣的醜名,走自創品牌的道路,產品打入國際市場,年交易額不僅超過漢正街,還上了市。而漢正街至今還不能完全擺脫盜版和水貨的形象,其實這是九頭鳥愛轉腦筋的負面表現,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

湖北人雖「醒得早」,走在別人前面,但總是「善使短槍、難舞長矛」,像打游擊戰似的短線操作,雖然贏得小勝,但往往成不了最後的勝利者。「九頭鳥」雖然聰明,但經常是小聰小慧,沒有大目標,即便有天賦的創新意識和市場感,但企業總是做不大、做不強。所以說,若想和湖北人做可長可久的生意,需要小心他們經常見異思遷。


貌似精明卻性直心善

建立情誼就一切好辦

除了把湖北人說成「九頭鳥」之外,還有一種獨到見解,認為湖北人是「屬猴」的,鮮少被提及。以「九頭鳥」來比喻湖北人的聰明、心計多,這或許只是一個側面,若再用「猴相」來說湖北人,可能會更完整一些。說也奇怪,湖北人的某些性格特徵竟和東北人非常相像,比如豪爽大方、帶點粗野、樂善好助。這好比孫猴子,狀似處處不饒人,但同時也性直心善。跟湖北人打交道,一如跟東北人,必須有著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痛快。湖北人─尤其是武漢人,脾氣也大,容易毛躁。要是湖北佬突然變成「潑猴」一隻時,你只要順著他的毛摸,就什麼事也沒了。

這不南不北不東不西的湖北人,非常講究面子和關係。只要你給足湖北人面子,他便對你好得不得了,甚至不惜為了你的事喪失原則。如果你不尊重他,他便處處跟你過不去,沒事找碴。但一如猴子的屬相,你只要再跟他喝上一杯,馬上就盡釋前嫌,所有的不愉快拋之九霄雲外。關係之於湖北人也是非常的重要,常言道:「在北京是誰官大就聽誰的,在廣東是誰有錢就聽誰的,在湖北常常是誰的關係好就聽誰的。」所以說,和湖北人打交道、做生意,不只是一般人常說的提防九頭鳥的權謀心機,還應抓住「猴相」的性格特點。跟湖北人成為「梗朋友」(鐵桿哥兒們),順著湖北人的脾氣,給足面子,表現出大方、豪爽、仗義的性情。只要給猴相湖北佬這樣的印象,建立友誼關係後,就容易得到有力的幫助了。

武漢人通常也都很能說,有如北京人的「侃」。武漢方言說起來生動詼諧,富幽默感,但這種方言趣味,外地人較難體會。有句順口溜說:「北京人什麼話都敢說,上海人什麼國都敢出,廣東人什麼錢都敢賺,東北人什麼架都敢打,武漢人什麼娘都敢罵」。武漢人不僅能說笑,還很會罵人,最常用的一句是「婊子養的」。其實,說這句話多半不是罵人,只是表示一種語氣或是習慣用語。比如,一場球賽好看,就高興的說:「個婊子養的,好過癮呀!」;誇獎別人長得漂亮說:「個婊子養的,好清爽呀!」;甚至當媽媽的有時也會對子女說:「你個婊子養的」。

湖北人脾氣壞,好罵人,形象差。但深究起來,湖北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往往是不打不成交、不打不相識,這其實也是猴相的一個特徵。對武漢人來說,拐彎抹角地損人,還不如痛痛快快地罵聲「婊子養的」。或許是「九頭鳥」的聲名在外,許多人一開始就對湖北人懷有戒心,總覺得遲早會被他們騙了。當然,做生意保守為上,和湖北人打交道,還是需要提防他們「狡黠的機智」,但其實也不用望之卻步,因為別忘了,九頭鳥湖北佬還是屬猴的!

2 則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