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高尚竟是如此的野蠻:國美館派遣工抗爭事件(整理:生猛活跳)

「我們寧願在大家面前永遠保有親切的態度和甜美的微笑。」國立台灣美術館派遣工在寫給社會大眾的公開信這麼溫婉地,彷彿可以看到身著制服的服務小姐正穿梭在美麗高尚的藝術作品之間,親切地引導民眾參觀。

然而,美麗的背後總是腥臭不堪,靜瑟高尚的氛圍卻是由野蠻的人吃人所型塑。今年7月,這些美麗的服務台、展場小姐揭露了國美館公然違反勞基法、歧視剝削女工的內幕:原來她們都是由外包公司派遣,薪資待遇低到剩兩萬出頭,沒有國定假日、特休假、婚喪病假,還必須配合館內活動夜間加班,或是閉館日開館加班,也無加班費可領。更匪夷所思的是,外包公司面試她們時竟要求繳「驗孕報告」,懷孕者拒絕雇用。

「派遣女王」已經不是日劇裡的故事情節了,「人力派遣」正活生生的在國美館內上演。所謂人力派遣,對於受雇於派遣公司的勞工而言,他一方面是派遣公司的雇員,但另一方面卻要在指派的公司或機關底下工作,並且接受該公司的指揮與監督,這樣複雜的雙重的關係正是使的派遣勞動引起爭議的原因之一。島內許多醫療機構以及各機關大樓的清潔工已經出現這樣的派遣勞動,同時也引發許多問題。

這次事件的起因,在於國美館奉行公部門精簡人事組織的命令,把原本應該在編制內的雇員給「委外化」,外包給一家人力派遣公司。國美館的派遣工,總共有37人,約佔全體工作人員三分之一,根據國美館的認知,展場的派遣工,負責展場藝術品的保護、導覽的工作,算是「保全」,在今年7月之前是由「維新」的保全公司來承攬派遣工僱用的工作。而「保全」的工作,據說符合《勞基法》84條之1「監視性」工作,所以可以排除《勞基法》「工作時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的規定,不過要經過主管機關核備。

主管機關台中市政府曾在今年526日行文國美館表示,展場服務人員的工作內容為「擔任導覽、登記等服務性質工作」,與勞動契約訂定的「定期性警衛勤務」顯然有所不符合。也就是說,展場人員的工作不是「保全」工作,等於是要求國美館用直接聘僱的方式來用人,而非「採購」派遣人力。然而國美館在7月份卻與另外一家「仟代昌」公司簽下勞務採購合約。合約聘僱的是「業務執行」、「業務助理」、「行政業務」,雖然已不再是保全,不屬於《勞基法》84條之1排除「工作時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的工作,然而沒想到仟代昌更變本加厲,將月薪制改為時薪制、日薪制,甚至要求員工繳交驗孕報告,懷孕者一律拒絕雇用。一名女員工因不滿公司歧視女性,拒交驗孕報告,竟在續聘後遭到資遣。

整件事情經由員工的投訴而浮上台面,被資遣的員工組成了「派遣工自救會」,710日在國美館前的抗議行動向媒體披露了整個勞務雇用關係的荒謬,而後,728日,從立法院、文建會到勞委會,自救會與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全國公務機關約僱人員權益促進會等團體進行了一整天的抗議行動,要求各部會應檢討公務機關勞務外包預算、停止違法派遣並立即恢復直接雇用。雖然勞委會已介入要求相關機關團體提供勞動檢查報告,並將派人列席勞資調解委員會,但這些作為對於國美館以及資方仍沒有太大的作用。

從國美館派遣工的抗爭事件,不難看出整個派遣勞動的荒唐,國美館將人事的支出與管理,以勞務採購的方式外包給了人力派遣,人力派遣再以「保全」的工作內容聘僱展場服務的勞工,鑽法律漏洞的結果,就是使勞工的薪資與休假打了折扣。追本溯源,就是要重新檢討公務機關帶頭的勞務外包,同時也必須嚴肅的看待「直接雇用」與「勞力派遣」之間勞工權益的落差,諸如受雇者的工作將朝不保夕、同時也欠缺組織的機會,更遑論參加工會。現代文明國家對於勞動者的保障將因派遣勞動的擴大而全面倒退,國美館派遣工只是一個野蠻的開始,從來不會是一個高尚的浪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