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打工無前途 返鄉沒意思:解讀農民工「返鄉潮」的深層根源


記者︰杜安娜、曾向榮
  
編按:《兩岸犇報》在七、八月號,連續兩期報導了深圳農民工在全球金融風暴下的處境,引起了一些迴響。農民返鄉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究竟有多深?回鄉後他們做些甚麼?當地政府提供了怎樣的政策支持?來年他們的生活和前途又將如何?這一連串的問題在在都吸引著《犇報》讀者熱切的目光。「 事情可能並不如外界想象的那麼悲觀。」 組織調查隊深入到貴州、湖南等地的農村進行調查的華中科技大學社會系賀雪峰教授說 ︰「中國特殊的城鄉二元結構,包括中國特殊的土地制度,使中國具有與西方國家及其他任何國家都完全不同的應對危機的機制與能力 」。2009年春節前夕, 這支調查隊一行15人,由賀雪峰教授帶隊駐紮在農村半個月,記錄了返鄉農民工目前的生活狀態,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實的「民工返鄉」後的農村。  
  
        貴州,湄潭縣,聚合村。
 
  李家院子裡,一個滿臉稚氣、20出頭、穿著時髦的小媳婦,一邊哄著懷裡的孩子,一邊不斷翹首張望,聽到外面有點響動就出來探探。
 
  小媳婦打工時認識現在的丈夫, 兩人很快回家辦了酒席,生了孩子。因為廠裡不景氣,夫妻倆在春節來臨前,早早卷起鋪蓋回了家。小媳婦雖然跟丈夫回了家,卻一天也沒有停止過自己的「打工夢」。丈夫從城裡回來後,就跟著父親在縣裡做電工,「學個一技之長,將來也不會沒飯吃」,而習慣了城市生活的她,打心底認為婚姻阻斷了她由來已久的夢,她也不止一次提出離婚。
 
  春節的臨近,村裡在外打工的年輕人陸陸續續回來了。平時不大跟長輩、鄰里交往的小媳婦,對誰家有打工返鄉的消息卻特別靈,一有空就「奔」過去湊熱鬧了。李家是村裡的大戶,到這輩卻是單傳,兩公婆決心要把兒子留在身邊,所以對小媳婦也百般順從,萬般討好,「不然她早就走人了」。然而,小媳婦的心如磐石,「一定要出去打工」。
 
  此時此刻,同村的小嫂子阿英卻心情迥異。
 
  當年在廣東打工時,阿英的「日子過得很瀟灑」:經常變換工作,有錢就花,還「耍」過不少男朋友。已經是兩個孩子她媽的阿英,今年34歲,去年回家後,她與老實巴交的丈夫兩人,安心種起了一畝五分田。說起打工,她心裡已泛不起半點漣漪。「一方面,這個年齡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了,小女孩、小伙子比較好找;另一方面家裡也需要照顧,有老人和小孩,而且在農村比較自在,想做的時候就做,想趕場(趕集)的時候就去趕場」,她長嘆一口氣,「我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這是發生在2009年新年前,貴州農村最為常見的一幕,同時也是發生在廣大中國農村,返鄉農民工較為普遍的場景。
  
  記者:調查小組所到的農村是甚麼樣的狀況?
 
  賀雪峰:2009年元旦後不久,我們到了貴州湄潭縣聚合村,進行了半個月的駐村調查。聚合村是一個典型的漢族村莊,全村共有4400人,人均約一畝耕地。我們剛到村莊時已有200多農民工返鄉,調查期間每天都有10~20個農民工返鄉,到我們離開時,全村2000個外出務工村民中,已有600人返回。
 
  聚合村大量農民工返鄉與金融危機有關。從訪談得知,提前返鄉的農民工大體有三種類型:一是工廠倒閉,春節臨近,農民工不再新找工作,而是先回家鄉過完春節再作打算;二是工廠訂貨不足,開工不滿,農民工因為沒有加班,報酬不高,不如請假回鄉過個好春節;三是到山西挖煤的農民工,因為山西煤窯秩序整理而停礦數月,他們正在等待煤窯重新開放。
 
         記者:農民返鄉後,他們靠甚麼生活?
 
  賀雪峰:最近幾年,中國農村取消農業稅的改革和新農村建設的成果(尤其是農村基礎設施的普遍改善),使返鄉農民發現家鄉的生活也還不錯,較之前想象的落後其實不同。而「按戶所有、按人均分」的土地制度,又使每一個回來的人都至少能夠通過從土裡「抱食」來解決溫飽問題。有了土地,就有了安全感,有了歸屬,有了生存下去的最低底線。
 
  所以,事情可能並不如外界想象的那麼悲觀。要理解金融危機對農民工就業的影響,我們還必須在中國城鄉二元結構的背景下討論農民工就業的機制,討論農民工返鄉的邏輯。中國特殊的城鄉二元結構,包括中國特殊的土地制度,使中國具有與西方國家及其他任何國家都完全不同的應對危機的機制與能力。
 
  記者:金融危機對農民工就業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賀雪峰:這正是我們一個有趣的發現,大部分青年農民工的情緒都比較樂觀。我們訪問了20多位返鄉農民工,超過35歲的返鄉農民工,他們對春節後是否再外出務工,大都猶豫不定,因為他們對外出能否找到工作的信心不足。相反,聚合村20歲左右的年輕的農民工,都確定無疑地計劃春節後即外出務工,他們相信可以找到工作,並且不難找到。
 
  在現代化生產線的條件下,外出務工農民的90%以上都是普工。只有諸如電焊、烹飪等少數工種需要一定技術含量,是所謂技術工。普工則從事簡單的勞動,是對耐心、體力和注意力的挑戰。年輕人,一般體力較好,注意力集中,動作快捷而敏銳,可以長時間地做一件事情。因此,現代的生產線天然傾向要年輕力壯、精力旺盛的年輕人,工廠若要裁員,一定是先裁年齡偏大的勞動力。
 
打工無前途 回鄉沒意思
 
  記者:這些返鄉農民工怎麼看待自己「打工」生活的前途?
 
  賀雪峰:在聚合村調查,外出返鄉農民工說「打工無前途,回鄉沒意思」,生動而形象地表明瞭當前農民工的處境。「打工無前途」,是說外出打工,是吃青春飯,一般情況下,未結婚的年輕人在外打工,一月可以有1300元左右的收入,但這個收入很快就會被花掉,想在城市結婚生子,買房安家,幾乎不可能,也極少有人嘗試。幾乎所有外出務工農民都知道,隨著年齡的增大,結婚生子的家庭拖累,他們越來越難以在城市待下去,最後不得不回到家鄉的農村。
 
  在外務工,既然沒有前途,最重要的就是在回來之前,攢足在農村家中蓋一棟房子的費用,而事實上,只有運氣比較好且夫妻兩個外出打工多年的農戶,才能蓋起一棟比較像樣的房子。「打工無前途」是所有外出務工農民的共識,但這個共識,尤其對年齡較大者有強烈涵義,因為年齡越大,工作越難找,工資越低,而家庭拖累卻越大,他們不得不考慮何時返鄉的問題,他們一直在進城和返鄉之間猶豫。
 
  對於年輕人來說,尤其是對於未婚青年來說,將來的前途暫時還不用考慮,打工收入比農村收入高,城市生活也比較熱鬧和有趣,他們還沒有到在城鄉之間作出決斷的那一天。過好一天算一天,因為「回鄉沒意思」。年輕人理想主義多一點,浪漫多一點,愛情多一點,對未來的憧憬多一點,將來碰運氣的可能性多一點。年輕人就難以在村裡待久,待的時間一長,就會感到沒意思,就不會安分守己。
 
  而對於年齡偏大的已婚村民,他們人生中的現實壓力擺在那裡,既然打工已經沒有前途,返鄉是最後目的地,他們就不是在強烈地體悟「返鄉無意思」,而是在考慮如何返鄉,何時返鄉,返鄉後可以再做些甚麼事情。也就是說,當前金融危機導致工廠倒閉、裁員和農民工的就業困難,只是淘汰了年齡偏大的「普工」,而恰恰這些年齡偏大的「普工」早已在考慮是否返鄉,他們的現實考慮,使他們回到家鄉,很快就可以融入到家鄉的氛圍,接受村莊生活的意義,他們適應於村莊的生產、生活和人情世界。
 
  這樣一來,金融危機所導致的就業矛盾,首先淘汰了那些年齡偏大的農民工,而這些年齡偏大的農民工,又恰恰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回鄉的農民。因為年齡偏大的農民工可以回家且可以適應家鄉的生產、生活,而使金融危機所帶來的失業壓力被吸收、消化,金融危機對中國社會的衝擊因此就大大地降低。
 
明年或許會有完整政策出台
 
  記者:當地政府對農民工有沒有甚麼扶持政策?
 
  賀雪峰:當地政府對返鄉農民工非常關心,也積極為他們尋找就業的門路。首先,當地政府要求每個村每星期都要彙報返鄉農民工最新近況。然後,我們所調查的村,收到政府補貼的400元錢,要求發放給最困難的農民工。但這個問題,一時很難有系統的解決方案,明年或許會有些完整的政策出台。
 
  記者:這些農民回家後,那些年長的農民工,沒有社保,他們將來的收入全部靠一畝幾分田,能好好生活嗎?
 
  賀雪峰:這就要考慮到農村家庭收入的構成。一個農民家庭的收入不是單個的,而是家庭兩三代人收入的總和。現在最困難的家庭,應該是父母不能勞動,小孩還沒成人的家庭,全靠中間一代人的收入。
 
  在農村,普遍生育比較早,一個四五十歲的農民,他可以靠種田生活,他的孩子也已經成人,可以在外打工,也有收入,這樣整個家庭的經濟狀況也還不算差。目前,農村狀況就是這樣:年長的農民工沒有外出打工的打算,能安心在家種田。他們把希望寄託在下一代身上,他們希望孩子能考上大學,即使考不上大學,也能找到技術性學校就讀,再不行打工也能有條出路。

來源︰《廣州日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