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別吃朋友——素食主義者的歌聲(陸序)

別吃朋友——素食主義者的歌聲(陸序)

去年三月八日婦女節的夜晚,在北京四環外的藍旗營「13 Club」,有一場別開生面的搖滾音樂會,名為「別吃朋友」。參與的每個樂團中都有素食者,宣導素食是它的主題。這是我與「優質大豆」樂團和「別吃朋友」小組相識的日子,舞臺上紅衣長髮的男子所說的話,現在仍猶在耳邊︰「今晚,希望在各位耳中留下的是音樂,在腦中留下的是概念。」

為無語的動物代言

初來北京,一開始我為自己身為素食者的飲食便利,有一些擔憂。透過北京大學素食文化協會的BBS,意外的看到這場演出消息。海報上,一個由四種動物的圖像組合而成的臉孔,像是一張流著淚的人類面容……是因為不忍眾生之苦而哭泣,還是因身在此間而受難?

肉食文化在彼岸的西洋大行其道,如今集體屠殺和強迫生產卻也在東方越演越烈,無心聞問者大嚼屍塊,物種歧視的幽靈在人間環繞不去。肉體是動物生命與靈魂的枷鎖,卻也是自稱為萬物之靈的我們一次次以施與他者的暴力來完成身體形塑的愉虐之邦。食客們拿著各式各樣被支解的動物肢體嘻笑而過,有誰想過是置身在一個隱形的屠宰場?又誰能為無語(不會說人類話語)的動物代言?

脫離地心引力來成長

  若緣起 撫琴而來

  若緣滅 拂塵而去

  入世間 難忍其亂

離世間 難舍其憐

——《琴若景幻》解征/詞

解征來自遼寧鞍山,在1998年成立「優質大豆」樂團並擔任主唱。帶著這個似乎很有東北味道的名字,其間幾經團員的分合與重組,如今在北京以中國古風搖滾而頗為知名。堅持以五聲調式譜曲,用文言文寫詞的他,喜愛中國文化,喜歡詩書琴茶,在簡單的生活中與自然、動物為伴。2006年起,解征開始以動物保護為理念進行音樂創作和演出,受到他的影響,週邊的朋友與樂手漸漸加入這個關愛生命的行動。2007年,解征創辦了名為「別吃朋友」的NGO團隊,在一個非宗教、非營利的背景下宣導全素的理念,定期舉辦動保主題的演唱會,和其他關於動物救助、環境保護的小活動。

他有著醒目的高額頭和細瘦的身材,蓄了好幾年的長髮常高綁在後腦或盤在頭上。我曾問在臺上一身紅衣褲、長髮狂舞的解征,選擇搖滾樂和現在上舞臺宣傳動保的心路。他說,上了小學三年級以後,就不再愛念書,漸漸與老師達成默契,在學校過著獨行俠的日子。也許他不一定是個叛逆少年,但是心中卻一直嚮往著自由的生活,15歲時就離家自立開了「花想容」照相館,後來喜歡搖滾樂,和樂團的朋友到了多數中國樂手都嚮往的北京發展。

在七、八年前,解征因為試圖在生活中「節制欲望」而開始素食、戒煙,後來卻有感於現今動物的生活實在過於悲慘,決定以自己所熟悉的方式,用音樂來表達、呼喚每個人心中大概都有的愛心。我曾經看過他裸泳在山東濟南的黑虎泉中,在北京鳳凰嶺的山泉下沫浴,還有每晚都要於睡前練習的吐納,穿著那些多是朋友給他的二手衣,經他剪剪縫縫創造新的氣息。解征說,「我們都可以脫離地心引力來成長」。

我們不能吃朋友

正如世界的推進有賴勇氣和希望,於是「優質大豆」(the giant beanstalk)的英文名稱源自<傑克與仙豆>童話裡的大豆子,期待著每一日的進步與夢想。「一開始不是因為素食才叫『優質大豆』,現在想想卻覺得挺有緣份的」這是鼓手李帆的話,他也是解征最好的朋友。

「朋友」的存在,對大多數人和解征而言都很重要,而在後者的概念中,這卻又有著與眾不同的意味。「別吃朋友」團隊除了在乎素食之於環境/健康/倫理等等的意義之外,特別意欲傳達的,是人與自然之間和諧共存,人與其他非人生命共用一個世界的善意——就像這個團隊的理念:「動物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不能吃朋友。」

也許是因為作為中國第一個在舞臺上宣傳並實踐素食主義的樂團,「優質大豆」的演出和「別吃朋友」舉辦的音樂會令不少動保團體感到溫暖,音樂會的門票收入也捐贈于解征口中所說「比我們更需要錢」的其他動保組織,「別吃朋友」有機會和更多國內外的動保團體合作或協辦活動、共用資源,成為一個在北京的動保人士/團體與動物救助者和民眾之間的平臺。而參與此中的,更有著音樂人、畫家和藝術家,使得感性與藝術表達的能量融合在每一次的行動裡面。在如今全職做動保,幾乎沒有固定收入的情況下,解征擔任小組的首腦和「優質大豆」的主唱。他認為,如果一件事情能堅持二十年,並且認真的把它做好的話,一定可以產生它的效果。對他而言,這般有著朋友的同行與支持,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希望是對恐懼的回應

解征總是從動物意象中汲取靈感,以此創作了為紀念海洋哺乳動物和逝去的搖滾故人的《懷海獸》、被中國上千家養熊場囚禁的月熊而歌的《林中月》,還有關於拒絕皮草的《莫穿皮》等等。說不定,我們不必每每強調動物所受到的壓迫與痛苦,在生活中,坐在飯桌前(我們最常看到動物的地方)、走到服飾店(皮草和皮製品),或把化妝品(常被誤認是必不可少的動物實驗)抹上肌膚的那一刻,有情者也能感知到有些什麼生命在無聲無息的死亡——因為大眾不願去聽也就因此聽不到,所以把同情化為歌聲或可傳得更遠。

君莫怨鴻雁迷 杳杳無處寄

回望瓊天深處 昭昭火雲揚

  

街色沉沉 欲攔流火相問

何處軒窗依舊 可喚我故人

  

心無處落 徒然妙翅在身

光音天鄉愁起 復可溫一曲

——《列城琴未央》解征/詞

「別吃朋友」每年有固定的四個音樂會主題,分別是: 「宣導素食」、「拒用熊膽」、「拒絕皮草」、和「拒吃貓狗肉」。我曾與它行經北京、天津、山東的濟南、泰安與青島舉辦動保主題巡演。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酒吧(live house),甚或一些不是酒吧的迪廳(disco)、大學校園或素食餐廳等等。我們曾經因經費拮裾而不知危險的十四人擠一輛小麵包車三天三夜,也曾在演出結束的深夜散著步回家。在去年汶川地震後,「別吃朋友」舉辦關懷災區動物的音樂會,打算把門票收入透過亞洲動物基金(AAF),進行受災動物的救助。雖然,後來因為門票收入只足以和成本打平而沒有達到原先的目標。

我在北京這一年半的時間中,陸續認識其他在北京生活與工作的動保/動物權先鋒,有的是動保團體,更有許多是默默奉獻愛心的動物救助者。記得去年夏天,解征以他的大白話唱著一首新作的《為你而歌》——為動物與動保人士而寫的作品時,許多人聽後都十分感動,一位從事動保工作的朋友也流下淚來。而「別吃朋友」以音樂會為主要的模式,在中國的許多城市繼續灑著生命的種子,也許算是獨樹一幟地串起列城,讓動保理念留在舞臺下閃閃爍爍的眼睛裏。

在中國,動物保護可能是經常被忽略的一個領域,而另一種常發生的情況,就是被誤解並簡化為「保護大熊貓」(卻少有人討論其間操作的合理性和具體意義)。在解征眼中,我們不是只關心動物而不關心人,而是讓人在對動物的處境感同身受之時,能意識到對自身生命的關注和責任。

「我們無法確認如果您繼續吃肉,地球會變成什麼樣。但是如果您不吃肉,您就參與了一個行動,這個行動減少了人對動物的屠殺,增加了人類的愛心與希望。重要的是,您可以不必飛來飛去、不用眼睛放光,就可以做一個超人。那麼,這個行動就是——拯救地球。」

1 則留言:

  1. 別吃朋友 blog : http://blog.sina.com.cn/biechipengyou

    回覆刪除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