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日本的新道路(摘要)

日本的新道路(摘要)

鳩山由紀夫

【編按】:日本最大的在野黨民主黨在8月30日舉行的眾議院大選中,擊敗執政長達半個世紀的自民黨。黨魁鳩山由紀夫在選後宣稱,此舉是日本憲政史上首次實現了「政權更迭」,是「歷史性的一天」。選前,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日本的新道路》的文章,鳩山由紀夫在該文中坦率的指出日本的國家定位應該是「亞洲國家」,並且對東亞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做出高度的評價。若此觀點得以實現,不但將扭轉日本從明治維新以來「脫亞入歐」的國家戰略,也將對東亞地緣政治格局產生深刻的變化。本報編譯組特別摘譯了《日本的新道路》一文的主要內容,並委請特約撰述方無隅先生發表評論,以供讀者們參考。

我們不能忘記自己的身份:我們是位於亞洲的國家。我認為,正在日益顯現活力的東亞地區必須被確認為日本的基本生存範圍。所以,我們必須持續建立覆蓋整個地區穩定的經濟合作和安全框架。

金融危機讓許多人意識到美國單邊主義的時代終將結束,也開始懷疑美元作為主要的全球通貨的永久性地位。我還認為,伊拉克戰爭失敗和金融危機的結果,將導致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時代壽終正寢,我們正邁向一個多極化的時代。但是,就現狀來說,既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取代美國的支配性地位,也沒有哪一種貨幣可以取代美元成為全球主要通貨。雖然美國的影響力正在衰退,但在未來的2030年間,美國在軍事和經濟實力上還是居於領先的地位。

當前的事態明確表明,中國將成為世界上主要的經濟體之一,同時也將持續地擴張它的軍事力量。在不久的將來,中國經濟的規模將超過日本。一旦,日本身陷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霸權爭奪,應如何保持自己政治和經濟的獨立,並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不僅是日本,亞洲其他的中小型國家也關注這個議題。它們希望美國的軍事力量有效地維護區域穩定,但是也希望約束美國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過激行為;同樣的,它們希望降低來自中國這個鄰國的武力威脅,但同時確保中國有秩序地擴張經濟。這是加速區域一體化的主要因素。

現在,不管是好是壞,作為超國家的政治和經濟哲學的馬克思主義和全球化都已經陷入停滯,民族主義正再一次地在各個國家起主要的作用。在我們設法建立國際合作的新架構之際,我們必須克服過度的民族主義,建立規則化的經濟合作和區域安全的道路。

不同於歐洲,這個地區的國家大小、發展階段和政治制度都有所差異,因此無法在短期內實現經濟一體化。然而,我們應該走向區域貨幣一體化,將它視為是快速經濟增長的自然延伸,這個經濟增長始於日本,隨後發生在南韓、台灣和香港,最後又在東盟和中國得到實現。我們必須著力於建設對鞏固貨幣一體化至關重要的永久性安全框架。當然,建立亞洲共同貨幣可能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而這樣一種單一貨幣帶來政治一體化所需的時間無疑會更長。

東盟、日本、中國(包括香港)、南韓和台灣的國內生產總值目前佔世界的1/4東亞地區的經濟實力和該地區內部相互依賴的關係不斷擴大和深化。因此,成立區域性經濟集團所需要的架構已經存在。另一方面,由於各國的安全利益互相衝突以及存在著歷史和文化衝突,我們必須承認存在著許多政治難題。例如,在日中之間、日韓之間無法通過雙邊談判來解決日益尖銳化的軍事衝突和領土糾 。雙方對這些問題討論得越多,情緒越被激發、民族主義加劇的風險也就越大。

所以我認為,只要邁向更大程度的一體化,則阻礙區域一體化的問題才能真正得到解決。歐盟的經驗告訴我們,區域一體化能夠化解領土爭端。我認為,區域一體化和集體安全是我們在實現日本憲法主張的和平主義和多邊合作原則方面應該遵循的道路。這也是為確保日本的政治和經濟獨立,以及置身在美中之間的夾縫中,追求我們自身利益應該遵循的道路。

原文刊載於《紐約時報》200982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