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毒蘋果札記---2. 二○○九‧十‧九‧《蕭三 ─ 五一節》(施善繼)

 施善繼

為何非得選《蕭三》?千挑萬覓通過深思熟慮,我不單單鍾情於它,它對全球億萬勞動人民的意義非比尋常。什麼《蕭三》,即蕭斯塔科維奇完成於一九二九年的《第三號交響曲》(《五一節》),為管弦樂和合唱譜寫;歌詞;謝‧基爾薩諾夫詩;降E大調,作品20。

一九八六年冬末,映真向我索要音樂材料,他說他計畫將之揉入正在構思的一篇創作的框架裡頭,他大致告訴了我那篇小說的梗概。我縝密甄選的結果,蕭斯塔科維奇脫穎而出。雀中蕭氏的音樂,我的初衷原非完全著眼蕭氏病逝時英美媒體《泰晤士報》、《紐約時報》對音樂家的讚揚,類如「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共產主義和蘇維埃政權的堅定信徒」或「一位有時受到嚴厲的思想意識批判的堅定的共產主義者」等語。


我彙整身邊一大摞相關的軟硬件進行聽審嚴篩,除了從全數蕭斯塔科維奇挑出的第2、第3、第5、第11、第12五首交響曲,還包括蕭氏寫於一九四七至四八年間的《青年近衛軍》電影配樂,作品75a,與寫於一九六七年另一首紀念革命五十週年的交響詩《十月》,作品132。其他另有舍巴林一九三一年用馬雅可夫斯基的長詩譜寫的戲劇交響曲《列寧》;普羅科菲耶夫一九四七年為紀念十月革命譜寫的節慶音詩《三十年》A大調,作品113;以及哈恰圖良、艾什帕依、謝德林等人譜寫的樂曲。我建議的某些樂段,均邀請映真到我的音箱前,一而再的聆聽,不斷的重複斟酌。

《趙南棟》這個中篇,映真終於把它發表在一九八七年六月號,第二十期的《人間雜誌》上。四個人物貫串了小說的啟承轉合,而《蕭三 ─ 五一節》這首兼有合唱的交響曲,映真化成他自己的文字溶入第三個出場人物「趙慶雲」那一章裡。

勞工運動血淚斑斑的歷史,將終於何時?誰能予知勞工真正的翻身與解放之日?

關於《五一節》的詳盡,林書揚先生有一篇寫於一九九零年五月一日的宏文《百年奮戰‧永誌不忘 ─ 五一國際勞動節百年紀念》,收錄在他《從二‧二八到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書內第304至311頁(時報文化出版/歷史與現場/1992)。林先生這一篇宏文,恰好可以從旁輔助人們解讀陳映真圈定《蕭三 ─ 五一節》的絕密,台灣讀者何其幸運,聽見俄蘇作曲家蕭斯塔科維奇的音樂,在陳映真的小說裡激揚跌蕩綿延不絕。映真驅策他筆底的人物「趙慶雲」,在他的小說中指揮演出《蕭三 ─ 五一節》,這永恆的一幕,鑲嵌在小說中,小說家瞭若指掌,台灣一地永遠也聽不到這首樂曲的實況演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