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防火,防盜,防河南人?(林怡君)

2002年4月間,一本《河南人惹誰了》的圖書,熱銷全大陸,名列新華書店年度暢銷書排行榜第八名。這本書的熱銷,把原本「暗流」在民間已久的關於河南人的種種談論,搬上了檯面。

這本書熱銷的背景,是近幾年來,當人們談天說地聊起中國地域文化差異時,河南人經常成為「主角」,各種笑話中那個「吹、騙、假」的角色都成了河南人,一個個順口溜不斷地給編造出來,諸如「防火,防盜,防河南人」、「十個河南人九個假,還有一個盲聾啞」等等。河南人在全國人民心目中的形象,簡直壞到了極點,「妖魔化」河南人甚囂塵上。

最有代表性的一個笑話,說到在解放戰爭(國共內戰)時,英雄董存瑞臨危受命,扛著炸藥包前去轟炸敵人的碉堡。給他這項任務的是一位河南籍的班長。班長答應與他一同完成任務,只是讓他先行一步。但董存瑞到了指定地點時,發現班長並沒有跟上來。這時,董存瑞已沒有退路,為了完成炸毀碉堡的任務,於是以自己的身體當支架,用手高托炸藥包,拉開引信當場壯烈犧牲。在犧牲前,董存瑞喊出最後一句話:「千萬不要相信河南人!」。

通過這些類似的笑話,河南人不守信用、賊頭賊腦、騙子的形象,不斷地被誇大複製,成為人們的刻板印象。

綠豆芝麻吹上天

昔日說:「京油子、衛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但現在人們早把「吹牛大省」這個封號送給了河南。更替河南人編造了一個新世紀的四大構想,說是「給宇宙裝空調,地球刷紅漆,萬里長城貼瓷磚,炸平喜瑪拉雅山」。

1990年代初,亞細亞商場在鄭州開幕,掀起了一陣旋風。「亞細亞」一看自己這麼受歡迎,便樂暈了頭,發出豪語:「到2000年,要在全國開設325家連鎖店,年銷售額到500億元人民幣,在全國商界排名第一」。然而,急速擴張也導致泡沫更加迅速的破滅,風風火火的「亞細亞」,短短九年便落幕。

1995年,鄭州一家紅高粱燴麵館開張,這家占地不到100平方米的小餐廳,開業僅幾個月,業績就突破萬元人民幣大關。老闆又發出豪語:「到2000年要在全世界開2萬家連鎖店,挑戰麥當勞,叫板漢堡包。」豪心壯志不僅沒有達成,2001年初還傳來紅高粱董事長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公安機關逮捕的消息,這個曾被媒體炒爆的紅高粱,又退出了舞台。

這些都成了人們說明河南商界「愛吹噓」的著名例子。細究河南人的「吹」還是和北方人不太一樣,北京人的「侃」多是天文地理,吹些和自己沒什麼關係的事;東北人的「吹」,多為顯示自己能幹、愛面子的一種表現。而若從「逃荒心態」來理解河南人的「吹」,可以知道這其實是逃荒者出門在外的一種心理反射,也可以說是河南人土沒見過什麼世面,自己有個一畝三分地或者一點小寶貝,就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東西,而「吹」得無比光榮。

小孩把戲騙死妳

「十億人民九億騙,河南同胞是教練,總部設在駐馬店(位於豫南的一個城市)」,甚至還有一個笑話說:「火車在途經河南時,發出的聲響是:騙死你、騙死你……」。「騙子」這頂帽子簡直已經牢牢戴在河南人頭上,但若細究許多河南人行騙的個案,很容易發現,河南人的騙術其實並不高明,可以說是屬於「騙小孩吃糖」的那種。

譬如,在街上碰見兩個河南老頭,可憐巴巴眼眶泛紅地跟你說,來北京找親戚,結果找不著,錢卻花完了,已經三天沒吃飯,能否給他五塊錢吃兩個饅頭。雖然河南人的騙術不高明,但總還是有人相信。或者正因如此,才讓上當者更加惱羞成怒。如果是被比你聰明的人騙了,可能還心悅臣服,但事後發現竟是給這等三歲小孩的把戲耍了,「妖魔化河南人」就自然不在話下了。

「造假」儼然成了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發家致富的必經之路。最著名的案例,莫過溫州的假鞋、福建石獅的假藥、山西朔州的假酒。而河南登上「造假舞台」受人矚目的第一案,是1993年周口一家藥廠將生產的獸藥當人藥賣,行銷十多個省,獲取了暴利。此案一出,自然轟動全國,引起極大的民憤。

2002年,還有一個更匪夷所思的造假案,在許多省市的市場上都發現用保險套做成的綁頭髮用的橡皮筋,經追查發現製造工廠就在河南沁陽的農村。造假在河南,經常是一整個村家家戶戶齊生產,把某樣假貨幾乎發展成為一個「產業」。這個「假橡皮筋」,當然也不例外。現今,像溫州等都早已擺脫了造假的臭名,河南卻又成了造假的代表,甚至還有笑話取笑連河南人自己都是假的。

不幸的逃荒經驗

河南乃中原之地,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何以如今的河南人被民間口傳文學「醜化」到這種地步?普遍認為,是因為河南經濟相對落後,再加上自1999年以來,一連串震驚社會的重大新聞──諸如毒大米、假棉花、愛滋村、上市公司造假虧空、洛陽丹尼斯百貨(台資)大火燒死309人等等,河南負面形象的報導在媒體密集曝光,使得拿河南人說事,有了一個廣闊的空間。
河南人給人「吹、騙、假」的印象,或許還得從近代歷史上河南的不幸遭遇來找答案。

1938年,抗日戰爭已經開始,蔣介石為阻日軍西進,採取「以水伐兵」的策略,下令將花園口(地處鄭州北面)決堤,黃河水洶湧而出,一瀉千里。此舉造成了往後8年黃河改道南流,奪淮河入海,黄泛區遍及河南、安徽、江蘇三省,而其中以河南受害最為嚴重,900多萬畝耕地被淹,47萬人死亡,數以百萬計的河南人往外「逃荒」。

共產黨當家後,1954年又決定在河南境內的黃河三門峽建水庫,當時還請了蘇聯專家來做設計方案。很快地,1960年三門峽水庫開始運轉,但更快地,不到一年的時間,渭河流域淤積了大量泥沙,河床抬高,大遍良田浸沒,土地迅速鹽鹼化。黃河成了一條地上懸河,鹽鹼化的土地不能耕作,河南人又開始往外「逃荒」。

1959至1961年的「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河南的災情也非常嚴重,餓死非常多人,這使得河南的矛盾更加激化了。在此時成長起來的一代人,他們小時的成長經歷所造成的影響,自然會深深地烙印在身上。

吹騙假土得掉渣

當代歷史的發展似乎不斷地「出賣」河南,而「逃荒」的生存經驗也深刻地影響了河南的兩三代人。如果說今日河南人的形象是「吹、騙、假」的話,那麼這或許都跟他們的「逃荒經驗」以及由此轉變而成的「逃荒心態」有密切的關係。逃荒之人,當然是可憐的,但同時也容易受人歧視。逃荒者為了求得生存,當然就得靠他們的一張嘴來「坑、矇、拐、騙、詐」。

說起來,河南人的長相基本上都是端端正正、相貌堂堂的,並不猥瑣。河南人的「吹騙假」,最終還歸結在一個「土」字上。這種「土」當然是因為河南在這幾十年來,連連錯失了發展機遇,改革開放後也沒趕上這場經濟大潮。想學別人發財致富的道路,但又學不像。就好比用保險套造假綁頭髮橡皮筋的例子,這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出的餿主意,但河南人就當真做了。就是沒法像溫州人那樣,即便造假,也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