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美國軍工復合體與歐巴馬對華政策 (王志軍、陸丕昭)

美國對華政策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和牽制,其中利益集團就是一支重要力量,而能量巨大的美國軍工復合體就連歐巴馬也難以與之切割,將會對歐巴馬任期內的對華政策產生負面影響。

尋找濳在敵人的軍工複合體

每一國家都有自己的軍工企業,但在當代世界,除美國之外沒有一個國家的軍工企業與政治聯繫得如此密切。經過40多年發展,該利益集團由最初的五角大廈/國會/軍工企業結合體,逐步發展成為由「臃腫龐大的軍事部門、大軍工企業、新保守主義的好戰政府與受強大軍事院外遊說集團影響的國會、好戰思想庫和媒體宣傳機構」等五大支柱構建的利益共同體,他們「構建了一個足夠緊密的涵蓋軍人、工業家、政治家、趨炎附勢者和輿論宣傳者的利益聯盟,推動民主政府始終走在戰爭經濟的道路上」。

軍工復合體一以貫之的手段是強調新的挑戰或威脅、尋找新的或潛在敵人,藉以影響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推動增加國防開支,謀求自身利益。其運作方式如下:一是通過建立「旋轉門制度」直接影響政府決策;二是通過院外遊說影響政府決策;三是通過大量政治捐款支持有利於軍工集團利益的黨派或人士,換取他們當選後的回報;四是通過思想庫、媒體影響整個美國社會。

歐巴馬無法與其徹底切割

歐巴馬本人當選得到了軍工復合體的巨額資金支持。據美媒體透露,美主要國防合同商為此次選舉捐出巨款:「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向選戰雙方投入了2,612,219美元,其中的49%給了民主黨;波音公司捐助了2,225,947美元,58%捐向民主黨;通用動力公司向兩黨提供了1,682,595美元;諾斯諾普‧格魯曼集團花費了2,000多萬美元雇佣遊說集團影響國會;雷神公司花在院外遊說上的費用就有600萬美元」。接受巨額贊助的歐巴馬必然要回報軍工復合體,他提名雷神公司的副主席威廉‧林恩為國防副部長就是明證。

此外,化解金融危機的艱巨任務也迫使歐巴馬支持軍工企業。軍工景氣是美國經濟發展的「秘訣」和原動力之一,軍工復合體與美國經濟有根本利益一致性。美國佔了世界軍火貿易的近四成。軍火貿易不僅給美國帶來豐厚利潤和重大政治影響,而且會帶來大量的就業機會。據統計,美國每增加 10億美元的武器出口,就可解決2萬人的就業。無論是為維護社會穩定,還是復甦經濟,留給歐巴馬的選擇不僅是維持強大軍工企業,而且還要依靠強大的軍事力量來控制因經濟危機而造成的國際、國內不穩定局勢。

可以說,美國的經濟結構、政治生態、社會氛圍決定了歐巴馬必然要支持軍工復合體,奉行著軍工復合體所希望的政策。

將中國塑造成美國的濳在敵人

軍工復合體作為一個在攻擊性外交或軍事政策中獲益的利益集團,「需要戰爭,而且是依靠許多持續的戰爭來維持繁榮。一場熱戰會使舊的裝備被維修和替代,而為了確保獲得鉅額的軍事預算來發展更加致命的武器,他們需要有一個持續的擔憂和易受傷害的氣氛」。他們必須找到一個有「說服力」的對手。冷戰結束以來,美國軍工復合體一直試圖把綜合國力快速增強的中國塑造成「美國的敵人」。

1.美國軍工復合體對歐巴馬對華政策運作生效

一、是繼續執行2000年美國國會通過關於每年發佈中國軍力報告的法案,國防部還指責中國有巨大「隱性軍費」。歐巴馬不顧中國強烈反對,批准國防部發佈《中國軍力報告》,至少表明其在心底裡是認同軍工復合體將中國視為對手的政策。

二、是在南中國海兩國海軍對峙事件上態度和立場強硬。歐巴馬上台伊始,對華政策尚未定型,發生了中美艦船南中國海對峙事件。各國情報艦船在海上發生衝突時有所聞,美國海軍監測船在南中國海的行動並非第一次,中國阻攔美國監測船也絕非第一次。美國軍方卻鬧到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顛倒黑白」地把美國船隻的「非法活動」,誇張為中國「在軍事上似乎越來越咄咄逼人」,渲染美國海軍監測船受到了中國船隻的欺負,並把這一美國侵犯中國主權的事件,與2001年小布希上台時同樣由美國引起的「撞機事件」聯繫起來,誣蔑中國「按預定時間發難」,對新總統進行「初期測試」。針對美軍方高調炒作,歐巴馬沒有採取有力措施加以制止,卻批准派出一艘重裝備的導彈驅逐艦「鐘雲號」前往保護「無瑕號」,繼續在南中國海活動,以致美國海軍進入中國經濟專屬區事件再度發生。不久以前,美國又將瀕海戰鬥艦調到西海岸城市聖地牙哥,監視中國軍方動靜。

三、是延續干涉中國內政的政策。在台灣問題上採取平衡政策,允許美軍售台武器。2月19日美國《空軍時報》報道,美國海軍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達成協議,向台灣出售總價13億美元的12架P-3C反潛機。歐巴馬還提出在夏威夷舉辦兩岸軍事交流,魚和熊掌兼得的心態昭然若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第111屆國會就職以來,通過了涉及中國問題的提案多達30餘件,其中「大約有40%的提案明顯不利於中國」,甚至公然干涉中國內政。

四、是強化在亞太的軍事存在,對中國進行進一步戰略遏制。美國一些智庫不顧中國軍隊信息化水平落後的事實,反而散布中國已經逐步建立起了全面的軍隊,「會讓美國無法維持其在亞太地區軍事優勢、削弱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最終動搖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地位,甚至是在亞洲的影響變得所剩無幾」。受此影響,歐巴馬明確表示要加強在亞洲地區的軍事力量,部署10萬以上部隊。

2、歐巴馬對華政策總體穩定中仍然存在很大變數

首先,歐巴馬是接受了上層主流價值的美國總統,其效忠於「美國利益」和維護國家安全這一宗旨沒有絲毫改變。歐巴馬的戰略目標是重塑美國形象、實現世界霸權。維持全球軍事優勢是其實現目標的三大支柱之一,必然會對任何可能挑戰美國的國家進行遏制。

其二,實用主義外交傳統將對歐巴馬對華政策產生消極影響。一旦中美共同努力渡過了充滿暗礁與險灘的金融危機這條河流,美國成功上岸、實力恢復,其對華政策出現反復將不是意外。

其三,通過「接觸」來「遏制」中國,將是歐巴馬的長期政策。歐巴馬及其團隊主張「接觸中國,是為了改變中國」。他們提出「巧實力」外交,實際上是對軟實力和硬實力交替使用。因此,通過軍事優勢「遏制」中國,將是美國對華重要手段。

其四,干涉中國內政的事件仍會時有發生。美國「以台制華」的戰略不會變,歐巴馬強調「大陸和台灣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舉動都是不可接受的」。在西藏問題上,要求歐巴馬會見達賴或其代表的勢力強大。為了回應美國國內人權分子「拿人權換金錢」、無視中國「人權劣跡」的批評,標榜新進步主義的歐巴馬干預中國人權問題恐不可避免。

其五,美國新國會政治生態制約歐巴馬對華採取積極政策。新一屆國會中,熱衷於包括台灣、西藏在內的中國事務的議員明顯增加,共和黨共同主席林肯‧迪亞茲—巴拉特就是台灣的堅定盟友。眾院「台灣連線」多達134人,而2005年6月成立的「美中工作小組」不過20多位成員。這種格局,導致新國會就職以來通過了大量不利於中國的提案。最近關於西藏問題的決議案,得到「國會眾多議員的支持,投贊成票的高達422人,參與投票的議員中只有1人投了反對票」。美國大小1600多個智庫都熱衷於研究中國,特別是中國軍事,誇大「中國威脅」是他們的「錢袋糧倉」。民間對中國態度也比較消極。

上述這些因素,許多本身就是軍工復合體長期運作的結果,有些即使與軍工復合體沒有直接關係,但也被他們用作對政府決策施加影響的資源,美國成了一個能夠產生持久政治影響的軍事化社會。因此,歐巴馬向軍工復合體靠攏的可能性很大,中美關係仍然面臨挑戰,我們必須高度重視、未雨綢繆。

摘自2009年第9期《中國社會科學文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