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鞋子與鏡子----南洋姐妺社群劇場

鍾喬(差事劇團 團長)

「如果我們的努力只是演戲而已,觀眾們也只是黙默地看戲,那麼心碎的只是我自己。」 
~南洋姐妺劇團 洪金枝

        「南洋姐妺劇團」成功地推出了首演作品:「飄洋的夢想」、「雨中的風箏」,一定程度地揭開了民眾戲劇,超出社區劇場市民美好想像之外的界限。並在議題導引和演員內化角色生命上,有著顯而易見的進步。


對話培力與庶民美感並重

民眾戲劇無論在社區或社群,都重視過程的對話與成果的展現。可以說,沒有過程的展現,便無法凸顯「培力」(Empowerment)的意涵;但,話又說回來,如果只為「陪力」而專注於過程,無論如何,都沒能量拋出有庶民美感的戲劇生命,在面對觀眾的同時,演出便顯得貧乏。

因而,同時觀照過程和成果,既重視組織性且開發藝術性,是「南洋姐妺劇團」找到南洋姐妺自身在劇場表現中自主性的必經之路。在這路中,個人的生命感又是通往群體公共性不可避免的途徑。

因而,我從金枝的話語中,學習到如何面對成功之後,下一個階段繼續前行的可能性…。現在,回想起來,我有這樣的感想,分別從鏡子和鞋子兩樣生活中的日常必需品而來。

鞋子,是移動的護身符

年初開始,劇場來了親切的朋友。她們是南洋姐妺,每隔一週的週日,都會在排練場裡現身,初初有些生澀,不那麼放得開自己的聲音和肢體。但,這樣的日子沒有很長,很快地,便有朗朗笑聲不斷地從劇場的週遭傳出,肢體也在遊戲和即興練習中解放開來。

有件事特別有意思。姊妺當中的好些人會帶孩子來參加工作坊,於是便在劇場的二樓會議廳挪開了桌椅,開闢了小型空間,為兒童戲劇工作坊創造了新的場域。

媽媽們經由戲劇互動交流的同時,孩子們也有了一起學習的玩伴。所以,週日的劇場,總是熱熱鬧鬧,卻又互不甘擾,像似熱絡的市井,自有其生活的軌道。

一回,工作坊結束,我急著趕去搭車,到了門口,卻發現一双鞋只剩一隻鞋,我找了又找,心中有些急,想說這下怎麼踏上馬路,趕往地鐵的方向去…不一會兒,才在門縫旁找到了另一隻鞋。双腳踏實,因為腳底下有了鞋。肩上揹著包包,這才感覺不那麼沉重地上了路。

走路,總須要鞋才行,它像移動的護身符,幫我們從一地送到另一地。這就讓我聯想起姊妺們的人生:從南洋家鄉嫁到島嶼此地來,飛行距離就算不遠,心頭卻不會那麼近的,特別是思鄉的時候…。

跨越邊境,為自己命名

然而,她們畢竟是跨越了邊境,這是生活裡最真實的事情。這個跨越,也開啟了她們重新追尋自身主體的歷程。這歷程,在鮮活中不免是歷經層層關卡的…「誰?我是誰…嘔!她們叫我外籍新娘…嘔!不…沒的事…我想重新找到自己的稱呼…」

命名。為自己重新命名。是這個稱呼的內在實質,一點兒都不是給自己一個表面的名子,就可以安心的事。命名,關乎內心的感覺,這感覺又和社會結構下,怎麼個被看待習習相観。

就這樣,從南洋來的姐妺,走了一段又一段的漫漫長路,若不是靠著腳下那双經得起風雨、日照的鞋,當真還難以稱自已是「新移民女性」呢!

鞋。在我腳下的,在姐妹們腳下的,都從此有了新的意涵。至少,隔個週日,我們的鞋,將彼此拉到劇場裡來碰面,少一隻都不行的…。是的。我們靠近,在劇場中找尋相互的主體,這就得敞開心門互相學習。哪一天,又有誰的鞋掉了!我們一起幫她找,不讓她孤單地ㄔ亍在茫茫的陌路上。

鏡子,舞台與生活互相映照

劇場排練室裡有兩面大得抵到牆頂的鏡子。大伙兒光著腳鴨子在地板上穿來跑去,為的是這樣或那樣的身體表達的遊戲或練習。

有姐妺停了下來,在看鏡中的自己,女人愛美,誰不是!這是平常的一件事。我自然也這麼想,但,有趣的是,這不是家裡臥室或客廳中的那面鏡子,反映在鏡面上的,便也除了看鏡子的人之外,還有其他人的背影或側影,又或也在看鏡子,卻心情截然不同的姐妺的表情和肢體。

劇場裡常說,鏡子照出來的,除了表相的自己之外,還有心理的自己。當然,另有其他一起在鏡面出現的伙伴。這是有意思的另一件事,讓我們好好說它吧!首先,心理的自己,就是戲劇免不了要角色扮演,但在社群(或社區)劇場裡,這角色通常不是由劇作家寫下,再由導演分派給演員的。而是,從即興練習中,由演員的內心穿透身體而表現出來的,這時,演的就再也不是和自己生命情境無関的某某人了!

這樣來了解劇場中的鏡子,便會明白,就算不去照真的鏡子,每一個登台的姐妺,其實心頭已有一面鏡子。因為,在舞台上喜怒哀樂的那個人,心中的鏡子就擺放在舞台下的日常生活中;相反地,在日常生活中凖備或偶而想起舞台上的自己時,也有了一面看不見的鏡子,擺在舞台上。

怎麼來,就一起怎麼去

這是戲劇帶給人反思自己、看見自己、找尋自己的機會,錯過了!就變成了會搞笑的藝人或得最佳演員獎的大明星。因為,表演於她/他們而言,是換得聲名或財力的專業技能;於姐妹們,卻當真就為了更明白双腳踏著的真實人生。

人生。每一個活著的人都有。當有人進一步問自己,「我從哪裡來?又要往哪裡去?」這時,劇場的那面鏡子,便又會闖進問這些話的人的人生中。因為,人不是孤立地活在荒島上的魯賓遜,人和社會中自己所屬的群體関係緊密。於是,鏡子裡有了其他的姊妺…一起現身,先是看人生這齣戲的「我們」,而後,漸漸轉變成演人生這齣戲的「我們」。共同尋找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方向,攜手走在社群劇場的道路上。

這路上,每個人双腳下有双鞋。走得也不一定就沒差沒錯,有時還南轅北轍也說不準。但,這不打緊,是必經的,有了鏡子照出大家的面孔,照出相互的感覺和理解,再一起出發時,那鏡子會提醒每双鞋:「姊妺啊!別用異樣的步子,走向逃跑的移工,說她/他們破壞了新移民的形像噢!」。更別因為上台演戲,為了博得掌聲,拼命粧點自己,而忘了一起在台上的伙伴。

我們怎麼來,就一起怎麼去,心中有面鏡子照著互相;腳下有双鞋,尋找和我們處境相同的人們,共同的出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