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為了餬口飯,走壞八雙鞋---進退不得的大陸配偶

 ■ 李文吉

        犇報報導了兩個大陸配偶的故事後,透過「移盟移工聯盟」和「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的努力,官方做了個案處理,有了比較好的結果:劉茜的12歲的兒子已經來台和她團聚;來台依親再婚的楊琳琳,不用再回大陸住一年婚姻監,合法成為台灣公民。恭喜他們兩家人,也祝福他們。


        無論在哪個社會裡,婚姻都是人生的重大抉擇與決定,而家庭則是社會生活的最小單位,安定與否直接關係到社會與生產的穩定。說得具體些,雖然家庭與夫婦是再常見不過的現象,兩個新人在結婚後的幾十年間,朝夕緊密相處,可以是天賜良緣,也可能是遇人不淑,真是對於社會制度、家族與個人的巨大考驗。劉茜與楊琳琳的台灣姻緣可以說是幸福的。但是也有很多大陸妻子過得很辛苦,常見的有夫家貧困、丈夫老邁、孤單無助、家庭暴力、外遇、離婚、遣送出境等等現象。

        透過「台灣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王娟萍的協助,我們到龍潭的桃竹苗分會採訪宋梅芳、陶啟光與藍莉瓊三位大陸配偶。她們遇到喪夫,離婚和家暴等問題與繼續居留的難題。

個案一:
賣為人婦,弟弟拿錢去結婚

宋梅芳今年60歲,出生在福州的農村,20歲那年被以350塊錢(其中的150元給弟弟結婚用了)賣到福清。人口販子強迫她嫁人,到了警察局,她不願在結婚證書上蓋手印,婚後以淚洗面,常被丈夫毆打。公安到家處理,弄清楚這段買賣人口與婚姻後,把那個介紹人判刑15年。她的一兒一女都二、三十歲了,都不孝順,和她也沒聯絡。目前娘家還有個81歲的媽媽,靠她寄錢回去撫養。

說到嫁到台灣的過程,宋梅芳一再重複的說:我先生對我很好,還拿出他親筆寫的證明書,上頭寫著:

「敬啟者︰
我和宋梅芳是夫妻,
承梅芳照顧我四年多,
我們兩人為夫婦,
決無任何問題。
特此證明。
夫 姜振揚啟」

簡單幾行字,背後有著多少恩愛與折騰?

老兵+陸婦,折騰了一對窮人

梅芳說,她有個妹妹先嫁來台灣,她和媽媽來台灣探親,才認識了姜振揚,知道他是1942年出生的,是老兵。之後他幾次跑到大陸向她求婚,她才嫁給他。這次的婚姻算是她自由自主決定的,所以來台後生活再苦她都咬牙撐著。她說:

我嫁給他來台灣之後,他女兒說她爸爸亂花錢,那一萬三千多塊錢的退休月俸由她保管。我們就過著身無分文的日子。剛開始時,我找眷村的朋友借錢,每天買一瓶酒、一包檳榔給他吃,後來我到處打工賺錢,頭兩個工作都沒拿到工錢,因為沒有工作證,拿老闆沒辦法。後來在衣蝶百貨做勞力派遣的清潔工,有拿到工錢,但沒多久,衣蝶也倒閉。現在我在一個菜園當拔菜工人,一個小時有80塊錢,但不是天天有得做,每個月還要繳3500的房租和健保費,日子是夠辛苦的了,但她就是要爭一口氣。她說: 

「我們是2002年在福州結婚的,我在2年後來台灣,以依親名義住了四年,去年滿6年我想申請長期居留與身分證,但是他去年12月因鼻咽癌過逝,今年4月移民署來家裡尋訪,說我先生和我沒有同居的事實,不能批准。」

人都死了,當然不住一起

為了這事,宋梅芳經常跑移民署,讀書不多的她進了官衙,滿肚子火氣和滿臉淚水把甚麼辦事員和主任都惹毛了,見到她就說那個瘋子又來了!收了她2500塊錢的申請費,也不讓她拿到身分證,就是一再推拖拉。還有某個立委的助理,騙她6萬塊錢的疏通費,而且房東氣她找來移民署官員上門,當晚把她的行李丟到門外,硬把她趕出門,她衣物裡的5000塊錢也不見了。她那晚走投無路,睡在火車站的地下道。   

人都死了,當然不能住在一起啊!這麼簡單的事實和邏輯,就是被卡在移民署,而她的居留證到今年12月就要到期了。 

對於梅芳這個案子,熟悉新移民困境的王娟萍指出,梅芳的案子已經送到監察院陳請,正進行調查中,是卡在舊版與新版的移民法的不同年限。今年夏天修法後大陸配偶的「移民監」從8年縮短為6年,而且來台後不須工作證即可工作。但是現在移民署要梅芳先出境再入境,等一年可拿身分證。但是她這麼窮,哪付得起往返旅費呀,我們的移民法是按照白人富國的標準編寫的,都沒考慮大陸配偶的實際狀況。

個案二:
有錢有車,騙來台灣當老婆

台灣新郎娶大陸配偶的實際狀況多數是,年紀七、八十歲以上的老兵娶四、五十歲以上的大陸妻子,雙方都是社會底層的貧窮弱勢族群,遇到問題想走後門,都沒有權勢這個利器。另一位大陸配偶陶啟光的善良性情使她的遭遇更加淒慘。

陶啟光今年52歲,原本是大陸國家機構「地質探勘隊」的職工,工作收入都穩定,二十年前因為先生搞外遇而離婚,她獨自把一對兒女教養成人。為了嫁來台灣,她離開地質隊,退休金幾萬塊錢一次領了,因為台灣的先生一直跟她要錢!這是台灣壞男人欺騙大陸好女人。

掏光積蓄,把她趕回大陸去

陶啟光1957年生於貴州北部,17歲那年嫁給到貴州出差的地質隊職工的前夫,然後就遷到福建龍岩的夫家,她也加入地質隊。生了一男一女後,先生有了外遇,兩人離婚,二十幾年她沒再嫁。

「我在龍岩有個姐妹淘嫁到台灣來,問我要不要去台灣,說甚麼台灣人素質高的,就介紹了他給我。我和他是在2006年結婚的,2007年來台灣。回想起來,他大概是看上我有錢有車子吧,叫我買好貴的安溪龍井茶帶來,那一斤好幾千塊啊,他沒給我錢,我又不好意思跟他討。哪知道我來台灣不久,他不斷叫我拿錢出來投資,不給他就揍我,逼我跟他離婚。沒多久他就再跑大陸去拐騙別的女人去了。我帶來的一些生活費半年就花光了,這兩年來我整天整夜走在街上撿寶特瓶,已經走壞八雙鞋子。」  

跟我離婚,我請你吃牛肉麵

她先生現在躲進八德榮民之家,不和他見面,還把家門鎖了,讓她無家可歸,故意要造成「夫妻沒有同居」的事實,讓她被遣送回大陸,真是個玩弄法律的惡棍。陶啟光說,我的鄰居、里長、民代都願意幫我做證,我是誠心誠意要來找個「老來伴」,絕對不是假結婚的啊。她先生打離婚官司,三次都敗訴,跟她說,你跟我離婚,我請你吃牛肉麵。

有人唆使她去賣春,一次賺個六百一千的,都被她罵走了。現在那個介紹她來台的大姐,也覺得自己亂點鴛鴦譜,害她流落在街頭,睡大廟,睡騎樓,就把她接過去她家住。目前陶啟光在醫院、安養中心當看護工,一天可領到七八百塊錢。那個先生其實也是八十幾歲的老頭子了,為什麼要嫁給他?為什麼不回大陸老家?娟萍問她。娟萍說,對於這類的不幸婚姻,只要是來台灣沒幾年的個案,她都勸她們:回家吧!回家。硬要留在台灣,如果變成非法居留的「黑人」,躲躲藏藏,連性命都可能落到人蛇集團手裡,何苦呢?


個案三:
多快好省當後娘,哪有退路

和陶啟光一起來分會的藍利瓊也是二年前才來台灣,和梅芳、啟光比起來,她看起來能說善道,精明強悍多了。她說,我這個台灣先生也是老兵,兒子女兒都很會讀書賺錢,月薪十幾萬,可是他們要把我趕出去,我就和他們來個文鬥,說服他們,有我這個後娘照顧他們老爸,是多快好省,他們才接受我。我在我們那個小區後山開墾荒地種菜賣,很多大陸配偶和台灣也跟著拿起鋤頭來!

藍利瓊說,他們嫁來台灣,很多人已經沒有退路,因為回大陸被親人瞧不起,甚至有的少數民族還會開宗族會議把妳掃地出門。所以再苦也要撐下去,畢竟在台灣還是比較有打工賺錢的機會,而且大多數台灣人還是很接納我們,很有人情味的。

關於家庭暴力,王娟萍再三提醒大陸配偶,一定要去醫院驗傷,警察局報案,更要申請保護令,否則案子就不會成立。但是大陸配偶一旦離婚就必須離境,對於已經來台育有子女的陸配,這條法律,實在是不合乎人性的惡法,應該早日修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