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文創產業與農村改造---《印象‧劉三姐》所造就的農村新風貌


【編按】澎湖的「博弈公投」之所以失敗,涉及諸多政治經濟與社會文化的課題,但其中,一人們普遍的質疑卻非常醒目:新產業的發展,到底誰獲利?就像電影《海角七號》裡的經典對白,山也BOT,海也BOT,除了養肥財團,在地人又獲得什麼?然而,對照於張藝謀的著名實景秀,《印象‧劉三姐》的桂林經驗似乎讓文創產業與農村在地的結合有了新的可能…

劉三姐的故事

劉三姐是壯族民間傳說人物。其傳說最早見於南宋王象之《輿地紀勝》卷九十八《三妹山》。明清以來,有關她的傳說與歌謠文獻記載很多,壯族民間口耳相傳的故事與歌謠更為豐富。據傳劉三姐為唐代壯族農家女,年幼聰穎過人,被視為“神女”。十二歲能通經傳,指物索歌,開口立就。自編自唱,歌如泉湧,優美動人,故有“歌仙”之譽。三姐四處傳唱歌謠,慕名前來與她對歌的人絡繹不絕,但短則一日,長則三五天,個個罄腹結舌,無歌相對,羞赧而退。然而她的才華卻遭到流氓惡霸的嫉恨,後被害死於柳州。傳說她死後騎鯉魚上天成了仙。也有的說她在貴縣的西山與白鶴少年對歌七日化而為石。還有的說財主莫懷仁欲娶她為妾,三姐堅決反抗,莫懷仁買通官府迫害三姐,三姐乘船飄然而去。總之,劉三姐的傳說因象徵著才女對抗封建社會的迂腐而廣受人們喜愛與流傳。


張藝謀的《印象‧劉三姐》,結合了自然景觀、民族風族、地方文化特色,以及先進的聲光科技和現代歌舞,不僅成為中外馳名的藝術經典,也是目前全球唯一經常性演出的大型實景秀,從2004年開演以來至2008年底,已有2000場次,觀眾300萬人次,票房收入高達6億元人民幣。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印象‧劉三姐》成就的不只是張藝謀和製作團隊,從一開始,它便在經濟、環境、文化和教育等面向與地方緊密結合,讓當地農民成為實質的受惠者,並造就了農村的嶄新風貌。

農民是實在的受益者

根據記者實地採訪調查,《印象‧劉三姐》的演出對當地農村和農民所產生的實際效用,可歸結為幾個方面:
——農民增收。據初步統計,當地農民通過演出、開辦餐飲、出租房屋、出售或出租小食品和望遠鏡、雨衣、棉衣、紀念品等,每年直接或間接從《印象‧劉三姐》獲得的收益約為600多萬元。廣維文華旅遊文化產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胡慶玲表示,整個項目基本的演職員、後勤保障人員共750多人,其中雇請當地農民有400人,而演出地周邊的木山榨與貓仔山等7個自然村,人口2754人,其中有200多人在演出中擔當拉紅綢、點漁火、舉旗、養漁鷹、救護等任務,人均月收入在700元-800元左右,多的有上千元。

陽朔鎮代鎮長容志權表示,木山村農民的人均年收入超過5000元,大大高於全鎮人均年收入3355元的水準,全村有14人在外地上大學,年人均學費在2萬元左右,但無一人借錢,全部都是自家解決,這在過去是難以做到的。

田家河村農民徐成玉告訴記者,他和兒子在《印象‧劉三姐》中演「點亮漁火」,妻子則就近擺個小攤,賣點小食品、出租望遠鏡、雨衣、棉大衣等,兒子的女友在演出景區當導遊,一家子都沾《印象‧劉三姐》的光,每年能賺4、5萬元,最近他家花7萬多元建了一棟小洋樓,除了自用外,多餘的房間可出租給劇組工作人員和外來遊客,一個標準間一天就可收入50元,要是整棟樓出租每年可增收2、3萬元。另外,水牛是演出的必要道具,一頭牛的出場費每月400元,演出所需的9頭牛也全是向當地農民租用,「我鄰居的水牛比我還會演戲,而且賺了不少錢」 徐成玉開玩笑地說。

徐成玉還提到,村民現在種的糧食、蔬菜、水果等不用到市場上去賣,可以直接賣給遊客和《印象‧劉三姐》劇組,這樣村民既得了價錢又節約了時間幹別的事。

——提升農民自信,強化地方認同。白天是農民,晚上是演員,角色的轉換以及藝術的薰陶,讓農民開闢出一片嶄新的生活空間,體驗到新的人生價值。「我現在是演員。」許多農民自豪地表示,能參加這樣大規模又高水準的演出,並得到這麼多中外觀眾喝彩,是他們做夢都沒想到的。「我是個農民,就在戲裡演我自己的日常工作,不過參加演出才知道,做演員真不容易,不認真學習可不行!」

貓仔山村農民謝厚忠白天種水果、水稻,晚上在《印象‧劉三姐》中「露一手」。他告訴記者,當燈光一亮、音樂一響,自己「唰」的一下將紅綢拉出水面時,觀眾一片驚呼,掌聲如雷,他就感覺特別興奮,「觀眾對我評價高,我很開心,而且這是我們這地方流傳很久的故事,我越演越有勁。」

陽朔鎮代鎮長容志權則表示,過去這一帶窮得叮噹響,賭博、酗酒、鬥毆等現象很多。現在大部份青壯年白天在家幹農活,晚上參加演出,眼界開闊,收入增多,鄉村的風氣已好轉許多。「《印象‧劉三姐》對農民演員實行規範管理,增強了他們的組織紀律和團隊意識,不過更重要的是,大伙兒對這事很認同,向心力很強」。木山村農民徐全有也認為,這份工作確實讓村裡的年輕人改變很多,「你不但有了工作,而且還上了大舞台,這樣你還會想作亂嗎?」

——村容村貌改觀。《印象‧劉三姐》是一個「環保專案」,實行嚴格的環境保護措施,投資100多萬的劇場廁所,是一個污水不排入灕江的內迴圈重複利用的廁所,節約能源和水源,又不污染灕江。整個《印象‧劉三姐》園區工程由清華大學建築學院設計,實踐「綠色藝術、環保先行」的理念,注重保護江岸和水面的原生狀態。演出用的水霧設備、燈光設備、浮島式水上舞臺,都採用先進的環保型技術。

演出區域新修鄉村道路6.2公里,以前的垃圾死角清除了,定期對道路和屋前屋後進行清掃,環境衛生大大改善,田家河村和木山村村民共493人現在還用上了清潔衛生的自來水。這裏後續還將投資2400萬修建汙水處理工程,其中,陽朔縣與廣維文華旅遊產業公司共投資140萬。

——扶困助學,讓貧困山區學生有施展機會。《印象‧劉三姐》專案在實施過程中,還開辦了「張藝謀灕江藝術學校」。主要從廣西、貴州、雲南等地的少數民族地區和貧困山區招收具有演藝天賦的青少年加以培養,白天學習文化知識和專業技能,晚上參加《印象‧劉三姐》演出,實行「教學、實踐、就業」一條龍的辦學模式。學生免收學雜費、食宿費,每月有還有幾百元的演出補貼。據瞭解,學校每年支付給學生的補貼、學費、伙食費等約為1萬元。12歲的侗族女生吳蓮明來自貴州從江縣高增鄉,她對記者說,去年,她給家裏寄回了500元,畢業後還希望留在這裏。

另一種藝術境界——用文化把農民組織起來

《印象‧劉三姐》先後榮獲全國文化產業示範基地、中國鄉土文化藝術特別貢獻獎等獎項。其總策劃人兼製作人梅帥元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原生態演出是我們的初衷,把山歌、放排、牧歸、漁火、拉網這些場景編排成具有強烈視覺衝擊力的演出,就是想用藝術的方式把許多「失落的東西」重新撿回來。農民的角色雖然轉換了,司空見慣的日常生活卻成了藝術,他們其實只是在扮演自己,卻實現了自我價值的展示和昇華,也展示了個性美和自信心,這正是我們期望能對農民和農村有所幫助的。

梅帥元表示,願意將《印象‧劉三姐》直接輻射的地域作為新農村建設的實驗區,用文化把農民組織起來、把中外遊客的目光吸引過來,充分展示傳統與先進文化結合的力量,從文化的層面,為推進新農村建設做些有意義的實事。

陽朔縣委副書記周永善則對記者表示,《印象‧劉三姐》地處鄉村,但與農民的矛盾卻很少,這是因為它與農民的利益已經融為一體。農民做到了「離土不離鄉」,利用晚上空閒的時間演出,不僅能賺錢,還能「過把演員的癮」,在享受藝術薰陶的同時提高素質,更新觀念,開闊視野,農民因而對這齣戲很認同,都自覺維護,自願出力,從內心希望它發達。「這才是《印象‧劉三姐》最成功之處!」周永善說。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廳廳長容小甯對記者說,「作為邊疆少數民族自治區,廣西優秀的民族傳統文化資源非常豐富,《印象‧劉三姐》的償試與成功,促使我們進一步思考,怎樣有效發揮民族文化的力量,用具有藝術感染力又有市場效益的文化創新來服務于新農村建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