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諾貝爾奬成為學術鴉片

 ■ 葉匡政(新京報專欄作家)

        諾貝爾奬10月6日起陸續揭曉,一些國家照例進入了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奬遊戲時間。英國博彩公司開出了文學奬的賭盤,大家爭著買賠率最低的作家,賠率越低獲奬可能越高。為了多掙點賭資,賭徒們開始“研究”起了文學。不管賭徒如何“關注”,媒體照例少不了要給予足夠的關注了。

        這是因為諾貝爾奬在學術界的地位決定的。它早就成了各學科的瓊林御宴,一旦躍入它的龍門,做了它的嬌客,煙火俗事也會染上美麗的傳奇色彩。在這一周,人們會突然發現,物理、化學這些遙遠的學科,竟然在世間還活得好好的。讓人們驚奇的是,這些古老的學科還能讓人一夜致富。炸藥王諾貝爾真是聰明,愣是用巨額奬金培養了一個對科學的朝聖儀式。雖然一年只有一次,但對於忙著算計和趕路的人類來說,也算一種奢侈。


        稀奇的是,美國一家幽默科技雜誌年年頒出一個“另類諾貝爾奬”,像是正版諾奬的預熱。隨著另類諾奬18年的堅持,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因為這些新奇搞怪的研究,讓人們在笑聲中學會了思考。

        這些研究看似玩笑,其實揭露了今天學術界的真實狀況。當很多學科的開拓空間越來越小,又未誕生革命性發現時,留給學者的只有鑽牛角尖一條路了。學者們或者用一無所知的方式去研究,或者用無所不知的態度去思考。據說只要功夫深鐵杵可以磨成針,但有些科學家往往操起根木杵,就有耐心把它磨成牙簽。而諾貝爾奬也可能成了刺激這些所謂前沿科學研究的鴉片。

        真正有玩笑性質的,其實是諾貝爾經濟學奬。這個奬1968年設立,當年為了慶祝瑞典中央銀行成立300週年,硬生生地給加上了諾貝爾之名。諾貝爾家族的多位親屬一直反對這個冠名,理由是諾貝爾生前一直對商業和經濟持懷疑態度,而諾貝爾奬的宗旨是頒發給“那些給人類帶來最大利益的人士”。實際上,諾貝爾經濟學奬的獲奬者大多只是一些反映西方經濟學界主流經濟學觀點的學者,他們的學術成果能否讓整個人類得益是值得懷疑的。因為經濟學的理論要被實踐證明,需要一個漫長的歷史時期。

        事實證明,諾貝爾家人的這種擔心不是多餘的。比如導致這次美國金融危機的理論,就是來源於獲過諾貝爾經濟學奬的幾位經濟學家,他們分別獲得1990年和1997年的經濟學奬。其中促使金融衍生品大行其道的,是1997年諾奬獲得者羅伯特·默頓,他甚至被稱為“現代金融學理論的牛頓”。華爾街慘痛的事實正在證明,羅伯特·默頓提出的經濟模型帶給人們的可能是一場災難。

        此刻,面對影響日益擴大的金融風暴,諾貝爾奬為了維護它的權威性,是否應該收回這個奬項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