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用知識滋潤著西北的土地---蘭州大學和蘭大現象


        如果說北大像一個自由而狂放的詩人、清華像一個求實而穩重的智者,那麼蘭州大學便可稱作是一位深沉而孤獨的哲人。蘭大的孤獨出於其處在地緣偏遠的西部地區,由於中國大陸西北的自然條件惡劣,辦學向來要比在東部艱難許多。上個世紀80年代,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確立,大批高等教育人才湧向東南沿海地區,蘭州大學遭遇了建校以來最大的人才流失。不過,即便在這樣艱辛的條件下,蘭大人依然用他們的堅持,默默地用知識滋潤著西北的土地。


座落在黃河之濱的蘭州大學,是中國大陸教育部直屬的全國重點綜合性大學,也是國家『985工程』和『211工程』重點建設高校之一。學校創建於1909年,始為甘肅法政學堂,1928年擴建為蘭州中山大學,1945年定名為國立蘭州大學。

走過了100個年頭,蘭大和中華民族一道經歷過清末、民國、中國人民共和國三個時代;此外它也經歷了甘肅、西北乃至全中國,從苦難走向文明富強的滄桑巨變。蘭大濃縮了西北近、現代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從無到有、艱難前行的整個歷史。

教學以基礎研究見長

2003年6月,《科技日報》用三個長篇新聞對蘭州大學進行了報導:「地域偏遠、資訊不靈、國家財政投入及師資力量投入比東部發達地區同類高校少三分之一到一半;在這樣的條件下,蘭州大學的教學、科研卻長期名列全國前茅,發表的基礎研究論文數連續多年位居全國前幾名,在國家基礎科學研究和教學人才培養基地建設中,蘭大一直排在前列」。報導一出,被譽為勤奮、求實、進取、創先的『蘭大現象』成了備受大陸高教界關注的新名詞。

蘭大的教學模式向來以基礎研究見長,同時廣泛開展應用研究。在現代物理、有化學、生態、生化等傳統優勢學科的領域成績優異,有些甚至達到國際級以上的水準。與此同時,學校並著眼探索新的科研領域,進而形成了幾個得到國家計畫資助的創新特色研究群體,如:『化學合成與化學生物學』群體、『西部環境變化』群體、『多場耦合跨尺度複雜力學系統』團隊等。

以應用研究立足西北

在保持和發展基礎研究優勢的同時,學校還廣泛開展了包括化學化工、生物技術、新型材料、核子物理與技術、乾旱農業生態、草業科學、藥材開發、生態保護、環境評價、地質工程、礦產開發、冰川、高原大氣、敦煌學、中亞問題、城市規劃、以及西北經濟、社會、文化等在內的多方面的應用科學研究。例如,針對乾旱、半乾旱生態環境,開展集水節水農業研究;積極開展草地農業科技研究和開發,促進草業經濟發展和農業結構調整;加強校企聯合,開發西部礦產資源(納米鎳粉材料,中子線上測水儀等);利用甘肅豐富的藥材資源,開發有特色的新藥品(大蒜素片、美多酚);發揮傳統科研優勢,開發具有蘭大特色的核儀器儀錶(中子治療機等);積極開展政府績效評價、環境治理與環境影響評價、城市規劃、水土保持、沙塵暴等方面的研究,為政府部門提高管理績效、加強環境治理、制定城市規劃等提供了科學的依據。

這些應用研究,立足西北,獨具特色,產生了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增強了學校為地方服務的能力,為自然和人文資源的發掘和利用、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促進作用。

近年來學校已先後獲得國家、部委和省級科技成果獎500多項,編輯出版各種專著、教材、譯著900多部,平均每年發表學術論文1000多篇。據SCI統計,蘭大是中國大陸在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最多、引用率最高的大學之一;被SCI收錄的科技論文數居大陸高校前20位,科技論文被SCI期刊引用數居大陸高校前13位。

服務西北、建設西北

自早期,蘭大人就已從40餘年的文化積澱中,形成了『服務西北,建設西北』的意識。《蘭州大學校訊‧發刊詞》中曾經這樣寫道:「研究西北實際問題,瞭解西北人民的生活狀況,是蘭州大學的一種重要任務;調查西北的寶藏,認識西北的真相,是蘭州大學對於國家應盡的天職;提高西北文化之水準,培育建設西北之專門人才,均為蘭州大學應負之使命」。

蘭大的教授們深悉西北地區獨特的人文地理資源,進而掌握著具體的研究優勢。從事大氣研究多年的黃建平教授就曾提到,西北一帶是研究大氣和氣候的天然實驗場,既有人為因素的影響,且本身的氣候條件也影響著全世界,對全球來說,是一個非常敏感的過渡帶。雖然這個地方生活條件比較艱苦,很難吸引人才,但是這樣艱苦的環境卻正是蘭大獨有的優勢,能有機會親臨天然實驗場並開展各項一系列的科研計畫,必定能夠吸引到許多研究人才或欲投資的企業前來。

絕無僅有的敦煌學

蘭大還有一個絕無僅有的學科─敦煌學。當敦煌文獻剛剛出土的時候,中國正處於被列強窺視的局面,因此敦煌學研究最初是由日本學者所操持。然而,對中國大陸的學界來說,敦煌在中國,敦煌文獻大部分都是漢代的文獻,當然必須爭取;為此,蘭大的鄭炳林教授與他的同事們更是努力地鑽研這門學科。如今,蘭大的敦煌學研究所已被大陸教育部列入人文社會科首批重點研究基地之一,也是大陸目前唯一擁有敦煌學博士學位授予點的單位。該所已成為國內外知名的敦煌學科學研究中心、人才培養中心、資料資訊中心和國際交流中心。

除了教學規劃,蘭大亦十分重視人才培養質量。自建校以來,培養了10多萬名各類人才;其中最為人知曉的不外乎中國大陸徒步橫跨南極第一人,並在2007年代表大陸科學家領取諾貝爾獎的秦大河院士。秦大河院士的大學和碩士生涯都在蘭大就讀,「每天早晨,起床鈴還沒響,操場上就傳來了讀外語的聲音。這些男男女女,在灰朦朦的晨曦裡,幾乎是用相同的姿勢捧著書,聚精會神地朗讀著外語,他們一個個都是那麼認真、那麼專注,好像世界上只有他自己,似乎外界的一切都無法干擾他的這項『神聖的事業』」,從秦院士的描述不難看出興盛於校園的學習風氣。

貧瘠的土地上開出燦爛的花

美國《科學》週刊曾評選中國大陸13所最傑出的大學,其中蘭州大學位列第6。蘭大在兩院院士所佔的名額正可驗證其優秀的辦學品質。1999年至今,蘭大先後有10位校友當選為兩院院士。就在2009年12月初,備受關注的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增選的83名新科院士中,高校名額的39人裡面,蘭州大學即新增了3名院士,居全國高校第二位,僅次於新增4名院士的清華大學。

地處資訊相對閉塞、經濟欠發達的大西北,蘭大能有此收穫,實在讓人欣喜。蘭大可說是大陸名校中,地理位置最不利、學生來自農村和貧困家庭的比例佔得最高、優秀教師的流失速度最驚人的院校,但其堅韌質樸的學風使其具有強大的優秀教師自生能力和優秀畢業生的培養能力。

立足西部,面向全國,走向世界

在長期的辦學過程中,蘭大堅持『立足西部,面向全國,走向世界』的辦學方針,確立了『做西部文章,創一流大學』的辦學理念。進入『211工程』、『985工程』國家重點建設的高校行列以來,學校成為西部地區不可或缺的科研教育基地。為了持續提升辦學質量;教學上,調整出新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體系、重視教學科研基層組織建設,並建設新型的院校管理體制以相適應;人才培育上,實施『萃英人才建設計畫』,加大人才隊伍力度,擴大與研究性大學相適應的師資隊伍;另外,積極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進一步發展留學生教育,著力於學校的國際化程度,提高在國際教育市場上的競爭力。

蘭大這片孤獨的文化綠洲正因有其獨特的優勢,才更加踏實、有更多鑽研與學習的機會。蘭州大學不斷探索和完善具有自身特色的辦學模式,將繼續弘揚傳統,同時開拓創新,不但為大陸的高等教育事業、更為西部的開發添上最有貢獻的一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