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探戈---「了不起的皮亞佐拉」

作者/貝瑞南(Juan Arturo Brennan/Dorian Recordings)
譯者/曾增吉

「探戈」這個詞,讓我們立即想起一種源自拉丁美洲、久經考驗的本土通俗音樂形式。至於想從音樂和詞源探討它的由來,就有點困難了,但可以確定它是從阿根廷和烏拉圭的城市裡流傳開來的,非常特殊的歌曲和舞蹈形式。本質上,探戈是強烈表現內心的音樂,也是阿根廷民族特性的象徵。在城市的貧民區裡,開花、培育和結果。它分成幾個不同的形式,例如:米朗加探戈(tango-milanga)、羅曼查探戈(tango-romanza)、肯席翁探戈(tango-canción); 無論其形式,一定是悲觀、宿命和戲劇性的,任一作曲家或表演者,探索生與死,詮釋激情與失戀,表達極其陰鬱的幻影。於是,它的魅力,它的磁性,幾乎風靡了整個20世纪第一個十年大半的人們,也很快地出現了首位超級明星──嘉戴爾 (Carlos Gardel, 1887/1890-1935)。


直到今日, 嘉戴爾仍是此類風格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創作的不朽探戈曲有:El día que me quieras、Mi Buenos Aires querido、Por una cabeza、Volver、Silencio、Cuesta abajo…等。有更多的人沿著他留下的這些珠寶,寫出不少探戈傑作,如: La cumparsita、Adiós muchachos、Yira Yira、Nostalgia、Adiós pampa mía和A media luz,在世界各地,不停地被演奏,為音樂會裡不可不演出的節目,也為所有阿根廷人傾訴他們對他們的家鄉、他們的城市、他們的布宜諾斯艾力斯的思念。

在探戈領域裡,我們還可以在一個神話般的名字──嘉戴爾之上,再添加幾位代表性的音樂家,提升探戈的國際聲望上,他們功不可沒:Anibal Troilo (1914-1995)、Osvaldo Pugliese (1905-1984)、Osvaldo Fresedo (1897-1984)、Enrique Discépolo (1901-1950)、Vicente Greco (1888-1924)、Julio De Caro (1899-1980)......,那萬無一失的音符跟隨他們雙手拉動的班多納(bandoneón),憂鬱的風箱 — 一部探戈史不可缺的樂器,旋轉飛舞。同時,一個來自馬德普拉塔的班多納玩家,不但深諳探戈,而且自創演奏方式,在探戈世界裡膽敢領先做了前所未有、了不起的改革,他的名字叫做亞斯多‧皮亞佐拉(Astor Piazzolla);在阿根廷,人們尊稱的「了不起的皮亞佐拉」。

皮亞佐拉,生於阿根廷,成長於紐約。嘉戴爾到美國拍戲時,他飾演他的配音員,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到探戈,於是,他的一生也翻天覆地改變了。他回到阿根廷,加入Aníbal Troilo 的樂團;著名的Pichuco。不久,城裡的人們談論他,和他的作品。三種明顯相異的元素組成,這些元素包括了探戈的精髓,他在紐約汲取的爵士風格,還有他的老師希納斯特拉(Alberto Ginastera, 1916-1892)和布蘭惹(Nadia Boulanger 1887-1979)的教導。他天衣無縫地融合,達到和諧一致,加上他獨特的配樂和表現方式。使他個人風格前進了一大步的作品;新探戈五重奏,也受到探戈純正主義者嚴厲的批評。他1992年逝世時,留給後人一份珍貴音樂遺產,包括探戈合奏曲、探戈交響樂、協奏曲、電影配樂、與其他音樂家;例如穆利根 (Gerry Mulligan, 1927-1996) 的特別演出。


【發燒友推薦版】
文/曼曼萊

一‧探戈,讓阿根廷人確信他們是勇敢的

貝瑞南的樂評裡提及:「本質上,探戈是強烈表現內心的音樂,也是阿根廷民族特性的象徵。」,讓博爾赫斯為我們詳盡地闡釋:

探戈的使命也許就是讓阿根廷人確信他們是勇敢的,滿足了他們英勇和尊嚴的要求。
美洲的獨立,在很大程度上,是阿根廷的事業。在諸多悠久戰役歷史裡,阿根廷人自命英勇時並不把自己與它等量齊觀,而是和大多高喬人(Gaucho)和哥們的普遍現象等同起來,這種本能、荒誕的特性事出有因;阿根廷人不是從軍人身上找到象徵,而是從高喬人,因為口述文學賦與高喬人的英勇不是為了某個目標,而是為了英勇而英勇。阿根廷人也不把自己和國家等同,因為阿根廷人認為國家是一個沒有個性的抽象概念。黑格爾的名言「國家是精神概念的現實」彷彿是玩笑。─摘自《探戈的歷史》

至於它的緣起,文章裡列舉了許多分歧的看法,但一個基本的事實是一致的:探戈源自妓院。究其樂團的樂器─鋼琴、長笛、小提琴、後來還有手風琴,證明探戈並不源自郊區,誰都知道,郊區有六弦琴就夠了。這手風琴,叫班多納(Bandonneón),德國人班德(Heinrich Band,1821–1860)發明製造。十九世紀末,德國水手和移民阿根廷者夾帶攜來,併出火花。

二‧都靈與樂團Camerata Bariloche錄制的《¡Tango!》+《Death of An Angel》

義大利都靈唱片(Dorian Recoordings) 與被公認是不但詮釋精準,而且無可挑剔的阿根廷室內樂團 Camerata Bariloche 錄制系列的拉美音樂CD。1994年出版的《¡Tango!》,收有皮亞佐拉三首組曲 :

1. Suite Punta del Este for Bandoneón Solo, Instrumental Ensemble and String Orchestra,
2. Suite for Oboe and String Orchestra,
3. Two Tangos for String Orchestra;

和另一張1998年出版,以皮亞佐拉的曲子《天使之死》(Death of An Angel)取名,收錄另一首 Fuga y Misterio,還有威拉羅伯茲的大曲《巴哈風巴西組曲》第四和第九,和巴提茲談「伊比利亞美洲作曲家」(刊登本報2009年10月號)一文裡特別推崇的希納斯特拉,皮亞佐拉的老師,其《弦樂協作曲》作品33和《Pampeana No.1》。

上述兩張皆入列Camerata Bariloche 1967成立以來的傳世經典名單上。縱使唱片公司時而併吞合作,早先由菲力普錄制,若你忙裡偷閒,或者專程,甚或定期非進入台北街頭的唱片行,如能覓得都靈《¡Tango!》1994年版編號DOR-90201或《Death of An Angel》1998年版編號DOR-90249,等同尾牙中大獎,將帶來一整年的好運氣。

人們喜愛皮亞佐拉的作品多得不勝枚舉:常被演奏的:紀念他父親的Adiós Nonino、Oblivion、Milonga del Angel、Muerte Del Angel、探戈歌劇María de Buenos Aires、Libertango、Le grand tango、Tango Cafe、低音提琴獨奏曲 Kicho、探戈組曲 Four Seasons of Buenos Aires和 Una Historia del Tango、 Fuga y Misteri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