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美國的後院失火---拉丁美洲左翼政權的崛起與新道路

美國的後院失火
---拉丁美洲左翼政權的崛起與新道路
文/林福興

今年1月起由拉丁美洲九國組成的「美洲人民玻利瓦聯盟」正式啟動,採用以南美反殖民英雄安東尼歐‧蘇克雷(Sucre)為名的「區域統一結算機制」(SUCRE),替代長期以美元為主的貿易結算貨幣。此區域一體化貿易集團是由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所促成,聯合古巴、尼加拉瓜、宏都拉斯、厄瓜多、玻利維亞、安地卡及巴布達、聖文森暨格瑞納汀、多米尼克等國,對抗美國倡議的以新自由主義為主導的美洲自由貿易區。

不用經典來解釋現實

事實上,「美洲人民玻利瓦聯盟」的成立或可說是拉丁美洲近年左翼思想蓬勃發展在政權上的表現形式。拉美的左翼政權倒底是甚麼樣的性質,當代學者把它歸納出幾個共同點:一、是大多數反對美國的霸權;二、是突出社會公正和公平的重要性;三、是大多對古巴抱有同情的態度,不滿美國對古巴的長期封鎖;四、是不再主張通過暴力活動奪取政權。因此有些學者認為,當前拉美的左翼政府是相對於上世紀90年代積極向美國靠攏,並推行新自由主義的右翼政府而言。也就是說,是根據當前拉丁美洲的現實來提出「左」與「右」的標準,而不是根據某種經典的馬克思理論來解釋當前的現實。

對於目前尚在發展的拉丁美洲左翼運動與左翼政權而言,我們必須務實的來看待,就如同香港資深記者張翠容在比較東歐國家與拉丁美洲的發展時所說的話:他們一個受夠了社會主義!一個受夠了資本主義!二十年了,一個向右走,一個向左走。無論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權的性質如何,它的轉向或改變是確實的。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這個地區正在醞釀一條不同以往受美國宰制的發展道路,在這一點上就值得我們關注。

土地問題與左翼政權崛起

拉丁美洲左翼政權的崛起和群眾運動的蓬勃發展有直接、間接的關係。譬如,巴西的無地農民運動,阿根廷的「攔路者」運動、「五月廣場母親」運動,智利馬普切農民運動,以及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的印第安農民抗議運動。基本上拉丁美洲的群眾運動的思想與組織來源有三方面:一、是基層天主教會組織和低層神職人員的解放神學思想;二、是印第安農民組織的土著文化觀念;三、是一些政治武裝組織所追求的切•格瓦拉革命思想。而在這些具體實踐的過程中,這幾種思想是互相滲透和結合的。

拉丁美洲的群眾運動性格,事實上是反映了嚴重的土地分配問題,因而表現出他們運動的特殊性:如印第安農民佔領城市,失地農民對土地的佔領,「攔路者組織」採取攔截道路的方式。同時這些組織還發展了自己的「根據地」,比如巴西「無地農民運動」建立了無數開展互助生產的小營地,厄瓜多爾印第安農民擴大了原有的居留地,墨西哥恰帕斯印第安農民在拉坎多納叢林建立了自己的營地等等。

群眾運動與左翼新話語

當然隨著各種群眾運動的開展,拉丁美洲左翼思想的話語也在不斷的調整與創新,以適應新的形勢需要。他們拋棄了生硬僵化的說教,採取了生動的、打動人心的新語言風格。譬如,烏拉圭新聞記者出身的資深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面對著一個邪惡的世界霸權,在一篇題為《戰爭》的文章中,提出一連串的提問:

「我很好奇。去年年中,正當戰爭醞釀之際,布希宣佈:我們應該準備好去進攻世界上任何一個黑暗的角落。伊拉克當然首當其衝。布希認為文明誕生於德克薩斯嗎?他從未聽說過尼尼微(niniwei)圖書館、也從未聽說過巴比倫塔(Tower of Babel)、以及巴比倫的空中花園嗎?巴格達一千零一夜個故事,他一個也沒聽說過嗎?」

「伊拉克受害者的靈魂將到哪裡去安生?據布希總統的宗教顧問及天堂測地學家比利•格雷厄姆稱,天堂其實不大,只有1500平方英里,選民將是很少的。下面是謎題是:哪個國家買下了天堂所有的入口呢?」

「最後一個是我向約翰•李•卡雷借來的問題:兒子問:爸爸,他們將殺死很多人嗎?父親回答:親愛的,將被殺死的,你一個也不認識,都是外國人。」

此外,如薩帕塔民族解放軍也採用了幽默的、文學式的語言來打動人,使幾乎壽終正寢的左翼語言脫去了灰色制服。譬如在游擊隊的網頁上有一封副司令寫的信,在信中講了一個印第安農民傳說中的人物「老安東尼奧」教給他的道理:一個人所選擇的敵人越厲害,他自己就越厲害;一個人害怕的東西越多,他自己就越渺小。這封信以雨景開始,也以雨景結尾,信的結尾說:「請您選擇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您會看到故事就這樣誕生……」

左翼政權的新格局

當然,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權也不是鐵板一塊,有人用傳統的左派、溫和或開放的左派、民族主義的激進左派來區分他們,也有人認為拉美左翼政權的性質都是屬於資產階級陣營,更有一些只是大略的以溫和或激進來分類。這些對拉丁美洲左翼政權的定性觀點,如此南轅北轍,反映了拉丁美洲左翼政權以及這一波轉向的複雜性與多元性。我們或許不用急於替他們定性定調,他們也不需要這種名稱上的定性定調。但是對於這些左翼政權的主張則必須有所關注。

在執政理念上。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提出了「21世紀社會主義」,玻利維亞提出了「社群社會主義」,巴西勞工黨提出了「勞工社會主義」,智利、烏拉圭等則提出了「社會民主主義」。 當然就拉美左翼政權中具有指標地位的委內瑞拉提出的「21世紀社會主義」來說,它的理論尚在完善中,基本上是一個有拉美特色的以基督教教義、印第安主義、玻利瓦爾主義、馬克思主義和卡斯楚思想的混合體。

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社會主義,拉美左翼政權正在探索新的發展道路和新的發展模式則是一項事實。他們對20世紀90年代以來主導拉丁美洲地區改革的新自由主義政策進行深刻反思,在政治、經濟和社會政策方面有所調整,強調經濟與社會協調發展,更加重視緩和社會矛盾和社會分化。但有學者認為,多數拉美左翼政權目前的經濟政策調整幅度有限,尚沒有找到一種新的發展模式,因此,對發展模式和道路的探索將會持續下去,試圖開創出新格局。

第四艦隊重組的警訊

由於拉丁美洲在地緣政治上位於美國的「後院」,因此一向都是美國霸權宰制的嘴上肉,即便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古巴,也被美國長期以非人道的方式禁運封鎖。因此,這一波左翼政權在拉丁美洲的發展,對美國來說猶如芒刺在背,後院失火。2008年4月,美國政府突然宣布將已經於1950年撤編的第四艦隊重新恢復。而美國第四艦隊,主要負責美國海軍在加勒比海和拉丁美洲地區的行動,顯然此一擴軍的舉動,便是為了針對拉丁美洲未來可能完全脫離美國掌握,而預先在軍事上的佈署。

同時,2009年6月宏都拉斯的軍事政變,推翻了與委瑞內拉結盟、支持「美洲人民玻利瓦聯盟」的賽拉亞民選政府。這一軍事政變已為左翼政權在政治上與經濟上的結盟投下變數。事實上,目前仍為叛軍掌控的宏都拉斯軍事政權,幾乎已經確定不會遵行具有反美色彩的「美洲人民玻利瓦聯盟」的古巴峰會協議。可見,這場宏都拉斯軍事政變背後的影武者已經呼之欲出,長期在宏都拉斯派駐有軍隊的美國,對政變發生以來的消極不作為,甚至是從外交上抵制流亡的賽拉亞民選政府的手段看來,美國已經決心在他的後院重新舉起棒槌,對拉丁美洲的左翼風潮從外部展開軍事威脅與行動,從內部聯合極右反對勢力與軍閥進行軍事政變。
拉丁美洲左翼政權以及左翼運動的發展,正面臨一個山雨欲來的危機。但是,也正如「老安東尼奧」教給大家的道理,一個人所選擇的敵人越厲害,他自己就越厲害。或許在拉丁美洲正在受壓迫的人民的心中,早就無懼於那些風雨交加的夜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