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莫讓水庫摧毀美濃農村

整理撰文:邱靜慧(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

莫拉克颱風的暴雨侵襲南台灣時,還待在婦產科醫院休養的我,一方面為新生命的誕生感到欣喜,卻也在瀏覽著百年大水侵蝕土地、沖垮房舍、帶走生命的新聞報導中百感交集。八八水災南台灣大淹水新聞中,最駭人的是獻肚山崩塌造成小林滅村的悲劇,許多美濃與關心美濃的朋友都曾冒出這樣的念頭:「還好當年美濃水庫沒有蓋成,否則客家小鎮也滅絕了。」近日旱澇交迫下,南台灣提早面臨缺水危機,政府又將美濃水庫列為解決的選項之一,然而十多年前,關於美濃水庫不能興建的原因,已被論戰多次,以下理由幾已成為學術上的定論。

美濃水庫的壩址有安全疑慮

美濃水庫興建案並非「要不要」,而是「能不能」?的問題。 美濃水庫壩高147公尺,距離最近的聚落九芎林庄僅僅一千五百公尺,而且沒有天然疏洪道。世界上沒有一座水庫距離人民的村落如此近!再加上壩址所在位址共有五條斷層通過,地質脆弱,日據時期即測量過不適合建水庫,且方圓五十公里內在近五十年曾發生兩次破壞性地震。在1994年4月18日的立法院「美濃水庫公聽會」中,美濃水庫環評委員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張石角明白表示:「若水壩地質從最佳至最壞分為一至四等,則美濃水庫壩址地質只能勉強列為第三等。」

這次八八風災後,廣林地區的居民也發現,黃蝶翠谷雙溪的船頭石附近山頭,從山頂陵線開始一大片山走山,崩落的土石曾一度阻住雙溪河道形成堰塞湖。雙溪黃蝶翠谷位於美濃沖積平原頂端,是地勢最高的地方,加上整個水庫預定地區是質地極易鬆動的頁岩地質,非常鬆軟不堪,怎麼會適合來興建水庫?

建壩不符合經濟效益與社會公平

台灣河川因為短而狹,所以教科書上教育我們,「蓋水庫」是取水的最好方法。然而,正因為台灣河川這樣的特性,也使得水庫的壽命特別短暫,難以跳脫被淤積的命運。雖然專家一再表示,離槽水庫較能避免淤沙問題,然而烏山頭水庫也同樣是離槽水庫,淤積率卻在台灣座水庫中居於第四名,已超過百分之五十。 美濃水庫集水區兩側坡地主要為容易風化的頁岩,與烏山頭水庫所在地質一樣,同樣無法逃避迅速淤積的命運。八八風災之後,南化水庫與曾文水庫因為大量的漂流木與砂石淤積而壽命折損,以目前的環境條件而言,就算馬上動工興建美濃水庫,一場大雨就可能讓水庫功能癱瘓,對於可以預見的未來,是否還要花大筆納稅人的錢去建設一座水庫呢?

壩址所在地的人們遷徙也同樣必須被重視,二、三年前在台灣播放了印度Narmada 大壩的紀錄片─「滅頂家園」(Drowned Out),這部片2002年前即在倫敦出版,2年多前才在台灣上映。想必所有看過影片的人都為農民誓死抗爭的畫面慟容,搬遷到他處的生計問題將無以為繼,只有以被淹沒的行動來表達無言的抗議。同樣的,美濃客家是台灣客家文化保存最為完整的地區,美濃的人文型態是與自然、農村互動出來的結果,而文化是國家最重要資產,特別是不同形制的文化。許多人都擔心,不用等到美濃水壩崩壩,光是興建水庫的期間,大量勞工進駐,商業、特種行業勢必強烈衝擊這珍貴完整的客家文化。

國際上反對水庫的力量,也從過去的生態影響轉移到人民生存的問題。早在1997年3月,包含來自包括台灣、巴西、智利、賴索托、阿根廷、泰國、俄羅斯、法國、瑞士及美國等二十個國家的代表,在巴西東南的省城屈里替巴(Curitiba)集會舉行「第一屆受水庫危害者國際會議 (First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People Affected by Dam) 」。與會者並共同發佈「屈里替巴宣言 (Declaration of Curitiba) 」,除了批判國際水庫工業的盲點,匯整國際反水庫運動的訴求、成就與指導性原則外,並宣布每年3月14日為國際反水庫日。

反對水庫不只是台灣美濃,也是一種國際運動。

期待合理的水資源環境政策

停建水庫並非僅僅因為美濃人的強烈反對,反對水庫的行動更深層的意義,在於喚起了人們對於環境保護的認知,也在於人們在該過程中感受到由下而上、相互增強的力量。這個歷程在南台灣經凝結起成一股網絡與力量,連結了所有可能受害的人們團結起來,打破區域的敵對關係,共同監督著政府的水資源政策施為,迫使政府思考並提出合理的水資源使用政策。 參照過往經驗,政府應全盤檢討產業與用水政策,在目前大量產業外移的情況下,台灣是否還需要大壩著實令人質疑?是否可以從中央集權式的水資源開發政策,移轉到地方共同合作的水資源運用方案?是否能解決自來水抄見率僅六成的問題?

好山好水與在地經營

「舊事一直被重提,官員都不累嗎?」一些關心的朋友在看到近日的新聞紛紛問起,回頭看過去反對美濃水庫的環保團體,曾經提出了多少水資源合理的主張,引進了多少國際進步的思維。美濃水庫被重提只是引動更多的憤懣不平,不知是顯示著近十年來政府的思維沒有進步,還是美濃地方上的努力沒有被看見呢?

其實,從2000年擁有了停建水庫的政治承諾之後,美濃社區秉持著「始於反水庫卻永無止盡的社區運動」之信念,將社區能量繼續發揮,因此有了美濃客家文物館的成立、還有全台灣第一個農村型社區大學的誕生、生態有機農業的興起,種種努力都在指向為台灣保存完整的客家聚落,守護台灣人的農村基地。農村,是文化的森林;農村,是糧食的生產地,也是安頓疲憊身心的好去處,甚至可作為醫療之地。美濃就是這樣的一個客家農村。試想,一座水庫可能讓我們失去五千萬的蝴蝶奇景,去失去一條自然的河流,失去可以親近自然的機會,我們的孩子未來可能只能從紀錄片、從圖鑑、從書本看到這些奇景與生物,卻無緣親自觸摸。這是我們希望的未來嗎?

全球氣候急遽變遷,各國不斷湧出氣候難民的現實之下,科技似乎不足以繼續為人類帶來福祉。八八風災即給了我們許多學習的材料,我們對環境的思考,誠如台大張石角教授所言:「莫拉克颱風顯示出台灣有五大脆弱,村落、橋樑、道路、通信、防災。如果今天還在談災難的元凶是洪水、如何提高防洪工程,那無解。正確方向應朝向『地理環境』,把眼光轉向保存這五大脆弱。」

山林是水的故鄉,水是生命的源頭,全球氣候變遷,該是以守護、復育來替代開發、經濟發展思維的時候了。否則真如英國《衛報》所說,到了2050年全球將有6億的氣候難民,其中1.5億的氣候難民都將被迫背井離鄉。但願你我不是其中一員,然而任何他人的行為卻都將影響著你我的生存,打破區域本位,更全面的思考人們的未來是我們這代人必要的課題。

註:美濃水庫與國際反對水壩資料請參考美濃愛鄉協進會網站http://mpa.ngo.org.tw/c-index.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