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在消失與創生當中---原住民族文化的出路在於自我認同

作者/王昭

「這是古琉璃珠串綴成的項鏈。台灣少數民族自己是沒有琉璃製品的,這些珠子是他們在西班牙、荷蘭佔領時期,用以貨易貨的方式從外國人手裏換來的。」

「你再看這套阿美人的民族服裝。這是年齡超過60歲的阿美人老阿嬤親手縫製的,布料用傳統織布機織成。」

「看見這件衣服上的貝珠沒有?這種貝叫硨磲貝,天然硨磲已經是華盛頓公約禁止捕撈的貝種了。所以,這件衣服可不像看上去那麼不起眼。」向記者介紹台灣少數民族文化展品,全國台聯副會長陳傑如數家珍。


這場展覽,就是要原汁原味

當然,並非所有「台灣少數民族歷史文化展」的展品都像珠貝、古琉璃珠這樣價值不菲,但400多件實物,上萬幅圖片,40多部影像資料,均直接來自島內,沒有一件仿品。全國台聯會長梁國揚多次表示,舉辦這場展覽就要原汁原味。

開幕當天,一對退休的北京老夫婦趕來觀展。他們告訴記者,打算明年去臺灣旅遊,因為對島內情況知之甚少,所以先來這裏「掃一下盲」。如今看了展覽才明白,在台灣不叫「高山族」,島內少數民族也不僅僅只在阿里山和日月潭有。

全國台聯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從籌備到12月下旬開展僅有半年時間,有時忙得快要吐血,但這是大陸首次系統介紹島內少數民族的展覽,參與其中也很長見識。「和台灣少數民族接觸這麼久,可這次有好多展品我從來沒見過。看見那串古琉璃珠了嗎?很貴重。據說一顆珠子值一間房子。還有那把姓氏旗,只有在矮靈祭的時候才拿出來。」

原住民族,長老頭目相聚北京

展覽開幕當日,島內14個族群的長老、頭目也出現在展廳。他們身著本族群服裝,一片璀璨、亮麗的色彩。談及對展覽的觀感,卑南族長老陳冠年連歎「不容易」:「14個族的東西能在這麼大的空間裏展出,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有媒體同行這樣描述訪問的結果:好幾位長老、頭目第一句都是「好,很好」,第二句就是「比台灣好」。來自島內參加布展的工作人員解釋道,因為台灣從來沒舉辦過這樣的展覽。此行能來北京,卑南長老陸慶章很興奮:「那些展品都是靜止的,但是我穿著這身衣服站在這裏,可以讓大家從服飾方面,更直觀地認識我們卑南人!」

屬於賽夏人的根志優,提供了此次展覽的全部文字、圖片和影像資料,並負責聯絡隨展訪問大陸的長老頭目。他說:「我記錄這些部落的文化已經有20年了,他們(長老頭目)一直跟我說,很希望讓外人瞭解他們,所以兩個月前我問他們,想不想去大陸走走?他們都好主動好高興。很多人跟我講:『不可以不帶我去啊!』」根志優說,有200多位長老頭目表達了參訪大陸的意願,這大大超出了預算。最後他不得不隱瞞展覽規模,參訪人數才最終削減到大約50位。

陸客入台,要讓部落得到實惠

2007年台灣開放大陸遊客入島旅遊,但居住在旅遊線路沿途的大部分島內少數民族並未從中受惠。「旅行團去的都是熱門地區,比如日月潭、阿里山、墾丁、花蓮……往往僅是路過,沒有去當地的部落裏看一看。遊客得到的只是關於這些地區片面的資訊。其實部落的食物、工藝品、歌舞都是很有特色的。」根志優表示,他希望本次展覽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修改旅遊計畫,讓經濟不發達的少數民族地區得到實惠。

回望展覽的效果,它不僅向大陸民眾掀起了島內原住民族神秘面紗的一角,也為參訪大陸的長老頭目提供了難得的交流平臺。卑南長老陸慶章說:「14個族的語言和服裝都不一樣。大家在臺灣分散在各地,平時根本不會聚在一起。這次能在北京相聚,算是一次突破了!」

文化存續,關鍵在於自我認同

由於歷史和現實原因,直到今天,島內少數民族在社會經濟和文化中仍居於弱勢。大部分青壯年離開部落到都市裡討生活。部落的傳統文化一方面經受著外面世界的衝擊,一方面也隨著部落人員流失而日漸衰弱。一些傳統技藝、生活習俗、語言正滑行在消逝的軌道上。上世紀80年代後,台灣開始推展保護措施。民間、特別是島內少數民族內部進行的自我記錄和保存也值得關注。
展覽期間,主辦方還舉辦了「台灣少數民族歷史文化學術研討會」。記者在會上遇到另一位部落文化的記錄者田貴實。他是賽德克人,專事台灣少數民族紋面傳統的記錄。他遺憾地說,幾年內,隨著島內最後7位紋面老人離世,紋面將從台灣徹底消失。現在他正積極謀求在大陸展出自己多年記錄的紋面文化。

除了記錄和宣傳,專家認為推進部落產業發展是另一種保護少數民族文化的思路。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宣衛則認為,島內少數民族文化存續的出路,最重要的還在於自我認同,才會產生理想效果。他發表的關於撒奇萊雅人的報告從側面支持了這種觀點。

2007年,撒奇萊雅得到台當局正式承認,不再作為阿美人的一支而單列。儘管正名成功,但為區別于阿美,撒奇萊雅不得不為重新構建自己消逝多年的文化而進行大量「創作」。黃宣衛說,一位參與這種「創作」的撒奇萊雅女士告訴他,單是為確定傳統民族服裝,他們就費了很大力氣。他們先是依照黑白照片記錄辨認本族群傳統服裝的樣式,然後再添上經商議決定的色彩。正式註冊為一個族群後,撒奇萊雅要應付很多要求:在民族文化園裏,他們要有自己特色的植物、歌舞、祭祀儀式等等。為此,他們重新構建本族群文化的壓力很大。

「可以看到,族群運動的大背景和族群文化發展有著很多互動。因此,台灣原住民的文化並不是靜止的。有些文化在消失,新的文化又在創生。」黃宣衛總結道。

(本文轉載自:2009年12月29日,人民日報海外版,標題與小標為編者所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