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第一次,我開了眼界

文/李明書

一月底剛去一趟福建回來,這是我第一次到大陸,除了協助帶團、休閒散心之外,更重要的,是終於以實地的遊歷,印證了一直以來在台灣接收到關於大陸的訊息。


一個中國兩個印象

至少從國中開始,就有老師開始述說自己去大陸遊玩的經驗,有趣的是,每一位老師的經歷不盡相同,但是描述卻頗為相似,像是廁所沒門、用黑色的草紙當衛生紙、每個人都隨地吐痰、街道髒亂等等,似乎沒有什麼能讓人津津樂道的。在耳濡目染之下,對於大陸的想法,自是跳脫不了負面的評價。

抱持這樣的觀感直到高三,新聞逐漸播報關於對岸的消息;那一年,不斷重複的是大陸正蓬勃地發展著;尤其正逢要考大學的一年,校方、補習班為了督促自己的學生,以期有良好的升學率,不斷地告訴我們大陸的學生何等地用功,圖書館永遠爆滿,為了讀書、學習,幾乎是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當時接收到的資訊,與過往的反差如此的大,衝擊著既有的印象,然而,由於無法實地考察,所以除了懷疑與納悶之外,似乎也沒太多想法。

上了大學,一脫離升學考試的壓力,重心就放在一般所謂的大學生活上,社團、課業、打工,幾公里以外的事,都跟我不相關似的,對於大陸的印象,就這麼淡了四年。

耳目所及生氣蓬勃

至今攻讀碩士班,一邊在人間出版社工作,有了較多認識大陸的機會,從出版的書籍、媒體、同事之間的談話,逐漸又開始接觸相關的學術、文化、政治、經濟訊息等等,感覺似乎跟既有的印象相差頗大,像是繁華的都市生活、便捷的交通、人民的學習態度,都不再是那樣的鄙陋、低俗;甚至於在台灣的生活,充斥著關於大陸的產品、資料,尤其與出版社的工作較為相關的,莫過於簡體字版的書籍滿佈台灣的書店,翻譯作品、學術文章、文學作品在質與量上,都呈現非常可觀的樣貌,如果不是具有一定的活力,恐怕是難以有這樣的表現。

在出版社工作了將近一年,終於有機會到對岸看看,知道要去福建的當下,心情不外乎喜悅、期待與好奇,非常想身入其境地了解大陸現在的發展,以及當地的生活究竟和台灣有什麼相似與相異。一月二十二日的晚餐時間,我們一行人上了飛機,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越過海洋,到了陌生的土地上。

一個禮拜的行程,遊歷了廈門、漳州、泉州、永定、古田、長汀、瑞金等地方,從沿海到內陸,從都市到鄉間,從現代化城市到歷史古都,每一段路程,都讓我耳目一新。從這段旅程所經歷最繁榮的都市──廈門來說,就耳目所及,市容全然不似想像中的髒亂,便捷的生活機能與設備不斷出現在眼前,生氣勃勃的樣子就這麼浮現出來。二十三日,兩岸的交流團成員,就在廈門一間飯店的會議廳裡交談著。中國社科院的老師們除了自我介紹之外,也表現出每個人的見解和當前關切的問題,深入一步的談話,才驚覺有許多觀點是自己未曾想過的,甚至常常是無法參與談話的內容,只能以學習者的身份在旁頷首;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而且自己又已讀到碩士班的階段,視野與知識的不足,只怕不能歸咎給當前的年輕了。

各具特色的歷史文化多樣性

接下來的行程,逐漸往內陸走去,街景大概不像廈門這般多采多姿,生活呈現出頗為不同的風貌,或許是還未發展到這個地步,發展的重點也不盡然在商業與現代產業。然而,幾個地點遊歷下來,共通之處就是生氣勃勃的樣子,在不同的都市不停地上演著,並且就著當地的特色,展現自己獨特的一面。像是南靖的土樓村表現文化、歷史的風貌,以及當地人堅毅勤奮的性格;瑞金刻劃出革命與大時代的痕跡,當地人對於自身所處的環境背景,無不熟悉;客家村則以最熱情的態度,招呼著外地來的我們,未來的發展,打開人與人、人與世界的關係,就從好客的性格開始。

就拿印象深刻的龍岩來說吧!對龍岩最難忘的景象,就是街道上不間斷的喇叭聲;我們走在有一兩公里長的街道,但是卻連一座紅綠燈都沒有,只有不停往來的機車與少輛汽車,每輛車的時速大概都不低於六十公里,並且習慣性地鳴著喇叭,但是卻不因喇叭聲的叫囂而互相起衝突,反正他們最大的原則就是不出車禍,喇叭聲大概就是扮演著提醒的功能而已,提醒行人小心,也提醒自己別撞到行人,因為他們總是會自行繞過行人。我們一行人邊看、邊聽,也邊笑,一位陳老師饒富深意地說:「這就是源源不絕的生氣。」我想也是的,如果不是由於有更重要的事情而忙於奔波,怎麼可能須要這麼迅速地移動?又怎麼可能不為了被鳴喇叭而下車嚷嚷呢?

源源不絕的生氣讓我開了眼

在龍岩的夜晚,我和三位老師在一間小餐館小聚到凌晨。龍岩是個客家村,除了堅毅不屈的性格之外,人民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好客,這項特質從我們進去點餐時就感受到了;店家先是很抱歉地跟我們說,由於太晚了,食材所剩無幾,能做的菜不多了;但是我們看著擺出來的食材,至少還有二三十種,從中搭配點了五六道菜,我們人少,也僅能吃得下這麼一點了,哪裡有太少的感覺?一直到凌晨兩三點,只剩下我們這一小桌還在聊天,老闆備了一壺茶來,加入我們聊天的行列,也介紹了當地的特色;如果不是太晚了,只怕那壺茶是沖不完的。源源不絕的生氣,也表現在這麼一家小餐館中,店家以自己好客的特質,搭配傳承下來的客家菜,和外來的遊客暢談到深夜。

大陸,至少就福建而言,多山阻隔的地方,原本每個小區域的獨立發展,被現代的高速公路打通了,當地的特色還保留著,卻開啟了交流、轉變的契機,不斷且迅捷地活動著,中學時代的印象是該被滌淨了,至少我沒有用到黑色的衛生紙,沒有見到太過髒亂的街道,而學者的努力、知識的成長、城市的發展,都正在進行著,進行到了我想不到的地步。這一次,也是第一次,我開了眼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