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從德國製造到中國製造

             —— 國際分工體系格局下的吊詭

文/魏三多

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中國大陸在2009年的全年外銷總額已超過德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出口國與名符其實的世界工廠。隨著中國大陸外銷市場的不斷擴大,「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兩者的關係愈來愈被世人所關注,並且被放在天秤的兩端加以衡量。在一位美國財經記者所寫的書:《沒有中國製造的一年》裡,「中國製造」被烙上了低價、劣質、剝削中國勞工、剝奪歐美勞工生存權,甚至是黑心產品的印記;相反的,在另一本由台灣出版的《德意志製造》這部書裡,「德國製造」則是環保、創新、優良工藝傳統、現代主義的原型、便利生活的創造者,因而是高尚品位的代表。


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被放在「背德/道德」、「低俗/時尚」、「抄襲/創新」這樣一種落後與現代的二元框架中來對待,似乎已是一種主流的論述習慣。更有甚者,高舉著「消費主權」的大旗,正義凜然地發起抵制中國製造的運動。在上述對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如此清晰而明確的劃分圖像中,事實上忽略了兩者背後所隱含的跨國資本的流動,以及國際分工體系的結構,從而表現出一種過於簡單與機械的思考。

我們只要稍微舉幾個產品的案例,就能知道此一關係的複雜性:德國采埃孚(ZF)2006年在杭州投產的汽車變速器,我們要把它稱為中國製造還是德國製造?中國家電巨頭TCL收購破產的德國史奈德(SCHNEIDER)電子公司後所生產的電視,應該被視為德國製造還是中國製造?又如以機械製造大國著稱的德國,其電動工具卻有90%從中國進口,其中大部分以中國代工,德國貼牌的方式出現在市場;BMW、賓士等德國名車,其內臟幾乎也都塞滿了中國代工德國品牌的零配件,這些「中」骨「德」皮的產品,往往又以高出代工成本數十倍的價格,打著優良品牌的旗號銷往世界各地,它們到底是中國製造還是德國製造?

德國製造的身世

事實上,「德國製造」這個以近代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標記做為產品的身分,源自於十九世紀末期——當時,英國作為老牌資本主義與工業革命的國家,為了在其國內市場上保護本國產品,用以區隔新興的德國工業所生產的劣質廉價品,而強加在德國產品上的恥辱標記。我們以紡織業的例子來看,英國在第一波的工業革命浪潮中,成為了世界紡機業的霸主,而德國紡機業則於19世紀中期才開始全面起步。由於受當時德國自身工業基礎和技術水準的限制,德國的民族紡機工業主要依靠英國和法國等紡機強國的技術輸出。但是到了20世紀初,英法等紡機強國逐漸感到了來自德國的競爭壓力,開始有意識地控制向德國輸出先進的紡機製造技術。在這種情況下,德國開始從模仿的基礎上發展自主創新之路,並形成了以德勒斯登地區為中心的紡機生產基地。到了20世紀三十年代後期,德國國內已有45%左右的紡機設備出口到世界各地。

我們或許可以這樣來理解,德國製造在一百年前的身分就像今日的中國製造。它經歷了引進發達國家的技術設備,從模仿與仿製為主過渡到自主創新生產的階段,同時在國際聲譽上從遭遇歧視的待遇,以及來自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的妖魔化,到被當代推崇為「高品質」的代名詞。所以德國製造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今的面貌,而是一個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過程。

事實上,面對21世紀國際分工體系的結構調整與區域經濟一體化的趨勢,歐盟計畫取消諸如「德國製造」、「英國製造」改為統一的「歐盟製造」,雖然遭到德國的反對,但是卻也反映了自19世紀以來國際分工,經歷了從部門間分工到產業間分工、再到產品間分工的過程,形成同一產品不同工序間的國際分工,導致像「某某國製造」這樣一種帶有特定生產國印記的標誌名實不符。在這種新的形勢下,「德國製造」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成為歷史名詞。

世界工廠的工廠

幾乎在英國人放棄製造業的今天,「德國製造」仍雄踞歐洲製造業之首,並且成為德國經濟重要的支撐力量。當傳統的德國製造面臨來自新興國家的低價挑戰時,德國憑藉著優勢的科技水準成為世界工廠的製造者。如果說中國製造是世界工廠,那麼德國製造就是世界工廠專用設備的製造者,它是世界工廠的工廠。

表面上看來,似乎是德國傲人的創新技術,讓他們在歷次的經濟危機中化險為夷,所以德國人也自豪的認為「德國製造」就是「製造科技」。事實上,自20世紀八十年代末開始,科學技術特別是資訊技術的發展,以及各國放鬆對資本流動的管制,推動著資本全球化的步伐。然而,由於全球利潤分配的嚴重不平衡,資本的全球化所造成的新國際分工,雖然模糊了產品的國別性格,但是卻是以重新劃分國家間等級關係的格局為代價。因此,所謂的「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不僅僅只是科學技術這樣一種表面上的差別,兩者的關係其實是全球利潤分配失衡下貧富、南北等級的差別。

隨著資訊技術、服務業以及全球化進程迅速發展,國際上不同產業間的垂直分工格局被打破,代之以同一產業內部產品生產的不同環節來進行。具體而言可以分為三大環節,即上游的研究與開發,中游的生產,以及下游的流通。對於發達國家來說,他們正是藉由控制同一產業內部的上、下游環節,而將中游加工製造環節轉移出去交給發展中國家來進行,從而使其生產結構呈現出典型的「啞鈴型」,並在此基礎上控制著產品的利潤分配。也就是說,一件產品的生產最終所兌現的價值,大部分被發達國家控制在手中,而發展中國家的製造業則只能分配到最低的利潤。

德國製造的發展模式,雖然迥異於英美等國放棄製造業改走高科技與金融服務業的路子,但是德國製造作為世界工廠的工廠,其真正的意義在於它仍然牢牢掌握著產品價值鏈的上下游,德國製造所生產的工作母機決定著中國製造的生產前利潤,它更透過品牌流通掌握生產後的價值兌現。如果說中國製造因為只能分潤極低的產品價值而不時有血汗工廠的出現,那麼我們就更應該要知道,壓在血汗工廠身上的巨型啞鈴,則是那些看似優雅、外表光鮮並控制在發達國家手中的研發設計與產銷流通兩座大山,而所謂高尚品位的背後,原來是以別人的血汗為代價。

是中國製造?還是世界製造?

從現實層面來說,中國製造與德國製造確實存在著國際分工格局下不對等的落差,這也是中國製造必須突破的瓶頸。中國大陸的商務部日前聯合了四家商會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刊登了一則商業廣告,目的是為了向世界宣傳「中國製造」並非廉價品的代名詞,同時也在強調:「中國製造」其實也是「世界製造」。的確,當我們說中國大陸是世界工廠時,真正的意義在於它是全球資本流動與國際分工格局下的產物。我們必須站在這一高度上來重新理解中國製造所包含的意義與存在的問題,從而打破一種靜態的「落後/現代」二元對立的想像,而能較為公允而不是歧視的解讀中國製造,同時更為理性而不是濫情的吹捧德國製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