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4月11日 星期日

福州人,三把刀走天下---莆田人,神仙都掙不到他的錢

文/林怡君

福州,福建的省會,但與其他省會城市相比,福州的城市規模屬中等偏下。福州的知名度和曝光度,甚至也比同在福建省境內的廈門還低。你要是跟北方人說起福州,很多人得想半天,通常要過個幾秒鐘後,對方才緩緩的說:「哦,就是廈門的那個福州吧!」。


的確,由於過去幾十年福建作為海防前線,沒有投入開發,連帶影響到省會福州也只能默默,甚至被戲稱為「紙糊的城市」,其知名度可憐地排在後來作為特區的廈門之後。在中國地理上,福州偏安一隅;在中國歷史上,福州也是戰亂中流離失所的皇室平民的庇護所。福州就像是中國的盲腸,不與世爭、平和安祥。

福州伯三把刀創業

但要說起福州的地域性格,呈現出的卻是「外向」與「保守」兩種看似矛盾的特點。

所謂「外向」,福州人移民海外謀生的非常多,這其中還有許多是以偷渡的方式到海外的,這不能不說福州人的性格中帶著冒險犯難、闖天下的勇氣。在許多國家的華人社區,福州人都是當地很主要的群體。早期,外出打拼的福州人,主要靠「三把刀」創業,菜刀、剪刀和剃頭刀,即指福州人最擅長廚師、裁縫師和理髮師這三種職業。移居海外的第一代華人中,福州人靠著這不用資本的「三把刀」起家的比比皆是。

事實上,不只移居海外的福州人,只要是外出的福州人,大抵都從事「三把刀」的職業。有意思的是,連偷渡這麼大的危險都敢冒的福州人,外出時,做的不是大生意賺大錢,反而是最穩當的、不用投入大成本的手藝活。

出門的福州人,做生意賺大錢,不是更好嗎?在大多數的福州人看來卻是危險的,做不得的。福州人家庭觀念都比較重,他們出門時,父母、妻子總是再三吩咐:「到外頭做事要勤快,不可冒險,要顧家顧計。」既然不能去冒險,那就得靠自己的手藝去賺錢。福州人愛說「家有萬金不如手藝在身」,「手藝在身,快活本身」。這話說出一個道理,憑手藝賺錢比什麼都穩當。

福州商人小打小鬧

福州,雖然歷史上是一個商貿城市,東漢時期就與海外有貿易往來;宋代時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門戶;明代鄭和七次下西洋都是在福州太平港(馬尾、長樂一帶)停留休整,增加補給後揚帆出海;到了清代,鴉片戰爭後更被迫開闢爲「五口通商」口岸之一。

可是,現今的福州,不僅在省內的經濟發展落在廈門和泉州之後,若與江蘇、浙江人相比,福州人做大買賣的不多,大商號、大商人更是鳳毛麟角。

福州人做事一向是滿足於小打小鬧,外地人看福州人,也總認為他們小氣,福州企業家的開拓精神也總成不了氣候。比方說,家門口有一間位置不錯的店面,但福州人從來不是留為自用,而是把它租出去給別人經營,以穩穩地賺取每個月的租金。所以在福州經濟界的上層人物中,少有土生土長的福州人。看那些操著外地口音的人士住洋房,開名車,許多福州人心裡就不是滋味,並時不時地來一句:「現在這社會,撐死膽大的。」

有人評價說:廣東人看見黃燈趕緊走,看見紅燈繞道走;而福州人是沒等紅燈亮起,一看見黃燈就停下腳步了。這個時候的福州人屬於明哲保身、不願冒風險的保守型。

閩劇中有一齣戲,叫《依順哥乞燭蒂》,十分生動而深刻地刻畫出一個典型福州人的形象。依順哥是一家絲線店的小老闆,為人忠厚、善良,但工於計算,三十幾歲而未娶到合適的妻子。一天他在收帳途中遇到寡婦春香,見她溫柔賢惠,而又家境貧寒,便託街坊道士嬸前往說媒迎娶。不料六年後,春香的原配陳春生從海外回來了,要尋回自己的妻子。依順哥不肯,於是二人告到海防廳衙門。由於春香難以在二人中取捨,官府便設計叫春香詐死,然後讓依順哥和陳春生選擇,或領走一具屍體,或領取一包銀元。關鍵時刻,依順哥動搖了,選擇了銀元,結果回家打開一看,只是一條燭蒂。依順哥因小失大,傳為千古笑談。依順哥當然不可能概括所有的福州人,但依順哥的性格在普通福州百姓中有一定的代表性。對個人得失過於計較,而又不肯承擔任何風險,自然難有大進取、大收穫了。

莆田人自成一格

「好女不嫁莆田郎,好男不娶福州女」。意思是說,福州大女子主義盛行,福州女子大多養尊處優不做家務。福州男人疼老婆的程度,不只下得了廚房,晚上還得提家中的尿壺。一個夜間替女人舖被子,自己提尿壺的男人,在事業上能有多大出息呢?而莆田在歷史上,一直比較貧困,謀生困難,女子嫁過去吃苦的多。

說莆田,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若說起媽祖林默娘的家鄉湄州島就在莆田,相信絕大多數人應該就覺得熟悉多了。位於福建沿海線中間點的莆田,古稱興化,又稱莆陽、莆仙。它北連福州,南接泉州,西傍山,東臨海。

莆田雖是個小地方,但有自己的方言。莆田話是福建的主要方言之一,與閩北的福州話、閩南話都不同,莆田話的發音很有特色,莆田人一開口很容易就會被認出來。莆田話不僅在福建自成一格,莆田人的性格也自成一格。

有個笑話說,從前軍隊招收偵查兵,錄取的都是莆田人,因為他們之間講話絕對不怕敵人竊聽──因為口音太奇怪,聽不懂。編這個笑話的,肯定是福建人自己。對於外省人來說,福建話是一個整體,不論是福州話、閩南話、莆田話,都一樣聽不懂。只有福建人自己,才能知道這之間的區別。

神仙都賺不到莆田人的錢

莆田人在福建省內似乎也不太受歡迎。在省內的長途巴士上,路程漫漫,閒來無事,便有人先大聲問問車上有無莆田人,要是沒有,整車人就開始損起莆田人,說莆田人的笑話。莆田人會成為福建人茶餘飯後的話題,除了難懂的莆田話之外,恐怕還是與多數福建人很不相同的性格特徵有關。

許多福建人說起莆田人,總認為他們太精明、太計較、太不懂人情世故。比方說,公司發年終獎金給員工,福州人的第一反應是:「怎麼只有這麼多!」,即便已多發三個月;莆田人則說:「我該不是最少的吧?」。這是形容福州人不知足的個性,和莆田人多疑的性格。而當比較每個人獎金的多寡後,發現大家的獎金基本差不多,只是為了不搞平均主義,而有點小差別時,比別人拿得少的福州人會說:「又少啜一小餐了」,而莆田人會抱怨:「我哪點比別人差,要找老闆評評理」。這反映出的是,福州人好吃愛玩和莆田人的斤斤計較。福建有一句話說:「神仙難掙莆仙的錢」,由此可想像莆田人摳門的功夫。難怪有人講,莆田人是很好的生意人,但不是很好的朋友。

莆田本地的經濟發展一般般,但莆田人到外地卻很能大顯身手。北京的建材市場,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莆田人經營的。莆田人做生意的足跡很廣,農曆過年在莆田可以看到來自全大陸各地的車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難怪莆田人自己會說:「凡有人的地方都有莆仙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