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犇報‧第十五期] 勞工事件週記簿

3/17~
血汗手機,吸血從零件開始


        3月17日,洋華光電工會與其他勞工團體集結於勞委會前,抗議桃園縣洋華光電公司違法解雇工會幹部、並指控洋華光電有加班超時、短少加班費、剝削童工、違法解僱勞工等重大違法事項。

        「洋華」作為宏達電(HTC)、三星電子(Samsung)、LG等知名手機的觸控面板供應製造商,在其風光發放10元股息背後,竟是以長工時、低薪資、廉價使用建教合作生的方式累積起巨大的利潤。


也因而除了一面向洋華與政府抗議外,洋華光電工會也將抗議的對象擴大至HTC出貨商宏達電,要求宏達電應對於下游供應商負起相關企業責任,宏達電則以「搞錯對象,不知如何幫助」回應工會的訴求。

        然而,宏達電卻忽略了在產業供應鍊上的企業責任。近日多篇報紙投書均指出企業對其供應廠商的管制,已逐漸成為普世的企業責任,如曾被批評以血汗工廠生產製造鞋類的nike,以及頻果電腦等,都已將下游供應商在勞工待遇、工安、福利納入其行為準則,下游廠商若有違反相關規定,甚至可進行解約。

        由此,生產先進手機產品HTC的宏達電不應該讓其高貴的高科技產品,成為一支支吸滿血的血汗手機。同時,這樣跨國生產的型態的產業的勞動力問題,是否也應該納入兩岸進行中的貿易談判,避免企業以跨疆界的方式剝削兩岸勞工呢?


5/11,富士康第八跳
5/15,富士康第九跳
5/22,富士康第十跳

 大陸富士康工人連續跳樓自殺

        「工時長、薪資低、遇缺不補,一個人作兩個人的事」富士康的員工在互聯網上這麼寫著。

        彷彿是台灣加工出口區的擴大再翻版的富士康,40萬人的廠區,工人被施以軍事化管理,用最嚴謹的、最看得見效率的方式刷新出口紀錄,生產著面對世界市場的代工手機。

        於是在這個被層層疊疊嚴峻管理的世界、人擠著人的生產線上,人與人疏遠著,人只是機器上的螺絲,連呼吸一口尊嚴都非常困難,「體面勞動」喊不進來的禁區。於是「不知道是80、90後的草莓造就了富士康,還是富士康證明了80、90後都是草莓?」

        十連跳,自殺是工人最孤獨的解放。


5/10 你吃素,我也可以不吃豬
台灣雇主逼印尼回教家務工吃豬肉

        佛教吃素,伊斯蘭教(回教)不吃豬肉。這幾乎是小學生程度的世界常識。台灣有許多佛教徒,但從來也沒聽過逼著佛教徒吃葷的行徑。然而我們一邊看著陳樹菊捐款協助弱勢,一邊卻也看到對外勞外配的「欺生」,這個社會錯亂的可怕。

        台灣移工制度禁止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制度性的讓雇主與移工處在不對等的地位,從移工休假、生活習性都受制於雇主,只要雇主不滿意,移工只有乖乖被遣送回國的命運。

        經濟的困境讓移工不得已離鄉,來到這個陌生的島嶼。法律制度讓移工失去自主,賦予雇主無上的權柄,於是跋扈的嘴臉與欺凌的行動,就這麼展開。故事背後,豈止是一兩口豬肉與眼淚?


最夢幻的工作
---社福派遣勞動


        一名在立法院從事清潔工作的伊甸基金會派遣員工,承包立法院清潔業務的公司也付給伊甸基金會每月二萬二千五十元,但伊甸基金會扣除管銷、保險、稅金等各種成本之後,卻只給這名派遣員工一萬兩千左右的薪資。

         依照「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像這樣身障朋友是按勞給付,亦即是就他們工作能力,領取相對的薪資。然而「身障法」在法律設計上與資本工資脫鉤的美意,卻使得身障朋友未能完整的領取工作應有的報酬。

        由於身障朋友需納入庇護工場,而目前政府在評比庇護工場時,都已盈餘當作經營績效指標,無形中使得庇護工場對身障朋友薪資所得的剝奪。

        低新加上派遣制度,這真是這時代最夢幻,最沒有尊嚴的工作了。

2 則留言:

  1. 跳樓的短暫自由,代價卻是生命。

    回覆刪除
  2. 回樓上:什麼樣的人,願意以生命的終結為代價,換取短暫的自由。

    回覆刪除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