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犇報‧第22期] 毒蘋果札記‧包大人

施善繼

二零一零‧十二‧三‧包大人

台灣民間敬拜包公祖
        手裡提著一袋袋,分門別類固定數額的燕巢芭樂、4129番邦蘋果、漲了幾近三倍的省產無子檸檬,以及其他利用通貨換取的民生配給,從地下室一階一階爬回地面,超市釘在牆上單音喇叭自顧不暇的聒噪,絕不放過咬緊我的兩隻耳朵,轟鳴的說「包大人特賣,包大人特賣,包大人買二送一,勿失良機……」沒有駐足凝神聽它說完究竟,逕自走遠,餘音嘵嘵飄往冬日公園樹群間的風聲搖搖。

        行抵人行穿越道,等待紅燈轉綠,腦袋方始會意捻了過來,包大人,一準是某個成人紙尿布的品牌,不會錯,包大人,專門服伺需要包裹的大人,誰家泌尿系統出了問題的大人,便得要包它一包,現代人真幸,包大人體貼入微走進社區,陪伴君側。好幫手,包大人探街巷訪鄰里痌瘝在抱。
        大人耶,古代一般民眾對為官者的呼畏,帝制廢除後,在國家機器裡任職,領食俸祿唯生的各級公務員工,他們都有美麗的摩登稱謂,古今名銜雖異本質則同,魚肉百姓大有人在,五鬼搬運真把鬼罵污了,那些個無時無刻處心積慮如何搬怎麼運的,沒有一個不是他媽媽的兒子或女兒,攏係人。

        台灣的民間信仰有一尊神祇,號「包公祖」,近我家大街的一戶神壇供了他,民間對他的另一個禮稱「包青天」,人盡皆知他即包拯。這位逝於1062年的北宋政治家,安徽合肥人,安徽離台灣多遠?台灣人千里迢迢遙拜著安徽人,拜他的鐵面無私,拜他的清官典型,他的立朝剛毅,貴戚宦官俱偕斂手。1061年他就任樞密副使,參與軍政的管理,相當於今日的國防部,949年前中國哪需軍購,要之奸賊亂臣定難逃他正直的明敏斷訟。

        去中國化這四字,從一個皇民的老嘴脫口,再傳給兩顆子彈的受益人,他們輪流站在日本鬼子留下的總督府陽台,向著虛無的灰天揮手,灰天不意的看見了他們的手式,無語,灰天居然回授給他們黑金的身影,灰天畢竟也有眼瞎失查的時候。

        為何不先「去日本化」,不先「去美國化」,這兩個詞也都由四個漢字組成。我們花錢聘請站在高校講壇,指導學生「去殖民」的先生,伊自己顯然私下唯心把「殖民」、 「再殖民」、「後殖民」當成教條,而不斷的清洗絡繹不絕來修他課程的學生們的大腦與小腦,他的「自我殖民」,渾然天成樂在其中。

        對鬼子的依戀,乃殖民主義的迷魂還在幽幽發酵,鬼子的蜜語甜言仿如,我那降生方滿半歲的孫子無事撒嬌哼唧,即需塞進他口裡的人造奶嘴,伊便吸著吸著而憇然入睡。對霸凌美利堅狂暴男的依依不捨,若不甘淪為玩物,如何譬喻?我指望我們原係出身清純的小家碧玉,我們絕非新舊殖民主義幽靈予取予求的棄婦。

        一名不定期悠謬出現在我的眼耳之間,踩著一台破舊腳踏車的老大叔,飛閃之際頗為清晰聽聞,他總唱著那首「軍艦進行曲」自得其樂,在失憶症日漸蔓延的晨昏,我沒有一次追得上,一睹他確切的面目,只接到車輪氣流留下忽高忽低的音調,但可以據此判斷老人的精神官能,健全無礙。不由得記起陳映真在他的小說《忠孝公園》裡,那位穿著日本海軍戰鬥服的台灣人日本兵「林標」頭上戴著戰鬥帽,數度前往南台灣的高市,索討「日本軍伕」的補償金。

        等待老皇民絕塵之日,等待三級貧戶之子告老還鄉,未來的歲月必將證明「去中國化」皆他二者造孽誅心愚民的空話一句,徒勞歷史的荒陬。

        上神壇「包公祖」給包拯燒幾柱香膜拜一番,使用「包大人」紙尿布處理泌尿系統的異狀,這些「安徽化」了的行為,自然涵容於「中國化」裡。每個月逢新月與滿月的兩日,都要去松江路或三峽白雞的行天宮禮拜的信眾,他們拜坐鎮宮中的關羽,距今更久1790年,山西臨猗人。某些商人還特別在意關羽的塑像,坐落在新竹十八尖山上空的那一大尊,關公左手握著書卷,選擇不去膜拜者,認定閱籍中的關聖帝君,世俗的將之解讀為關雲長在翻本,經商耗蝕了也才登高朝拜,祈求關老爺暗中挹注能轉虧為盈,在商言商姑且聽之。台灣人敬拜山西人而不以為忤,那不正是體現了中國歷史長河的悠悠沈澱,知感交融的血脈情緣。政痞的譫言與妄語,不妨使用「包大人」時一併把它裹進密不透氣,用完丟棄。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