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犇報‧第37期】毒蘋果札記 2012.04


施善繼

二○一二‧三‧十三‧總督非特首

1980.11.12吳耀忠三寫文工者《青年詩人善繼》
        啊,我們選的不是特首嗎?這個狐疑滿佈的驚嘆之氣;在選季過後依計推出的事例中,從耳邊陌生或相識的人們嘴裡噓了出來,他們當真無辜受了鬼魂迷竅,日子過了五、六十年,少小經風沾露垂垂暮老,他們小時候吹的七彩泡泡小時候一顆顆爆了,泡泡在空中短暫飄飛的美麗幻境,泡泡在他們的第二代吹玩時也爆了,如今輪到第三代,幻境仍舊,終歸也將在綿綿細雨的惱人三月,被毛尖的水針刺破。
        
        不是特首,不是又是什麽?香港一九九七、七、一回歸,香港人選出貨真價實的特首。一九九七上朔至一八四三,英帝一共派命28人,管治一八四一年一月它動武強行佔領的香港,他們的官銜總督,從第一任的璞鼎查到最後一任,臨別前還不忘搔首弄姿妖媚百態的彭定康,洋洋灑灑前後漫漫一百五十五年。香港的割讓係據一八四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中英補辦簽訂的《南京條約》第三條,英帝的下一個動作,在一八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中英北京條約》第六條規定割據九龍。窮凶極惡變本加厲的狼子野心最末一招,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脅迫簽下《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香港新界的租借九十九年,至一九九七期滿。時過境遷了嗎?斬釘截鐵絕不,歷史從不曾發黴生鏽,黴需刮洗鏽則要榔頭重力敲擊,歷史文件更需要隨時溫習,永保不會忘記。

    《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如下:

      「 朔查多年以來,素悉香港一處,非拓展界址不足以資保衛。今中英兩國政府議定大略,按照黏附地圖,展拓英界,作為新租之地。其所定詳細界限,應俟兩國派員勘明,再行劃定,以九十九年為限期。又議定:所有現在九龍城內駐扎之中國官員仍可各司其事;惟不得與保衛香港之武備,有所妨礙。其餘新界之地專歸英國管轄。至九龍向通新安陸路,中國官民照常行走。又議定:仍留九龍城原舊碼頭一區,以便中國兵商各船任便往來停泊,且便城內官民任便行走。將來中國建造鐵路至九龍英國管轄界,臨時商辦。 」

        香港正式回歸的前兩年,我寫了一首十四行詩:

        迎九七
        ──香港

        嘟嘟噥噥撒切爾夫人
        咕咕嚕嚕撒切爾夫人
        支支吾吾里夫金德
        G G Y Y末代港督彭定康

        阿公祖公曾祖同治道光嘉慶
        裊裊鴉片點燃黑心石床
        閉目吐霧吞雲養神自娛
        割地就割流氓啥鳥聯合聲明

        銅鑼灣銅鑼銅油天天擦
        尖沙咀帆影片片徐徐海風
        新界平平靜靜綠綠蔥蔥

        日不落急急落急急落了落了
        一千零七十六方公里
        國旗重升中國中國重升國旗


        選了半天,選了又選,誰以為他在選特首,見鬼了。六百八十萬選2號,六百零九萬選1號,2號和1號甚至3號皆非特首。司徒有一票,包道有一票,希拉與奧巴馬也各有一票,他們選的才算數,四票加起來變成一票,他們的這一票是代數是幾何,是微分與積分,他們在選他們中意的總督。

        總督:宗主國在其殖民地的代表稱為「總督」。

        日據台灣,若以其首任總督樺山資紀的始政日一八九五年五月十日起計,迄末代的安藤利吉結束任期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們共在島上威福肆虐長達五十年五個月又十五天。他們享受座椅上的榮寵,最長九年的佐久間佐馬太,最短的僅兩個月的南弘。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光復至今,進出日人留下總督府那座建築遺跡裡為島民辦公的總督們,從派任到國大代表間接選舉,再到島民直接選號,均不脫圈選總督的本質。總督府坐西朝東,說是迎向旭日,膜拜天皇。

        選號選總督選得通體麻痺,膩味至極,一聽選號瞬即作嘔。

        選號選總督的日子早些落幕吧!

二0一二˙三˙十四 神會耀忠

        耀忠深愛柴科夫斯基,相約見面時他渾然忘我細細低吟柴氏。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那個四分之四拍有節制的快版盈溢着傲氣的勇武樂想,仿彿提示我們又見面了的暗號,宣敘一段歡愉相聚的開端。耀忠「愛柴」,愛柴科夫斯基音樂裏明亮的生活肯定與蓬勃的激奮人心。

        他從藝廊放下工作回三峽,祖師廟旁老家的塵埃靜謐,深達數進,潮暗無聲,披著陽光入屋一剎那便被陰冷嗜淨,通往二樓的木梯嘎嘎作响,邊爬樓梯,柴氏那些熟悉的旋律,順當的從他的鼻腔溜了出來。

        柴氏的交響幻想曲《里米尼弗蘭切斯卡》,生前忘了與他談話。這首取材自詩人但丁《神曲〈地域篇〉》第五歌的管弦樂作品,音樂家用他浪漫的織體,以聲音的形象描繪成普遍的社會悲劇,不讓弗蘭切斯卡停留在中世紀的傳奇裏,愛戀的堅貞被濁世的桎梏撲滅,憧憬的幸福無望,明光漆黑。畫家一方面進行着愛情的濃烈,卻同時步往未知的幽冥,他的弗蘭切斯卡的雙手,無法力挽最終那一景徒然的蒼白。

        陰間若無國界,不再紛擾;畫家應該已經會見了地獄裏的弗蘭切斯卡。

        砒霜
     -----致柴科夫斯基
        及畫家吳耀忠
       
        1.
        中校僅僅牽走日夜七魄
        便隱隱約約傳來
        木匠與托爾斯泰默默對泣

        雙手掩面難忍嗚咽
        行板如歌
        歌如行板

        其餘三魂遍尋不着
        到底汝將之埋藏
        那瓣心室左右那間心房
        或正演奏悲愴哪個管弦樂團

        2.
        男子漢硬朗朗若假包換堂堂
        六尺曲思幽微纖細似髮
        誰聽誰憂鬱葛藤誰攀

        梅克夫人喔不
        理該知情聖彼得堡全城
        竟叩應無人叩應

        秋水真忘煮沸
        晚了已經世紀馬上換幕改景
        舞台堪舊私愛萬般苦辛
        砒霜快意砒霜純淨煥然如醒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