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犇報‧第38期】我願做橋梁,帶孩子去看外面的天

台灣志願者在大陸西部山區支教

張文靜 郭剛
  
在大陸山區支教的劉湘吟(網路圖片)
2009年,不惑之年的她賣掉台灣老家的房子,拿起揹包,背上自己所有的家當,不顧家人和朋友的質疑,開始了自己一個人在大陸西部山區的「生命之旅」,義無反顧地踏上充滿挑戰和未知的支教之路。

她就是來自台灣的劉湘吟。2009年,劉湘吟在陜西省紫陽縣開始支教。一年之後,她又輾轉來到雲南省永寧鄉繼續自己熱愛的這項公益事業。「每個人對生活的選擇各不相同。在嘗試過安逸的物質生活後,我更喜歡精神層面的富裕,所以我選擇在山區支教,和孩子們朝夕相伴。」劉湘吟說。

深山大溝走進去

單打獨鬥兩年後,劉湘吟加入了北京西部陽光農村發展基金會組織的支教志願者隊伍,並於20118月來到位於甘肅的國家級貧困縣宕昌縣好梯鄉茍家院小學支教。

西部山區的山大溝深、交通不便、物資匱乏、信息閉塞讓土生土長在台灣的劉湘吟一時難以適應。「和陜西紫陽、雲南永寧相比,宕昌更貧困,交通更不便,生存條件更惡劣。」

好梯鄉位於宕昌縣城以東60公里處,而茍家院小學距離好梯鄉政府所在地尚有20多公里的山路。從宕昌縣城出發,翻過一座全程為「之」字形、海拔3000多公尺的毛羽山,途經兩個鄉鎮,再翻過一座崎嶇不平的紅嘴梁山,最後徒步走過一段1公里多的山間小道,歷時3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了劉湘吟所在的茍家院小學。

大山之外有藍天

「由於交通不便,這裡的孩子幾乎從沒走出過大山。」劉湘吟說。每每看到這裡的座座大山,她的心情就很沉重,如同看到了橫在孩子面前的一個個「攔路虎」。於是她決定,除了給孩子們教授課本的內容外,還要利用自己豐富的閱歷,給他們講講大山外面的精彩世界。「我願作橋樑,帶孩子們去看外面的天。」

「上劉老師的課就像去了很多地方。雖然我沒去過台灣,但我知道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那兒有什麼樣的風土人情。」茍家院小學六年級學生茍調珍說,「劉老師還教給我們很多台灣民歌,像《外婆的澎湖灣》。」小調珍天真地唱了起來,「晚風輕拂澎湖灣,白浪逐沙灘 ,沒有椰林綴斜陽,只是一片海藍藍……」

生活平淡心裡甜

「提到支教,所有人都會首先想到志願者帶給孩子很多知識,但我認為真正從支教活動中受益的恰恰是志願者本身。」劉湘吟說。

來到茍家院小學之前,在台灣生活多年的劉湘吟很少做飯,而在茍家院小學支教後,她每天都得自己劈柴砸煤、生火做飯,到了寒冬,洗土豆(馬鈴薯)、切土豆這些小事也經常把她的雙手凍得通紅,讓她忍不住要掉眼淚。「支教大大增強了我的生存能力,支教生活就是一次深度旅行。」劉湘吟說,「同時,孩子也是我的一面鏡子,讓我知道自己所需所求,讓我明白未來的道路在哪裡。」

茍家院小學裡一間不足5平方公尺的小房間就是她的臥室兼廚房。一張略顯單薄的單人床,一張被教案、作業堆滿的桌子,一個做飯取暖的煤爐,就是她房間裡的所有傢具。牆上貼著的學生送的「劉老師,祝你身體健康、天天快樂」的繪畫作品格外引人注目。「支教生活雖平淡但充實,身體累但心裡甜。」劉湘吟說,儘管對目前的生活很滿足,但她覺得對家人虧欠太多。支教以來,為了節省時間和路費,她三年都沒有回過台灣老家。

走出大山有橋梁

宕昌縣好梯鄉中心學校校長馬天霄說,像劉湘吟一樣,好梯鄉還有9個來自山東煙臺、江蘇無錫、廣東韶關等地的志願者在當地的5所小學默默付出。「志願者不僅給孩子帶來了知識,更多的是將把握機會改變命運的理念教給了孩子,讓他們有了走出大山的動力」。

「選擇了支教,就無怨無悔。我們放下的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但獲得的卻是生命中最有意義的東西。」來自山東煙臺在好梯鄉彭家山小學支教的志願者高明明說。

劉湘吟說,山區裡最缺的是能留下來的老師,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通過多種形式為貧困山區的教育貢獻力量,為貧困山區的孩子搭建更多通向外界的橋梁。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