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犇報‧第41期】和平?人權?恐怖攻擊!


達賴喇嘛的真實形象

德國媒體批露:達賴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地下戀情

達賴喇嘛(中間最前者)和游擊隊合影。(網路圖片)

編按: 達賴是誰?他曾經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被西方媒體譽為「西藏精神領袖」。達賴是誰?他到底是宗教自由與人權的鬥士,還是美國中情局在西藏從事謀殺和恐怖攻擊的一枚棋子?2012年6月德國公立電視第1台《全景》(Panorama)節目與《南德意志報》,共同製播了一集「達賴喇嘛與美國中情局」(Der Dalai Lama und die CIA)的影片,揭露達賴接受美國中情局的支助,組織武裝游擊隊在西藏進行恐怖攻擊。

正如《南德意志報》所報導:中情局迄今仍然為美國政府在世界各地策劃推翻各國民選政府的暴動,扶植親美獨裁政權,並執行暗殺、綁架和迫害不受歡迎的政治對手,是美國外交看不見的一隻手。而達賴與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情報組織扯上關係,這意味著什麼?無怪乎德國媒體會發出疑問:「什麼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達賴喇嘛的真實形象?」為了讓讀者對德國媒體的報導有所了解,本報國際編譯組摘錄《南德意志報》相關報導,並加上小標題方便讀者閱讀。

和平的表象

美國中情局幹員諾斯(John Kenneth Knaus)在第一次與達賴喇嘛會面前,代號「聖馬戲團」(St Circus)的秘密行動已經開展了8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在科羅拉多州軍事訓練營對藏人遊擊隊進行培訓,並提供數以噸計的武器,用以對付共同的敵人——共產主義中國。在解密的文件中,達賴每年也得到中情局18萬美元的資助。

諾斯於1964年在印度北部拜見達賴之前,並沒有指望能夠得到這位宗教領袖的熱忱感謝,但是受到如此冷淡的對待卻也出乎他的意料。現年89歲的諾斯在馬里蘭州的住所裡回憶道。事實上,中情局在西藏的聯絡人是達賴喇嘛的一位哥哥。「我畢恭畢敬地走到他面前」,諾斯說話時雙手合十,「那是我這輩子經歷過的最冷漠的會見之一,非常形式化,很合乎禮節」,平時不乏熱情幽默的達賴喇嘛,「顯然並不願意對我表示歡迎。」

多年後他才明白,為什麼當年達賴喇嘛要刻意與他保持距離。這位西藏精神領袖清楚地知道,來客的身份意味著什麼:毒藥、謀殺與惡行。諾斯說,「對他來說,我代表著與暴力的關係,身為佛教徒的他當然不能表示讚同」,至少不能公開讚同。

「像達賴這樣的人物,一言一行當然要符合自己所宣揚的教義。無論過去還是現在,由惡名昭彰的中情局資助和組織遊擊戰,與達賴喇嘛所傳遞的非暴力抵抗的溫和訊息,兩者之間都存在著巨大矛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遊擊隊和中情局——聽起來就像將教皇、女人和保時捷放在一起令人不可思議。但是,這個世界有些時候的確是不可思議的。」諾斯這番話是面對美國電影導演麗莎‧凱西(Lisa Cathey)的鏡頭講的。

凱西製作的紀錄片《中情局在西藏》進行了30餘場採訪,對諾斯的採訪是其中的一個。該片預計於今年內製作完成,凱西已將其中部分採訪提前發布在 kefiblog.com 網站上。
 

美國中情局的一顆棋子

這場戰爭從1955年開始,一直持續到上世紀70年代初。最初是在西藏,之後,1959年在尼泊爾。凱西說「這與大多數人對西藏的印象,和平與非暴力,當然是有衝突的」。

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便有一些關於中情局和達賴喇嘛的書籍和電影問市,但很多事情仍然撲朔迷離,真偽難辨。沒有爭議的是,達賴的兩位兄長很早就與美國中情局建立了聯繫,此後,中情局成為藏人遊擊隊的贊助者。

《南德意志報》和《全景》節目調查的結論是:達賴喇嘛與中情局的關係,比他承認的更密切,他對事件的了解,也比他承認的多得多。除了受訪的老兵們某些十分坦率的表白之外,幾年前曝光的一些美國政府絕密文件也指向這一點。雖然無法證明達賴喇嘛是在撒謊,但他從來沒有說出過全部的真相;雖然他所扮演的角色難以知曉,但是他對待這一問題的態度看似並不真誠。對於一位覺者來說,真相從來都不應該以複數的形態出現。

根據許多佛教徒的說法,十四世達賴喇嘛是1391年第一次降臨人世後,經過一次次輪回,1935年7月以農民之子的身份再次返回人間。他被信徒尊為「神王」、「觀世音菩薩」、「智慧的海洋」、「手持白蓮者」、「無與倫比的上師」和「滿足願望的如意寶石」。雖然這位獲得過95個高級或最高級獎項、擁有數十個博士頭銜的「尊者」曾經說過,他「願做每個人心目中希望的那個人」。但是這個世界恐怕並不願意看到,達賴曾是冷戰時期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一顆棋子。達賴與中情局的直接關係和其最高道德權威的身份完全不符。

達賴喇嘛同時也代表著正義與和平,但中情局既不是祈禱團,也不是虔誠的兄弟會,它意味著對專制政權的扶植和支持,意味著謀殺、綁架和迫害,迄今依然如此。中情局是美國外交看不見的一隻手,一手策劃推翻民選政府的暴動,通過所謂「改變健康狀況委員會」做出決議,暗殺不受歡迎的政治對手。「如果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是有危險的」,中情局前局長喬治‧特尼特1997年夏天上任時這樣說過。無論任何年代,這都是一條明智的忠告。

達賴喇嘛的密使於1951年通過美國駐新德里使館和駐加爾各答領館同美方進行了首次接觸,會面的主題是軍事和資金援助。達賴喇嘛的一個哥哥也參加了會面。同年,美國國防部在致達賴喇嘛的信函中同意提供「輕武器」,並許諾給予資金援助。

1956年,代號「聖馬戲團」的行動計劃出爐。中情局上世紀60年代的一份備忘錄中寫道:「該計劃的目標是維護西藏自治的政治方案」以及「在共產主義中國內部針對可能出現的政治動向扶植反對力量」,當然也包括中情局亟欲謀求的戰略軍事基地和豐富礦藏。自此,中情局開始在南太平洋某小島上對藏人遊擊隊進行殺人、射擊、佈雷和制造炸彈的訓練。達賴喇嘛的一個哥哥還在訓練中擔任翻譯。
 

殺死盡可能多的漢人

在中情局訓練的遊擊隊員護送下,達賴喇嘛於1959年初越過喜馬拉雅山逃往印度,並開始在流亡中宣揚非暴力政策。在逃亡途中,他的追隨者們始終與中情局聯繫人保持著無線電聯絡。至於此次逃亡計劃是否由中情局一手策劃,目前尚存爭議。最近,達賴喇嘛在維也納仍堅稱其逃亡純屬西藏內部事務。

作為當時全世界最出名的流亡者,達賴喇嘛在抵達印度數月後,即對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的「個人支持和物質援助」表示感謝。1960年和1964年,新當選的甘迺迪總統與之後的約翰遜總統也分別收到類似信件。這些致美國總統的信函對武器、中情局和遊擊隊隻字未提。迄今為止,達賴仍然聲稱從未向美國請求過軍事援助,也從未號召藏人拿起武器。

或許達賴喇嘛確實不了解西藏和中情局間緊密合作的每個細節,但也絕非像其表現的那樣一無所知。達賴應該最遲在1958年就獲知了中情局的準軍事訓練情況,因為據達賴在10年前向一名女記者講述的故事可證明。故事是這樣:兩名受過中情局訓練的藏人向其展示操作反坦克火箭筒的技能。發射完第一發炮彈後,他們花了一刻鐘時間才完成了重新裝彈。達賴喇嘛笑著對女記者說:「我當時問,難道你們發射後請敵人等上15分鐘?絕不可能。」

當時約有8.5萬名遊擊隊員活躍在藏南地區,他們統一使用「Chushi Gangdrug」(藏語「四水六崗」)的代號並與中情局緊密合作。一名受訓的遊擊隊員曾詢問是否可以配備攜帶式核彈,以「殺死成百上千的漢人」。在一部BBC紀錄片中,一名前遊擊隊員說:「我們希望殺死盡可能多的漢人。我們會為殺死動物進行禱告,但絕不會為殺死漢人禱告。」  

 
不領情的「好人」
 

1971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秘密訪華後,美國人終止了中情局的西藏行動。這項行動共耗費了數千萬美元。從該年外交轉折的一份美國備忘錄可以看出,在當時美國人眼裡,達賴喇嘛在經濟和政治上完全依賴於他們。

失去美國情報機構支持後,藏人游擊隊迅速瓦解。1974年,聽到達賴喇嘛號召投降的廣播後,最後一批遊擊隊員在尼泊爾的流亡營地中放下了武器。這位覺者從未宣稱其不犯錯,但是他所宣揚、並且為其帶來世界各地大量募捐的非暴力道路,卻已佈滿坎坷。

前中期局幹員諾斯在採訪過程中深陷在沙發中,雙手交叉在腦後,顯得十分放鬆。實際上,他與其說是坐,不如說是躺。帶有黃褐色斑點的眼鏡還有他的鬍子,使他看起來心情不錯。他一本正經、一字一句地接著說道:「我們曾經幫助藏人,為實現他們的追求而鬥爭。」說完話,他面露微笑,由此可見:在這件事情上,他自認其行為無可指謫。中情局文件中也將「西藏事業」稱為「最浪漫主義的行動」之一,他也以此感到自豪。因為諾斯相信,他確實是站在「好人」的一方,盡管這位「好人」對此並不願承認。 


(本文摘譯自《南德意志報》2012.06.08〈神聖的表象〉一文)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