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犇報‧第43期】唱墨西哥的傳奇


查偉拉‧巴爾加斯(Chavela Vargas) 

吳珍季

墨西哥傳奇:查偉拉‧巴爾加斯(Chavela Vargas)(網路圖片)

2012年8月5日,墨西哥的另一顆巨星殞落,傳奇歌手查偉拉‧巴爾加斯因為心臟與呼吸道問題逝世於墨西哥的莫雷洛州(Morelos),得年93歲。
同一年間,墨西哥失去了兩位國寶,一位寫墨西哥的傳奇:卡洛斯‧富安蒂斯(Carlos Fuentes),一位唱墨西哥的傳奇:查偉拉‧巴爾加斯(Chavela Vargas)。

查偉拉在哥斯大黎加出生,14歲時來到墨西哥賣藝謀生,擅長唱墨西哥的鄉野牧歌(Ranchera),30歲時被墨西哥作曲家阿爾福雷多‧西梅內斯(Alfredo Jimenez)發掘,發行第一張專輯叫〈波西米亞之夜〉(Noche de Bohemia),之後到今年共發行80張專輯,除了在50多歲時曾因對抗酒癮暫別舞台15年,81歲時接受媒體採訪大方公開出櫃,後來又在83歲時受西班牙知名導演阿莫多瓦推薦登上紐約卡內基廳演唱。

查偉拉生活習慣特異,從小就喜歡中性模樣裝扮,穿上大斗蓬,抽雪茄、酗酒,嗓子也因酗酒喝壞了。導演阿莫多瓦卻特別鍾情於查偉拉粗啞的嗓子,另外也吸引了像弗烈達卡蘿(Frida Kahlo)、里維拉狄亞哥(Rivera Diego)的藝術家朋友,還有西班牙詩人賈西亞羅卡(García Lorca)同樣與他們頗有交情。

鄉野牧歌是墨西哥的傳統民謠,演唱鄉野牧歌的歌手通常都是帶著吉他,邊彈邊唱,歌曲大多與愛情、大自然有關。在1910年墨西哥大革命時代,鄉野牧歌演變成了愛國歌曲,深受貴族喜愛,旋律則類似華爾滋、波卡、波麗露。

鄉野牧歌既然源於放牧(rancho)與鄉村,原本就粗獷與樸實自然,而查偉拉嗓音沙啞、厚實、時而嘶吼、時而吶喊,演繹風格獨特,總是帶著濃厚的滄桑感,卻又撩撫人心,獨有的特色被稱為「溫柔的沙啞嗓音」。電影弗烈達(Frida)中,查偉拉曾兩次入鏡,酒吧裡蒼老、短髮、嶙瘦、披著黑斗蓬的那位看似男性的歌手就是查偉拉,以哭泣的女人(La Llorona)和黑鴿子(Negra Paloma)兩首歌唱出弗烈達破碎的心,歌曲最後的嘶喊即是查偉拉典型的演唱風格,也是她獨樹一格,特別引人懷念的原因。

La Llorona

Todos me dicen el negro, Llorona
Negro pero cariñoso.
Todos me dicen el negro, Llorona
Negro pero cariñoso.
Yo soy como el chile verde, Llorona
Picante pero sabroso.
Yo soy como el chile verde, Llorona
Picante pero sabroso.
Ay de mí, Llorona Llorona,
Llorona, llévame al río
Tápame con tu rebozo, Llorona
Porque me muero de frió
Si porque te quiero quieres, Llorona
Quieres que te quieres más
Si ya te he dado la vida, Llorona
¿Qué mas quieres?
¿Quieres más?

哭泣的女人

每個人都說我是黑人,哭泣的女人
黑卻充滿愛。
每個人都說我是黑人,哭泣的女人
黑卻充滿愛。
我像是綠辣椒,哭泣的女人
辛辣卻美味。
我像是綠辣椒,哭泣的女人
辛辣卻美味。
唉,可憐的我啊!哭泣的女人
哭泣的女人啊,帶我到河邊
用你的披肩披覆我,哭泣的女人
因為我快要凍死了
如果是因為你要我愛你,哭泣的女人
你要我愛你更多
如果我已經給了你生命,哭泣的女人
還有什麽是你想要的?
你想要更多嗎?


Paloma Negra

Ya me canso de llorar y no amanece
Ya no sé si maldecirte o por ti rezar
Tengo miedo de buscarte y de encontrarte
Donde me aseguran mis amigos que te vas
Hay momentos en que quisiera mejor rajarme
Arrancarme ya los clavos de mi penar
Pero mis ojos se mueren sin mirar tus ojos
Y mi cariño con la aurora te vuelve a esperar

Y agarraste por tu cuenta la parranda
Paloma negra, paloma negra ¿dónde, dónde andarás?
Ya no jueges con mi honra parrandera
Si tus caricias han de ser mías, de nadie más
Y aunque te amo con locura ya no vuelva
Paloma negra eres la reja de un penar
Quiero ser libre vivir mi vida con quien yo quiera
Díos dame fuerza que me estoy muriendo
por irlo a buscar

Y agarraste por tu cuenta las parrandas

黑色的鴿子

我已經哭累了,天還沒亮,
我已不清楚該詛咒你還是為你祈禱
我害怕尋找你也怕找到你,
因為我的朋友都認定你將離開
有時我想最好剖開自己
拔掉折磨我的釘子
但是我的眼神在沒有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逝去
而我的愛在曙光里再次等你歸來

而你放縱自己尋歡作樂
黑色的鴿子、黑色的鴿子
你在哪裡?
別再玩弄我的尊嚴,派對女郎
你的愛撫是屬於我的,不是別人的
即使我愛你直至瘋狂,你已經不會回來
黑色的鴿子阿,你關在受苦的鳥籠裡
我想要自由,和我選的人一起生活
神啊,給我力量,我渴望找到那人

而你依然放縱自己尋歡作樂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