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犇報‧第43期】歷史現場回顧


不要讓黃先銀成為下一個環保烈士

莽萍(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教授)

                 最後一刻的黃先銀皈依念佛,發心去往西方極樂世界,繼續保護鄱陽湖候鳥  (網路圖片)
在過年的日子裡,我一直擔心著一個人,不知道他能不能過好這個年。他就是鄱陽湖區自然保護區候鳥義務保護員黃先銀。
前不久,他背著被毒死的天鵝和野鴨找到媒體,揭露「當地不法分子將罪惡的雙手伸向在鄱陽湖越冬的天鵝」。後來,這條新聞被包括《新京報》在內的很多媒體報導了,但黃先銀的命運,卻又似乎並沒有大的改變。


報導說,天鵝的死法有兩種,一種是被人下藥毒死,另外一種是被鐵網活捉。其利益鏈是暴殮天物的食客,以及利慾薰心的酒店經營者和村民。而揭露這一事實的黃先銀,為保護天鵝也正在孤軍奮戰,面臨有家不敢回的危險處境。事實上,據報導,早在2006年,黃先銀就曾將兩隻中毒的天鵝從茶湖邊解救出來,當他帶走天鵝時還遭到投毒村民的追打。而這一年,正是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發佈候鳥數量顯著增加消息的一年。

實際上,恰在那時,保護區內已出現不少毒殺天鵝和候鳥的事件。黃先銀已經把天鵝等珍稀候鳥被毒殺的情況報告給當地有關部門。但是顯然,毒殺天鵝等候鳥的苗頭沒有被有效制止。直到兩年後的今天,鄱陽湖自然保護區內有更多村民捲入違法偷獵活動,導致很多隻天鵝和雁鴨以及其他珍稀鳥類成為盤中餐。

黃先銀揭露當地村民盲目追逐利益、毒殺天鵝的真相,這也是他遭到毒打和有家不能回的原因。據報導,即便是在平時,黃先銀的家也是門戶緊閉,窗戶玻璃都被打碎。透過殘破的玻璃窗,人們可以看到黃先銀家裡幾無傢俱擺設,一副長期無人居住的情形。事實上,黃先銀的孩子已經受到偷獵者家屬的威脅。長此以往,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這是一個多麼令人心酸的消息。在任何一個社會裡,如果維護正義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那麼,只會讓維護正義的人越來越少;而卑劣的違法者不受懲罰,也會使犯罪者越來越多、越來越倡狂。如此下去,社會必將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顯然,這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黃先銀為保護天鵝走上了危險重重的道路。這一點他非常清楚。他帶領記者實地採訪時說,「有你們記者在身邊做伴,稍微有點安全感,因為死亡威脅隨時會來。」即使如此,當著記者的面,黃先銀在湖裡,還是兩三次遭到手持菜刀者的追趕和威脅。那一天,公民黃先銀背著編織袋裡的兩隻死天鵝和4隻野鴨,躲進城裡的小旅店。他說,就是被人打死,也要把這些證據送到有關部門。然而,有關部門在哪裡?他們是真的看不見鄱陽湖那麼多隻天鵝和候鳥被毒殺、網捕的悲慘命運?還是雖然看見了,但執法的力度還不夠大?

1994年,藏族英雄索南達杰在追捕偷獵藏羚羊犯罪分子的路上,遭到偷獵者的無情殺害。現在,黃先銀同樣受到偷獵者的生命威脅。如果當地政府、自然保護區以及警方對此沒有足夠的重視,恐怕黃先銀受到的威脅只會越來越嚴重。這就像獵殺天鵝的苗頭沒有被制止就會愈演愈烈一樣。請不要讓黃先銀成為下一個索南達杰!

(原載於20090127<新京報>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