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犇報‧第43期】另眼看台灣


我們大陸人低人一等?

王慧(吉林大學來台交換生)

                             (網路圖片)
對這個問題的思考是參加今年5月4日在台灣大學舉辦的一場「海峽對話─兩岸青年沙龍」時發生的事情。當晚的議題是關於台灣當局為限制陸生赴台就讀所制定的「三限六不」政策。
「三限六不」的「三限」為「限制采認大陸高校數量、限制陸生來台總量、限制醫事學歷採認」;「六不」為「不加分優待、不影響島內招生名額、不編列獎助學金、不允許在學中工作、不得在台就業、不得報考公職」。其中「一限一不」限制採認醫事學歷、不得報考公職,還寫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剩下的「二限五不」還未入法。

對「三限六不」議題的討論在島內是一個熱門的話題,近幾年尤其是去年第一批大陸學位生入台後更是如此。意見的紛爭是必然的,有贊成對陸生赴台設限的,當然反對的聲音最近亦是很多。當晚討論的主題就是「三限六不」是必要的還是應該廢除的。分為大陸學生代表和台灣學生代表兩個「陣營」。

陸生代表的意見都是統一的,就是應該消除這種歧視政策。因為在台灣,外籍生(包括陸生、港澳生、其他國家的學生)中,「三限六不」限制的對象只有陸生而已,這已然為明顯的歧視性政策。以「民主」「自由」「平等」自詡的台灣,這不是自欺欺人麼?台灣學生代表的主流意見也是應該廢除三限六不政策。他們同樣是從權利平等的角度出發,認為給陸生實行這樣的限制是不應該的。但是也有反對意見,一些台灣學生代表認為陸生入台,如果允許陸生赴台就讀且允許陸生就讀期間打工和畢業後在台就業的話,會對台灣學生造成威脅和競爭壓力。擔心陸生搶佔教育資源和工作機會,說實話站在台灣人的角度我能理解。

但其中一位台灣學生代表的意見讓我實在難以接受。她說台灣法律規定時薪的最低標準是每小時103元台幣,如果允許陸生就讀期間打工的話,那因為陸生不受台灣相關法律的限制,雇主們就可以以低於103塊的標準去雇傭陸生,那台灣學生就會失去很多工作機會。當時坐在台下有很多陸生,包括我自己。我相信很多人對她這種言論極為反感和憤怒。付出同樣的勞動,憑什麼我們陸生、我們大陸人的薪水就應該就可以低於你們台灣人呢?我們大陸人低於你們台灣人麼?當然,最後她也的確遭到了台下陸生同學的不留情面反駁。

這位台灣同學有這樣的想法和意見,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個別現象。既然它作為一種意見被提出,那麼這種論調至少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想法。說實話,作為一個大陸人,說心理上不受傷不生氣那是說假話。同樣是中華民族一份子同為炎黃子孫,我們哪裡不如你們?我覺得這是一種冷戰思維的延續。台灣標榜自由、民主、平等,睥睨周遭一切「不民主」國家,但是台灣真的就是那麼自由、那麼民主、那麼完美無缺嗎?在我看來不是這樣,我認識的很多台灣人也不這麼想。上世紀後半葉台灣經濟在美國扶持下起飛的時候,你們不願意跟大陸打交道,嫌我們窮。現在我們經濟起飛了,你們又嫌我們不民主。總之大陸在台灣人眼裡就是貧窮落後與專制獨裁的象徵。

沒來台灣之前,我跟無數關心國家的青年一樣覺得我們的政府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有太多的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解決,比如貧富差異、貪污腐敗、民主仍處於流於形式階段等很多很多,相信每個大陸人心中都有評判。可是來了台灣之後,經歷過一些事情後,我反而覺得我們的政府和政黨真的很不易,很多陸生同學跟我有同感。治理十幾億人口的大國,遠非台灣這一小島可比擬的(我絲毫無貶低台灣之意,台灣和大陸單從疆域和人口來比確實很大不同)。一個十幾億人口國家的民主進程,我個人認為更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台灣這麼小的面積這麼少的人口,從七十年代解嚴之後走上所謂的民主道路後,至今也花了三十多年的時間,況且至今還仍然是問題重重的民主。一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人口十幾億國家的民主進程更是需要時間。況且大陸面對的不僅僅是民主問題,許多更現實更直接更緊迫的問題,在我們想要崛起還未真正崛起的過程中不斷湧現,比如經濟發展、食品安全、貧富差距、貪污腐敗、教育發展、領土爭端及日趨複雜的國際形勢等等。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