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犇報‧第44期】直面釣運的歷史


 張方遠

日本以私法形式偷渡釣魚島主權(即所謂「國有化」)之後,東亞相關地區的「民間」都有相當的回應。台灣方面,9月23日在「人人保釣聯盟」召集下,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等相關團體與近千名民眾上街遊行,表達「兩岸聯手保釣」的訴求。

另一方面,9月28日日本「市民」發表〈終止「領土問題」的惡性循環〉聯署,隨後大陸「民間」也發起〈讓中日關係回歸理性〉聯署,台灣「民間」則發起〈面對歷史,面對爭議,面向和平〉聯署,強調跳脫「政府」、跳脫「國族」的框架,聯合「民間」力量解決釣魚島爭議。
 

近來在美日強權挑釁之下,釣魚島爭議與危機不斷攀升。與此同時,包含台灣在內的周邊地區,不斷有新的解決主張出爐,其中又以「民間論」與「生態論」備受矚目。「民間論」認為,領土主權不能解決問題,主張民間自發的交流、對話與連帶,超越國家與民族主義的傳統思維。「生態論」則是「民間論」的衍生物,認為釣魚島不屬於任一「國」,也不屬於任何「人」,而是屬於釣島的原生生物,也是屬於「大海」的。「民間論」與「生態論」既無利益糾葛的銅臭味,亦無戰爭的煙硝味,在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社會相當有市場。
 

解決問題而非逃避問題

問題在於,「民間論」與「生態論」都不願正視釣島問題的本質,也就是帝國主義在違反中國人民的意志下,強行干預爭議的海疆問題,並以冷戰對立的框架來操作釣島爭議;也是美國與日本以軍事同盟的結合態勢,企圖在中國東海製造爭端。「民間論」預設「人民」、「民族」與「國家」是相互對立的,但這根本是逃避問題的態度,從而不分左與右、不分進步與反動地一竿子打翻所有的民族主義。「民間論」將與自己不同的主張,全部劃歸為「民族主義.領土主權派」,有些人甚至將另一派全部貼上右翼與極端等負面標籤。人民、民族與國家處於有機互動關係,無法任意切割剝離,40年前海內外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正說明「民間論」的問題所在。百餘年來帝國霸權勢力對中國的侵略,冷戰時期又有對紅色中國的圍堵,中國人民自然素樸的反帝民族主義油然產生。但這種民族主義卻是對外要求獨立尊嚴,對內要求人民團結的進步的、非擴張的民族主義,並且融合了進步的左翼與社會主義價值,形成了新中國的歷史軌跡,而1970年代海外釣運轉變成為社會主義與中國統一運動,也是這條歷史脈絡下的自然發展。
 

真正破壞釣島生態的是美日

事實上,「民間論」也難以跳脫國族的框架,仍然以國族範圍做為聯合的單位,在此情形之下,有心人士偷渡中華民族、台灣民族與日本民族的「三族對立」,或是中、台、日的「三國糾紛」,無視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反而埋下更複雜的衝突因子。另一方面,「生態論」的主張更顯得無理,以自然生物的棲息範圍去規定釣島所有權,就像是主張台灣不是台灣人的,而是台灣黑熊的、是大海的,仍然處於人類法權形式的思維模式,只是將所有權的歸屬由人類(或國家)換成自然生物罷了,並沒有任何積極或進步的意義。若是談到生態保育,誰說只有戰爭與和平的截然二分?誰說捍衛我國領土主權必然導致戰爭?「生態論」不願面對的真相是,真正在破壞釣島生態的是美國──目前只有美軍實質在釣島上打靶;真正在破壞釣島生態的也是日本──日本右翼人士非法在釣島放養山羊,導致山羊過度繁衍,不只嚴重破壞了釣島植被,也嚴重威脅了釣島特有生物「釣魚台鼴鼠」(物種接近大陸與台灣特有的「小缺齒鼴」)的棲息地。
 

跟隨歷史指引的方向前進

1970年代海外台灣留學生保釣運動轉變為社會主義運動,重新認識新中國的歷史與現狀,其中特別強調人與土地與社會之間的緊密關係。事實向我們表明,人、土地、社會與歷史之間是無法脫勾的。從「民間論」與「生態論」相關論述來看,他們雖然同樣強調釣運的歷史,卻不願直面釣運歷史與釣島問題的本質及內涵。正視歷史,並不是要解構歷史,唯有走在歷史為我們指引的進步大道上,才能真正「面對爭議」與「面向和平」。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一起來大鳴大放: